第四百八十章人生若只如初见(全书完)

书生的悠闲生活 作者:柠檬213

第四百八十章人生若只如初见(全书完)

      大当家没有说话。
    此刻,她的神情很疲倦。
    仿佛是耗尽了浑身上下的全部力气。
    深呼吸一口气。
    许久之后,她才缓缓的恢复过来。
    此刻,她的身躯依旧有些颤抖。
    有些站立不稳。
    不过,她却轻轻的摆脱了李未晞的搀扶。
    随即,回头望着她。
    李未晞也正静静的看着她。
    两人眼神对视。
    这一刻,眼神无比的平静。
    或许,她们本就应该如此平静。
    毕竟,她们是姐妹关系。
    只不过,有些矛盾一旦复杂起来。
    就没有那么简单。
    即便是亲姐妹也不可能化解。
    “我还欠你一条命!”
    李未晞平静道:“以后,我会还给你的。”
    “不用。”
    叶柔竹同样平静开口。
    那位老宦官,实力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她还差那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的契机。
    可惜,她没有时间了。
    如果不是李未晞的即使出现,恐怕她已经死了。
    即便如此,她依旧受了伤……
    很严重的伤。
    甚至……影响到了她的实力。
    但是……
    叶柔竹的目光又逐渐坚定起来。
    这样的事情,只有这一次。
    下一次,不会再有了。
    “不用是你的事,救你是我的事!”
    李未晞依旧平静:“我不喜欢欠别人的,任何都一样。”
    “那你就欠着吧。”
    叶柔竹淡淡开口。
    她转过身,打算离开。
    然而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了李未晞的声音。
    “我和他成亲了!”
    大当家的身子顿在了原地。
    没有转身,也没有任何反应。
    “我不想跟你争,也不屑于去争,你若是……”
    “祝你们幸福。”
    大当家突然打断了李未晞的话。
    依旧没有转身。
    甚至听不出她语气中任何的情绪。
    仿佛没有任何变化。
    紧接着,大当家一步一步的离开。
    娇躯依旧在颤抖,但走的却很快。
    很快,她的身影消失不见。
    雪地里,只剩下了李未晞一人。
    她站在原地,面色清冷。
    望着叶柔竹消失的方向。
    许久之后,她也转身离开。
    一直等到两人都离开,过了许久许久之后。周围那些躲起来的宫女太监,此时才终于瑟瑟发抖的敢探出头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像……出大事了。”
    ……
    这一日,天亮之后。
    整个皇宫中,一片寂静。
    宫门紧闭,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只是有些老百姓,昨晚曾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街头上有军队脚步走过。有些灵光的百姓还打探到了一些什么消息。
    但是这些消息当中,却依旧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这一场大雪,将一切的故事和真相,全部掩埋。
    老百姓的生活没有受到过任何影响。
    这大概就是哪怕是变了天,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只要不影响到他们的生活,那便可以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当然,也不能算是完全没有影响。
    昨夜的这一场大雪的确很大,将整个京城都几乎完全覆盖住。
    老百姓一觉醒来,外面已经是白皑皑一片。
    瑞雪兆丰年。
    来年一定有个好收成。
    紧接着,更传来了一个好消息。
    天龙教的叛军,被朝廷的军队打败了!
    这个消息传回京城,顿时引起了全城老百姓的欢呼雀跃。
    这才是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生活大事,无疑要比宫中所谓的宫变要重要的多。
    据说,是因为昨夜这一场大雪。
    突如其来的大雪,冻死冻伤了天龙教无数的叛军。朝廷军队趁机突袭,将天龙教教众击溃。
    京城危机,解除。
    老百姓欢呼雀跃,为这个消息而感到高兴。
    至于真相如何,不重要。
    也没人去深究。
    这个世界上,没有少了谁而不能活。
    对于绝大部分老百姓来说,明天该怎么活,才是最重要的。
    而对于沈桥来说,一切才真正终于结束了!
    所有的真相都被揭开,所有的故事,也该在这里画上了句号。
    剩下的,便是处理善后。
    京城,终究还是容不下沈桥。
    沈桥,也容不下京城。
    逼宫这个计划,沈桥筹备了数月。
    也最终很顺利。
    所有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但是代价,显然也是很严重的。
    沈桥必须死。
    或者说,沈桥这个名字必须死!
    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想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给所有的大臣一个交代。
    沈桥这个名字,就不能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这是基本的条件。
    沈桥也很清楚,当他夜闯皇宫,藐视皇权,当着那么多大臣踹赵皇时,就已经注定结果。
    除非沈桥颠覆这一切的政权,否则,他就得消失!
    这是时代的局限,哪怕是沈桥也改变不了。
    更何况,沈桥并没有颠覆的打算。
    与其辛辛苦苦造反当皇帝,累死累活风险大收益还低。
    倒不如换一种思路,不当皇帝,控制皇帝显然也是一种手段。
    赵皇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实权。
    有些事情,已经不是他能做主。
    当李总督手握三十万兵马威慑朝政,当朝堂之上过半的大臣全部都站在了沈桥这边。
    一切,就已经不是他说了算。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这里的将军,尚书,侍郎都是我的人,你拿什么跟我斗?
    现在的赵皇,已经没有了跟沈桥抗衡的资本。
    于是,当第二次早朝一开始,赵皇缺席了早朝。
    随后有宣旨太监宣读了赵皇的的圣旨。
    赵皇以年事已高,精力不及为由,退居深宫养病。
    由太子监国,特命几位德高望重大臣辅政。
    而这几位辅政大臣当中,礼部尚书王琛和礼部尚书徐君生便在其中。
    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沈桥虽然人不在京城,但京城朝堂,依旧有他的人。
    而这个消息传出去,也的确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毕竟,赵皇明明正值壮年,怎么会突然就年事已高,身体不行了呢?
    不过,这个声音很快也被压了下去。
    随着熊孩子上位监国之后,一切都仿佛尘埃落定。
    恐怕谁都没想到,那个在所有人眼里还只是小屁孩的熊孩子,一夜之间仿佛长大了。
    虽然依旧稚嫩,但熊孩子俨然成熟了,多了几分为君为帝王的风范。
    这个结果,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也让所有人松了口气。
    这应该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至此,赵皇的权力被彻底架空。
    整个朝堂的局势,彻底洗牌。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跟沈桥没有关系。
    沈桥踏上了返回江南的路程。
    随行的队伍,很是壮观。
    陆毅,曹骏等将军在其中。
    并且,当日随之杀入皇宫的数千将士,也在随行队伍中。
    陆毅和曹骏身为臣子,那晚的行为无异于是造反。
    他们也没有了继续呆在朝中的资格。
    于是,他们选择了跟随沈桥回江南。
    跟着来的,自然还有这一帮跟随陆毅曹骏多年的将士兄弟们。
    一伙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京城。
    如此壮观的队伍,就连一路上的山贼都不敢多看一眼。
    生怕一不小心就被直接给铲除了。
    此时,浩浩荡荡的队伍南下。
    马背上,沈桥回头看了一眼。
    方向是京城的皇宫。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似乎想看见什么。
    但最后,什么都没看见。
    沈桥笑了笑,摇摇头。
    转身离开。
    ……
    “老师,你真的要离开了吗……难道真的就,不能留下吗?”
    “你以后就会知道的。”
    “我现在不能知道吗?”
    “你现在还小。”
    “我已经不小了。”
    “你能说出这句话,就说明你还小……”
    “我不信,明明事情可以好好解决啊。父皇他……已经知道犯错了,为什么老师你还要离开,你走了以后,我以后怎么办?”
    “以后,你要好好当一位好皇帝。”
    “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父皇不理我了,老师你也要走了,佳宁皇姐也走了,以后就没人陪我玩了……”
    “以后的路,你需要一个人走了。老师教你的那些,你要牢记于心……答应老师,好好当一个好皇帝。或许哪一天,我指不定还会回来。”
    “真的?”
    “真的!”
    “老师你不要骗我……”
    “老师从来不骗人。”
    “……”
    半年后。
    江南。
    苏州城。
    春暖花开的季节。
    苏州城内,靠近岳林书院东侧的某处大宅子里。
    沈桥正悠闲的躺在院子的摇椅上。
    旁边的桌子上,摆着各种瓜果点心。
    丫鬟伺候在一旁。
    沈桥眯着眼睛,舒舒服服的躺着。
    人生……圆满了啊!
    沈桥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
    回到了江南苏州,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对于沈桥而言,这一切仿佛都像是做了一场梦。
    如今,梦终于醒了。
    一切都结束了!
    沈桥提前过上了养老的日子。
    昔日的小小理想,大宅院,美貌的丫鬟……都有了!
    人生还有什么遗憾吗?
    大概……还有吧?
    正当沈桥思索着时,一道俏丽的身影小跑进来。
    “公子……”
    沈桥抬头看去,不是巧儿还有谁。
    巧儿愈发出落的水灵了。
    身上的稚嫩褪去,如今已经成为了大姑娘。
    “公子,我有小姐的消息了……”
    此时,巧儿满脸兴奋模样的跑了过来。
    大当家……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内心叹了口气。
    那一夜之后,大当家打败了老宦官,却也再次不辞而别。
    这一次离开,没有任何原因。
    沈桥也派人去找过她的下落,但最终都无疾而终。
    天下之大,想要找到一个人,何其难?
    并且,大当家不告而别,显然是不希望沈桥找到她。
    至于当中发生了什么……沈桥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于是,当沈桥去找李未晞试探询问时……得到的是李未晞的冷眼。
    没有答复。
    但沈桥已经多半知道原因了……
    对此,他也只能叹了口气。
    大当家的性子其实挺倔的,她决定了的事情,一般人改变不了。
    她要想离开,沈桥也阻拦不了。
    不过,对于她的安危,沈桥倒并不担心。
    连老宦官都不是她的对手,当今天下,大当家当真称得上天下无敌了。
    而且,沈桥也相信。
    她总会回来的。
    所有人都在这里,沈桥在这里,巧儿也在这里。
    这里,最终还是她的家。
    当然,沈桥也并没有因此放弃打听她的下落。
    这些年,倒也时常听到江湖中的一些传说。
    传说那位消失许久的白衣女侠再次重出江湖,行侠仗义。
    但是每当沈桥顺着线索派人去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这位白衣女侠。
    “最近听说,小姐出现在西北某处戈壁滩……”
    巧儿将手上的得到的情报摆在沈桥的面前,很是担忧道:“小姐她一个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干什么……”
    巧儿应该是最关心大当家的人了。
    大当家不告而别,将她也丢在这里,巧儿委屈的不行。
    但是也一直在关注大当家的动向,每当有大当家新的踪迹,她都会第一时间来找沈桥汇报。
    “放心吧,小姐一定会回来的。”
    沈桥摸了摸巧儿的脑袋:“应该快回来了!”
    “真的吗?”
    巧儿眨巴着眼睛望着沈桥,那双水灵灵的眼珠满是希翼的神色,又带着几分委屈之色:“巧儿想小姐了……”
    这是巧儿第一次跟大当家分开这么久,难免会很想。
    “公子从来不骗人!”
    沈桥信誓旦旦的保证,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巧儿搂进了怀里。
    巧儿脸色微红,不过还是很顺从的趴在了沈桥的怀里。
    身后的丫鬟瞧见这一幕,也是脸色微红,随即目光瞥向一片。
    沈桥一只手搂着巧儿,一只手便开始游走。
    “巧儿,好久没有帮你检查身子了。来让公子看看,有没有发育……啊呸,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
    苏州衙门。
    “捕头,城外村子发生了一起命案……”
    一位捕快走进来,恭敬的开口。
    “走!”
    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清冷的声音。
    紧接着,一道倩影踏出房间。
    正准备离开时,又停下了脚步。
    一旁门口的树下,沈桥正静静的站在那里。
    “你来干什么?”
    听到如此清冷的声音,沈桥忍不住叹了口气。
    虽然已经成亲了,但是……好像又没什么太大的改变。
    半年前,李未晞跟着沈桥回到了苏州。
    只不过,虽然回到了苏州,但李未晞依旧没有闲着。
    苏州的衙门,永远有她一席之地。
    回到苏州之后的李未晞,再次化身成为了苏州老百姓心目中的偶像。
    惩奸除恶,路见不平,罪犯闻风丧胆,瑟瑟发抖。
    苏州老百姓奔走相告,喜不胜收。
    苏州的罪犯克星,又回来了。
    李未晞如此勤劳的行为,让沈桥存在感极低。
    很多时候,沈桥都差点觉得自己才是那个罪犯。
    虽然两人已经成亲了,但跟以往似乎没有多大的区别。
    李未晞依旧很忙。
    很少有时间搭理沈桥。
    有时候,沈桥想见她一面都难。
    大概……这样的职业习惯,一时间恐怕改不过来了。
    于是,便只能沈桥主动来找她了。
    “我来看看你!”
    沈桥笑着开口,当看到李未晞腰间的剑时,沈桥脸上的笑容又一凝:“又要出去?”
    李未晞淡淡道:“城外出现了凶杀案……”
    沈桥原本想说的话,又堵了回去。
    “行吧,那你去吧。”
    沈桥叹了口气。
    李未晞同样是一个很有自己想法的女人,她会因为沈桥而做出很多违背自己原则的事情。
    但是,在大部分情况下,她都有自己的想法。
    沈桥也很难改变。
    “嗯。”
    李未晞清冷的点头。
    随即迈开修长步伐朝着门外走去。
    当经过沈桥身边时,她又突然顿足了一下。
    瞥了沈桥一眼。
    “晚上……等我回来。”
    声音很轻,甚至有难得的几分温柔。
    说完,李未晞便离开了。
    而原本失落的沈桥,听到这话,顿时一愣。
    随即大喜。
    晚上……
    沈桥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日子……其实也还是有盼头的嘛。
    ……
    “嘿,我跟你们讲,当初在天牢的时候,不瞒你们说,就连天牢里的狱卒都不敢对我大声说话……什么,你问我怕不怕?开玩笑?小小的一个天牢,我什么场面没见过?天牢对于我来说,就跟回家一样,丝毫不慌,稳如老狗……”
    苏州,微香院。
    二楼的阁楼。
    林言正兴致勃勃的吹嘘着。
    周围,是一帮苏州的纨绔公子哥,以及微香院中的姑娘小姐。
    大部分人看向林言的眼神都多少带了几分崇拜。
    林言进过天牢的消息,早就传到了江南这边来了。
    同时也知道了沈桥为了救他,舍生取义的的故事。
    这无疑是一段传奇的经历,引得不少人的好奇。
    当然,也听人说起过。
    林言回到江南的那天晚上,林家院子里传来了惨叫声。
    彻夜未停息。
    据说,林言整整一个月呆在家里,没有出来过。
    之后,林言便再次出没于苏州的各大娱乐场所。
    哪里有人,哪里就有他。
    昔日在京城的经历,成为了林言吹嘘的资本。
    逢人便吹。
    有人不服气,但很快被林言怼回去。
    你见过天牢吗?
    你知道天牢长什么样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个土鳖!
    苏州的一帮纨绔公子哥,还真的被林言怼的好气。
    他们这些人一辈子都没去过京城,谁知道天牢什么样?
    再说了,谁吃饱了没事做,去蹲天牢?
    想不开吗?
    心满意足的跟众人吹嘘完,享受了微香院姑娘爱慕羡慕的眼神之后,林言这才满意的转身离开了微香院。
    “吹完了?”
    门外,沈桥笑眯眯的看着他。
    “沈兄,你怎么在这里……”
    林言先是一愣,随即惊喜道:“你是专程来找我的吗?难道……今天有什么活动吗?”
    回到江南之后,被他爹抽了一顿死的。
    林言在家躺了足足一个月,等到恢复过来之后,便开始出门吹嘘。
    如今过去了这么久,该吹嘘的都吹嘘完了。
    林言又开始无聊了。
    “我觉得……你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沈桥叹了口气,看向林言的眼神,有几分同情。
    “怎么了?”
    林言莫名其妙道。
    沈桥指了指身后。
    此刻,在沈桥身后不远处,正站着一位女子。
    这位女子虽然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但是不知为何……却似乎并不善意。
    “盈,盈盈……”
    林言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沈兄,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林言脚底抹油,转身就跑。
    沈桥叹了口气,转身看向身后的这位女子,好心劝道:“算了,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下手……轻点!”
    “他给我等着吧!”
    这女子眼神中闪过一丝凶狠,气势汹汹的追了上去。
    沈桥表示很同情。
    林言他这纯粹就是……活该。
    这位女子,自然就是赵盈。
    昔日回江南时,赵盈义无反顾的跟着林言他们一起回来了。
    虽说,公主跟普通人私奔,显然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但沈桥连反都造了,再顺便帮林言拐走一位公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没人知道。
    即便是有人知道,也没人敢说。
    从今以后,皇宫里少了一位公主。
    而江南苏州首富林家,多了一位儿媳。
    早在几个月之前,林言便已经完婚了。
    然而,完婚之后的林言依旧不是那么靠谱。
    依旧是一副纨绔大少的姿态。
    尤其是回到了苏州之后,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地盘,回到了自己那些小时候的伙伴和同行纨绔当中。
    在京城的经历对于林言来说,无疑是一个显摆吹嘘的好机会。
    毕竟,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任何时候也阻拦不了林言吹嘘的时候,尤其是林言还喜欢去微香院这样的风花雪月场所吹嘘,享受那些姑娘们崇拜的眼神。
    不过……
    沈桥摇摇头。
    公主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很显然,林言今天回家之后,等待他的,可能不是什么好下场。
    沈桥默默的祝福他一番。
    ……
    随后,沈桥去了一趟岳林书院。
    一年多过去,岳林书院的学子早就换了一批。
    如今学员证,早已经没有了沈桥认识的熟悉面孔。
    而沈桥的身份,依旧是岳林书院的先生。
    只不过,沈桥很少去上过课。
    对于岳林书院很多学子来说,沈桥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来到岳林书院之后,沈桥先去拜访了陈老院长。
    陈院长更加苍老了,神态老钟,已经几乎到了生命的尽头。
    绝大部分时候,陈院长都是在瞌睡,甚至清醒的时候很少。
    沈桥并没有打扰陈院长,转身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
    姑苏牧也回到了苏州,一直侍奉在陈院长身旁。
    打算陪着老院长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辛苦了!”
    沈桥望着姑苏牧,开口道。
    姑苏牧摇摇头,淡淡道:“老师从小收养了我,培养我长大,我却什么都没有帮得上忙……我现在能做的,只有陪着老师最后一程了!”
    沈桥点点头,沉默了一下之后,便告辞离开院子。
    刚出了院子没多久,沈桥便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熟悉的争吵声。
    很快,两道身影再次出现在沈桥的视线里。
    正是林沁和陈雪茶。
    此时两人正互相瞪着对方,气势汹汹,谁也不服气谁。
    “姓陈的,你是不是想打架?”
    “姓林的,你别以为我怕你?”
    “那你倒是来啊!”
    “你来啊!”
    “你来啊!”
    “老女人你别欺人太甚!”
    “你才是老女人,你嫁不出去!”
    “谁说我嫁不出去?”
    “那你嫁出去了吗?”
    陈雪茶得意的瞥了林沁一眼:“沈公子答应娶你了吗?”
    “你……”
    林沁瞬间破防,气急败坏:“你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我不信!”
    “……”
    沈桥的出现,打断了两人的激烈争吵声。
    当瞧见沈桥,林沁顿时飞奔而来,直接扑进了沈桥的怀里。
    “她欺负人,她欺负我,你快帮我报仇!”
    沈桥翻翻白眼,她们两个吵架已经是隔三差五就能见到的常事的。
    要是哪一次不吵,沈桥甚至还有些不习惯。
    不远处,瞧见这一幕的陈雪茶,眼神复杂,黯淡之色一闪而过。
    “好了,别闹了!”
    沈桥没好气道:“你们有什么好吵的!”
    “我不管,是她先嘲讽我的!”
    林沁气呼呼的瞪着沈桥:“你还不帮我说话?”
    “我谁也不帮,你们自由发挥,不要带上我……”
    沈桥才不参与。
    “哼!”
    林沁气呼呼的伸手掐沈桥。
    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家伙的目的。
    不过,想起陈雪茶刚才的话,林沁又越想越气。
    沈桥没答应娶她,这的确是事实……
    事实上,当林沁得知沈桥已经成亲了之后,整个人是懵逼的。
    而得知沈桥娶的人,不是叶柔竹,竟然是李未晞时,林沁更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
    她一直将叶柔竹当成了最大的情敌,结果没想到……被人偷了家?
    家无声无息被李未晞给偷了?
    这可把林沁给气坏了!
    怎么还有第三者?
    沈桥成了亲,这么一来,她岂不是就变成了第三者?
    这件事情,林沁至今耿耿于怀。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没办法改变了。
    勉强能安慰林沁的是,至少……叶柔竹也没得逞。她跟自己一样惨。
    这么想想,林沁心里就舒服多了。
    只不过,问题终究还是来了。
    沈桥已经成亲了,林沁想要再嫁给沈桥,就不是正妻了。
    先不说李未晞答不答应,林大富第一个不答应。
    他堂堂苏州首富的千金,竟然要去被别人当妾?
    不可能!
    休想!
    做梦!
    林大富坚决反对这门婚事!
    于是,事情就僵持在了这里。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沈桥跟林沁之间,该做的基本上都做过了。
    但是……林沁依旧还进不了沈家的门。
    这也是陈雪茶嘲讽的点!
    也是林沁最耿耿于怀的事情。
    “哼,你赶快给本小姐想办法!”
    林沁咬牙切齿的警告沈桥:“你再不娶本小姐,本小姐就跟你没完!”
    沈桥瞥了她一眼:“怎么没完,你是要跟未晞去决斗吗?”
    林沁原本的雄心壮志,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开玩笑,去跟李未晞决斗?
    她疯了吗?
    李未晞名声在外,她打得过吗?
    小命不要了吗?
    “哼,我不管,你再不想办法,我就跟我爹绝交……到时候,让我爹去找你麻烦!”
    林沁气呼呼的开口。
    对于林沁的威胁,沈桥没有当一回事。
    这个问题,他也没法解决。
    毕竟,只要林大富不松口,一切就白谈。
    而且,就算林大富松口,还有李未晞那一道卡在那里呢。
    虽说,当初为了找李总督借势,沈桥阴差阳错之下跟跟李未晞成了亲。
    虽说的确仓促以及意外了点,但对于这件事情,沈桥和李未晞显然都不抗拒。
    正因如此,李未晞这个正妻眼里也是容不下沙子的。
    沈桥跟林沁之间的那点猫腻,自然瞒不过李未晞的眼睛。
    其实不仅仅是林沁,还有巧儿……
    不过,她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于李未晞来说,她对这种事情并不感兴趣。
    她没有去多管沈桥什么,也不屑于去管。
    但是,这也是有前提的。
    要是林沁非要跑到李未晞面前去折腾,那就不能保证,李未晞会不会干出点什么事情来……
    跑到正妻面前去显摆,多半会死的很惨。
    这无疑给了沈桥一种奇怪的感觉。
    新奇!
    就仿佛像是,背着自己的妻子去……
    好家伙!
    挺刺激的啊!
    俗话说的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呸!
    这种邪恶的念头很快被沈桥抛出脑后。
    他才不是这种人。
    “好了,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沈桥摆摆手,打算开溜。
    这两个女人的斗争沈桥不打算参与。
    尤其是沈桥敏锐的感觉到,他每一次见到陈雪茶的时候,都能从这个小妞的眼神中看到丝丝幽怨之色。
    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沈桥也不是傻子……但是,这个问题很严重!
    现在林沁的问题还没解决,要是让她知道陈雪茶……
    恐怕会炸!
    这种事情,当然要以后再说……以后有的是时间。
    再慢慢勾搭!
    ……
    离开岳林书院之后,沈桥来到了苏州城郊区一处大宅子门外。
    敲了敲门。
    很快,一个丫鬟探出了脑袋。
    当瞧见沈桥时,惊喜道:“沈公子,你来啦?!”
    房间里。
    沈桥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柳如烟。
    “沈公子,你可好久没来看望妾身了!”
    此刻,柳如烟美眸幽怨的注视着沈桥。
    如痴如迷。
    眼神勾魂。
    “这不是忙吗?”沈桥摆摆手:“我这不就来看你了?”
    在沈桥回到江南之后没多久,柳如烟也回来了。
    她的回来,多少还是有些出乎沈桥的意料。
    天龙教,算是彻底没了!
    京城那一战之后,天龙教败退之后,便彻底解散了。
    赵皇虽然没死,但也从此失去了所有权力。
    对于那位大长老来说,虽然这个结果不是特别满意。
    但是,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如果沈桥当时真的杀了赵皇,那势必会造成极其恶劣的结果。
    如今的结果……勉强还能接受。
    随着天龙教四分五裂,大长老也消失不见了。
    沈桥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也没人知道他的下落,仿佛从此人间蒸发了。
    而天龙教虽然没了,但是情报机构还依旧存在
    天龙教的情报机构虽然损失惨重,但依旧不容小觑。
    并且,彻底的掌握在了柳如烟的手上。
    如今的柳如烟,总算是彻底自由了。
    房间里,柳如烟笑意盈盈的望着沈桥:“那么不知道,沈公子今日是专程来看妾身的,还是顺道来的?”
    “当然是……”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沈桥咽了咽口水,言辞凿凿道:“当然是专门来看你的。”
    “真的?”
    “真的!”
    沈桥说的跟真的一样。
    “既然如此!”
    柳如烟突然凑到了沈桥的面前,红唇鲜艳,媚眼如丝。
    “那沈公子,今日可不可以……不回去了?”
    “……”
    沈桥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个女人,一直馋他的身子。
    从京城开始,就一直对他意图不轨。
    今天……总算是让她如愿以偿了。
    ……
    日子,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这是沈桥一直都在向往的生活。
    日子平淡,又时不时的掀起波澜。
    隔三差五还会经历一些新鲜刺激的事情……不可描述。
    李未晞很忙,忙着抓贼抓坏人,繁忙程度让沈桥隔三差五见不到人。
    以至于沈桥都怀疑,到底怎么样才能让她安稳下来?
    不过,这样也有一个好处。
    李未晞很忙,便没有什么闲工夫去搭理沈桥,也没有空去管沈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让沈桥越来越肆无忌惮起来。
    平日里,没事跟林言吹吹牛逼,或者去找算命先生下下棋。
    先前的算命先生,跟着陆毅等人一同来到了苏州。
    从此赖在了沈桥的寒醇楼。
    寒醇楼的生意越来越好,虽然京城的店铺都关了,但是并不影响其他的分店计划。
    当然,这些沈桥都交给了下人去做去管理。
    徐老汉现在他们摇身一变,从情报人员成为了寒醇楼的管理人员。
    有他们帮忙,沈桥很放心。
    而陆毅他们,则是率领着那一众手下,解甲归田,成为了沈家的看院侍卫。
    当然,沈桥也要不了这么多的侍卫。
    绝大部分人,都被李未晞收编改编加入了衙门,加入了惩奸除恶的队伍当中。
    一场浩浩荡荡的扫黑计划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相比之下,游离于林沁,巧儿,柳如烟之间的沈桥不但显得闲。
    而且还渣!
    当然了,这不叫渣。
    在这个年代,沈桥他这就是真正的想给每个善良的女孩儿一个家。
    不接受反驳。
    相比之下的林言,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还没从他爹的压迫之下解放,又早早的踏入了婚姻的坟墓之中。
    本来还能继续斗智斗勇的。
    直到前不久时,赵盈怀孕了。
    年纪轻轻的林言,突然就要当爹了。
    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一直都还觉得自己年轻的林言,突然就懵了。
    消息来的猝不及防。
    而后冷静下来之后,便也接受了这个事实。
    昔日那位纨绔大少爷,性子突然一下子沉稳了起来。
    果不其然,很多时候,成长都是在一夜之间的。
    又一年。
    李未晞惩恶扬善的名气越来越大。
    江湖中闻风色变。
    整个苏州地区的治安,不知道比往年好上了多少。
    而李未晞的目标,则是渐渐瞄准了其他地区的犯罪分子。
    江南,某处小道路上。
    数十道身影,持刀剑包围了一位白衣女子。
    此刻,白衣女子身染鲜血,神色狼狈。
    显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
    周围的数十道身影,杀气腾腾,虎视眈眈。
    “这妖女杀害了咱们的师祖,不能让她跑了!”
    “杀了她,为师祖报仇!”
    “……”
    周围众人一齐上前,铺天盖地的刀剑而来。
    这一刻,白衣女子娇躯颤抖。
    眼神却无比平静。
    面临死亡时,如此的平静。
    或许……她今天的确该死了!
    或许吧……
    这一刻,她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画面。
    许许多多熟悉的画面。
    这一刻,她竟然有些怀念。
    也有些后悔。
    不。
    是非常后悔。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然而,死亡的气息却并没有笼罩而来。
    周围突然不断传来了惨叫声。
    她猛然睁开了眼睛。
    此刻,那位原本包围着她的那些凶徒,皆倒在了血泊当中。
    她猛然抬头。
    不远处,一位青衣女子持剑,目光清冷瞥了她一眼。
    面无表情。
    “我们扯平了!”
    语气依旧平静。
    一年多没见,却仿佛昨天才刚刚见过面。
    这一刻,她面无表情,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甚至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伤势太重了!
    瞧见这一幕,李未晞微微皱眉。
    犹豫了一下,她走上前来,将对方扶了起来。
    随即,李未晞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猛然看向她:“他们刚才说……你杀了他们的师祖,难道说,江湖那位宗师……是你杀的?!”
    最近,江湖中传出了一个消息。
    江湖那个最古老的门派,有一位屹立在武道巅峰的宗师高手。
    传言他活了两百岁,没人知道他的实力如何。
    他的实力,已经站立在了武道巅峰,深不可测。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武道宗师,前段时间,死了!
    被人杀死了!
    听说是这位武道宗师接受了一个人挑战,就此陨落。
    天底下,能打得过那位武道宗师的人,有几个?
    李未晞猛然反应了过来。
    这一刻,她的眼神无比复杂。
    一年半不见,她的实力已经踏入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这让一向骄傲的李未晞,此刻难免有几分接受不了。
    一年半的时间,她们竟然拉开了这么大的距离?
    似乎瞧出了李未晞的心思,叶柔竹淡淡道:“你怕了?”
    “我有什么可怕的?”
    “你赢不了我……你从来都没有赢过我。”
    “这很重要吗?”
    “不重要吗?”
    “……”
    这一刻,两人眼神对视。
    李未晞眼神平静,叶柔竹眼神也平静。
    然而,此刻叶柔竹的眼神中,却仿佛有几分小得意。
    仿佛是在报复着什么。
    或许,连她自己此刻都解释不了这种心思是什么。
    李未晞的内心的确是涌现起了些许的烦操。
    不过,她很快冷静了下来。
    望着叶柔竹,缓缓开口。
    “我怀了他的孩子。”
    “……”
    深夜,沈桥还在睡觉,房门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公子,公子,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门外,是巧儿的声音。
    沈桥猛然被惊醒,一跃从床上跳了起来。
    甚至来不及穿衣服,便直接开门,冲了出去。
    大厅里。
    当时隔一年半,再次见到大当家时。
    这一刻,沈桥的内心是颤抖的。
    人是激动的。
    一年半了!
    大当家依旧仿佛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她的脸色,却很苍白。
    “你,你怎么了?”
    沈桥激动的上前,想要抓住大当家的手,却没有抓住。
    “我累了!”
    大当家望着沈桥,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我扶你去休息!”
    沈桥激动的上前去扶大当家。
    这一次,大当家并没有反抗。
    任由沈桥将她扶起来,她整个人趴在沈桥身上。
    “你……”
    沈桥察觉到了大当家身上的不对。
    受伤很严重。
    她怎么受伤了?
    他想说什么,却被大当家制止了。
    “别让巧儿知道。”
    沈桥沉默,扶着大当家来到房间里。
    将她扶到床上。
    随即,沈桥眼神复杂的看向她,沉默了许久:“这一年多,你去了哪里?你怎么受伤了……”
    “我没事,小伤罢了……”
    大当家眼神平静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知道吗?”
    沈桥这才突然意识到什么。
    这一年多来,他每一次追查到大当家的消息,其实都是大当家故意所为……
    “那……”
    沈桥犹豫了一下,又问道:“你还会走吗?”
    “会。”
    “为什么?”
    大当家脑袋偏到了一旁:“没有为什么。”
    沈桥依旧盯着大当家看,看着看着,他突然就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我不会让你有第二次离开我的机会。”
    沈桥开口道。
    上一次,大当家不告而别。
    这一走,就是一年半。
    这一次,如果大当家还要走。
    下一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所以,这一次,沈桥不可能再有机会让她走。
    “你拦得住我吗?”叶柔竹平静道。
    “我没打算拦你。”
    沈桥走上前,抓住了叶柔竹的手。
    沉默了一下,开口道。
    “如果你真的想走,那么下一次……带上我吧。”
    “我跟你,一起走!”
    ……
    大当家最后的确没走成功。
    又或者说,她原本就没打算再走。
    对于沈桥来说,人生或许真的已经完美了。
    大当家回来,沈桥最后一块心结放下。
    虽说,大当家跟李未晞之间依旧不合,这一对姐妹甚至都不会出现在同一屋檐下。
    但目前来说,这是沈桥能想到最好的解决办法。
    办法,都是想出来的。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能改变很多很多的事情。
    有些事情,也能逐渐的被接受。
    对于沈桥来说,他无疑是人生赢家。
    但不知为何,他却时常感觉内心空荡荡的。
    仿佛还有什么亏欠的事情。
    时常某个时候,会突然发愣一下。
    找不到原因。
    他总觉得,好像还有一个什么地方,他还没去。
    只是仔细想想的时候,却又想不到是哪里。
    而这几年,赵国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深居在深宫被架空权力囚禁起来的赵皇驾崩了。
    熊孩子登基,成为赵国新皇。
    如今的熊孩子,已经不是昔日的熊孩子。
    他长大了!
    自登基之后,他扫清朝政,实行仁政,颁布了一系列的政策,使整个赵国一片欣欣向荣。
    而与此同时,战乱也同样爆发了。
    北方敌国南下入侵,与赵国边关发生冲突。
    战事,一触即发。
    江南总督临危受命,再度出山,亲率三十万大军,北上抗击敌国。
    至于结果如此,暂且不得而知。
    ……
    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很多的事情。
    以前曾经许下过的承诺,最终成为过往云烟。
    三年之后,沈桥再度故地重游,来到了京城。
    当再次重新踏入这片土地,距离沈桥上次离开这里,已经过去了五年。
    五年,一个不长也不短的时间。
    五年仿佛是一眨眼,但细想下来,却也是一千多个日夜。
    京城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昔日熟悉的场景,此刻有些陌生。
    一切早已经物是人非。
    沈桥来到了昔日的沈府。
    此处已经被永久封存了。
    五年的时间,没有人打扫的沈府,已经落败。
    大门紧闭着,周围的围墙边长满了青苔。
    沈桥一跃而起,悄然落在了院中。
    院子里许久没有人居住,已经长满了杂草。
    沈桥在院子里站了许久。
    往事在脑海中,一点一点的回忆翻滚。
    五年了啊!
    时间真的是一眨眼。
    脑海中的某些记忆,也微微的开始消退。
    一幕幕,熟悉而又陌生。
    仿佛就还在昨天,再一想,又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沈桥在院中站了许久。
    终于,转身离开。
    这一趟来京城,沈桥没有告诉任何人。
    也没有去拜访任何友人。
    五年前那一场逼宫,宣告了沈桥的死亡。
    沈桥不该再出现。
    所以,沈桥没有去打扰任何人。
    他只是漫无目的的走在京城,走过以往熟悉的场景。
    回忆着过去所发生的事情。
    人年纪大了,就喜欢开始怀念过去。
    过去不一定好,但就是会愿意去怀念。
    至于为什么来京城,沈桥不知道答案。
    他只感觉内心空荡荡的,想找到什么答案。
    然而,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要找的到底是什么。
    又或者,是他不愿意去面对。
    终于,沈桥的脚步,在京城西边的大庄园停了下来。
    昔日的唐府旧址。
    昔日京城最大的庄园。
    唐家倒台之后,整个唐家就被查封。
    而这作为昔日京城最大的庄园,也充归国库。
    如今,五年过去,这里已经没有了府邸。
    这个庄园,也成为了私人庄园。
    至于新主人是谁,无从得知。
    沈桥在门口站了许久。
    他突然意识到,他到底在找的是什么了。
    脑海中,无端浮现出了当年的那首诗: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
    沈桥的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了一位红衣少女的身影。
    红衣少女的面容渐渐清晰起来。
    她很爱笑。
    笑起来很好看。
    少女的笑容和身影不断在沈桥脑海中徘徊。
    有些记忆一旦想起来,就再也阻止不了。
    然而……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昔日的唐府,早不复存在。
    昔日的那位红衣少女,如今已经不知所踪。
    她还好吗?
    这些年来,沈桥不是没有找过她的下落。
    但最终一无所有。
    天底下那么大,想要找到一个人何其之难?
    对方可能早已经不在找过境内,也可能……
    沈桥不敢继续想下去。
    对于唐瑶,沈桥的内心始终抱着愧疚之心。
    是他亲手将她推向了深渊。
    毁了她的一切。
    有些事情和矛盾,或许永远都无法化解。
    正如当初她离开时所说,她这辈子都原谅不了沈桥。
    而对于沈桥来说,这份原谅是他不敢奢求的。
    那么……他还在期盼什么呢?
    沈桥不知道答案。
    也找不到答案。
    或许是想再见到她,跟她说一声抱歉。
    又或者是……
    只是单纯的想见她一面。
    ……
    转身,离开。
    京城,最繁华的街头。
    人来人往。
    热闹非凡!
    沈桥走在街头。
    耳边突然传来了银铃般的笑声。
    沈桥回头。
    不远处的街角,一位少女手持一串冰糖葫芦。
    笑靥如花,一蹦一跳的离开。
    沈桥静静的望着少女远去。
    许久之后,才回过神。
    此刻,他再度回头,才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了哪里。
    他来到了昔日沈桥在京城开的第一家寒醇楼的旧址。
    当年沈桥离开京城之后,京城的寒醇楼也已经关闭。
    如今,这寒醇楼早已经被一家茶楼取代。
    虽然茶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隐隐去看,依旧能看出几分当年寒醇楼的影子。
    站在门口。
    沈桥的脑海中,无端浮现出了许多记忆。
    “喂,你既然知道他是刑部侍郎的公子,难道你就不怕吗?”
    “你喊我?”
    “对呀!”
    “我们认识?”
    “不认识……本姑娘刚刚路过而已,就是有点好奇,你明明知道他爹乃是当今刑部侍郎,为何还敢得罪他?”
    “他爹是刑部侍郎,跟我敢不敢得罪他有关系吗?”
    “没有……关系吗?”
    “有吗?”
    “……”
    当年,沈桥初次来到京城。
    正是在这里,在这个位置,遇到了那位红衣少女。
    缘分,是从这里开始的。
    有时候,缘分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初次见面时,红衣少女笑靥如花,天真烂漫。
    沈桥突然无比的的怀念。
    或许,人生就是如此。
    初次见面时,总会以为是最美好的画面。
    而当失去之后,便会不断的想念。
    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人生,或许本该就是如此多的遗憾。
    等到回过神来,已经物是人非。
    或许,这就是那首诗的真正意义吧。
    昔日沈桥不懂。
    如今,沈桥才真正懂了其中的含义。
    许久之后,他摇摇头。
    转身,打算离开。
    然而,当他脚步刚刚迈出第一步时。
    又停了下来。
    这一刻,沈桥身子猛然一颤。
    眼睛瞪大,仿佛见到了不敢置信的一幕。
    在他身前不远处,正站着一道身影。
    红衣似血!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衣服,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五年过去了……
    一切都变了。
    但是好像有些东西又似乎没有变。
    红衣少女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出现在沈桥的视线当中。
    五年的时间并没有改变她多少,一如五年前,初次在此见面时的情景。
    少女明眸皓齿,模样俏丽,眼神儿明亮,透露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灵动。
    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原地,回到了最初的时候。
    此刻,红衣少女静静的望着沈桥。
    突然,她笑了!
    笑的很灿烂。
    时间仿佛定格。
    沈桥也笑了!
    这一刹那,他心头,仿佛有什么东西,重重的放下。
    原来!
    他一直期待的,就是此时!
    就是此刻!
    就是……现在。
    或许,这大概就是那首诗的真正意义吧。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
    全书完

第四百八十章人生若只如初见(全书完)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