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还欠你一条命

书生的悠闲生活 作者:柠檬213

第四百七十九章 还欠你一条命

      赵皇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
    随即,他猛然盯着沈桥:“你这话什么意思?”
    “弑君啊,的确是大罪名。这个罪名,我的确担当不起!”
    沈桥摇摇头,他瞥了赵皇一眼:“不过……”
    “如果没人知道的话……那可就一切都不好说了。”
    赵皇冷笑一声:“没人知道?沈桥,你未免有些太天真了?你今晚的行为,你以为瞒得过所有人吗?等到天一亮,你今夜的所作所为,便会传遍整个朝堂之上,到时候,你便会受到群臣奋起抨击,很快,你今夜的行为便会被天下人所知……”
    “如果大臣们都不说呢?”
    沈桥突然道。
    赵皇冷笑愈发明显:“你觉得可能吗?满朝文武的嘴,你都能堵得住吗?”
    望着满脸得意的赵皇,沈桥只是淡淡道:“你出去看看吧。”
    “什么意思?”
    沈桥并没有再回答。
    然而此刻,赵皇却感觉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他快步的来到了宫殿之外,顺着大门看去。
    此刻,天色已经渐渐发白。
    要天亮了!
    大雪也终于缓缓的停了下来。
    然而。
    此刻,在大殿前的广场上,密密麻麻跪倒了无数人。
    当瞧见这一幕时,赵皇的眼神中浮现出惊恐之色。
    “你,你干了什么?”
    此刻,广场上。
    跪倒着无数官员。
    全是朝中的各大官员,几乎全部都汇聚于此。
    周围,是严正以待的侍卫。
    这些官员跪倒在地,神色难看,面如死灰,瑟瑟发抖。
    “他们全都来了,但是他们……已经不是你的人了。”
    身后,传来了沈桥漠然的声音。
    这一刻,赵皇的内心终于涌现出了惊恐。
    沈桥他……竟然控制了整个朝堂的官员?!
    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他是如何悄无声息做到这一点的。
    “不听话的人,就该死。听话的,那便是我的人!”
    沈桥静静的望着赵皇:“这我还是跟你学的呢。”
    “你……”
    赵皇死死的盯着沈桥:“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正如你所说的,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只要我是胜利者,我就能更改一切,弑君……谁知道呢?”
    沈桥的脸上满是嘲弄之色:“正如你所说,如今满朝文武都控制在我手上。即便我杀了你,他们也不敢说出去……任何说出去的人都会死。即便不能堵住所有人的口……但是,谁相信呢?”
    沈桥笑了,笑的很灿烂:“你可知道,如今我在天底下的名声如何?在所有人眼里,我是忠孝之人……没有人比我的形象要更好。”
    “你觉得,老百姓会相信,我是一个弑君的人吗?”
    “你……”
    赵皇面色终于惊恐了起来。
    他终于意识到,沈桥为何敢有恃无恐的来到这里。
    他今晚为什么敢来了!
    他早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他不但控制了京城皇宫的禁军侍卫。
    甚至,他还几乎控制了满朝文武官员。
    虽然不知道沈桥是如何办到的,但是此刻……赵皇意识到了。
    沈桥造反成功了!
    当所有官员和皇宫都落入了沈桥的手中之后,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没人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
    只要没人说,就没人会知道。
    即便是有人说……会有人信吗?
    天底下的老百姓,会相信这么一个有情有义忠孝之人……会弑君?
    这简直是莫大的讽刺。
    “你现在觉得,我还不敢吗?”
    沈桥冷冷的盯着赵皇。
    这一刻,赵皇在他眼里,不再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天子。
    此时的赵皇,生与死,在他眼里,生死不过是一念之间。
    “沈桥,你以为这样,你就赢了吗?”
    赵皇盯着沈桥,咬牙道:“即便朕死了,你以为你的计划就成功了吗……这天下,终究是赵家的天下。即便你能瞒天过海,你能掌控朝廷群臣官员,但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
    “你当真以为,他们会完全臣服于你吗?你当真以为,你就能永远的掌控这一切吗?”
    赵皇不信。
    他不相信沈桥能彻底掌控整个朝堂。
    那么多的臣子,那么多忠臣。
    他们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沈桥如此放肆?
    他们一定是被威胁了。
    “你难道不好奇,满朝文武官员,为什么会听我的话吗?他们为什么,会被我掌控在手上?”
    沈桥突然开口道。
    赵皇死死的盯着沈桥:“你到底干了什么?”
    “出去,你就知道了!”
    沈桥没有回答赵皇的话,而是来到了大殿的门口。
    推开门!
    刹那间,风雪冷气吹进了大殿。
    让赵皇浑身一颤。
    随即,沈桥一脚,便将赵皇踹了出去。
    赵皇一个狼狈,身形跌出了宫殿之外。
    “陛下!”
    这一刻,原本跪倒在地上的官员,瞧见这一幕,都是一惊。
    无数人想要起身上前。
    但是,被周围的侍卫给拦下。
    “陛下,陛下您这是怎么了?”
    一位太监慌张的跑上前来,跪倒在地上,将赵皇扶了起来。
    “乱臣贼子,你们这些乱臣贼子,你们都该死!”
    这个太监扯着公鸭嗓大喊,指着身后的沈桥,气急败坏:“你们都该死!”
    沈桥走出大殿,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他瞥了一眼这个太监:“你挺忠心的啊!”
    被沈桥平静的眼神一瞧,太监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话到了嘴边,再也说不出来。
    “陛下,陛下你没事吧?”
    此时,赵皇的神色很是狼狈。
    他挣扎着爬了起来,目光扫视了一眼大殿前的广场,目光扫视无数官员的脸上。
    熟悉的官员,其中很多还是他所器重的臣子。
    “你们,你们真的……朕,真的是给朕一个惊喜,你们当真是朕的好臣子……哈哈哈……”
    赵皇哈哈大笑了起来。
    此刻,广场的臣子跪倒一片,无数人脸上露出了羞愧的神色。
    “答案呢?”
    此时,赵皇转身,看向沈桥。
    这一刻,他眼神终于平静的看着这个年轻人,这个曾经他最信任的臣子,这个他最大的敌人。
    “你去问一问,不就清楚了?”沈桥淡淡道。
    赵皇沉默了片刻。
    随即,他目光扫视了一眼广场,一步一步,来到了最前面的一位大臣的面前。
    “说,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要背叛朕?”
    赵皇的眼神很冰冷。
    这位大臣跪倒在赵皇的面前,满脸苦涩:“陛下,臣也是没有办法,沈太傅他……掌握了臣的罪证,臣,臣该死……”
    “就因为这个?”赵皇眼神死死的盯着他。
    他不信,他不相信是这个理由。
    此时,一道身影跌跌撞撞闯了进来。
    扑通一声跪倒在赵皇面前。
    “陛下……”
    赵皇回头,正好看清楚来人。
    他的侍卫。
    宫中掌管情报机构的侍卫。
    “属下刚刚得到了情报……”
    赵皇猛然盯着他:“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这位昔日不可一世的侍卫,此刻瞧了一眼不远处的沈桥,眼神中满是惊恐之色。
    “陛下……完了!”
    赵皇深呼吸一口气,瞧着这个侍卫的面色,心中涌现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属下刚刚从江南得到情报,江南李总督,突然调动了江南的数十万兵马进行演练……动向不明……”
    这一刻,赵皇整个人愣在原地。
    脸色惊恐,再没有了半分的血色。
    等到反应过来之后,他猛然看向四周。
    周围众位大臣的此时皆低垂着头,不敢去看他。
    明白了!
    都明白了!
    赵皇在这一瞬间,突然就明白,为什么这些大臣几乎像是在一夜之间,全部倒向了沈桥。
    原来如此……
    那江南李总督掌握着江南三十多万兵马。
    若是江南李总督有异心……赵国的朝政便乱了。
    “沈桥!”
    赵皇猛然看向沈桥。
    这一切,都是他的手笔。
    赵皇突然想起来,沈桥之前消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现在……
    赵皇突然明白了。
    他去了江南。
    他去找了那位李总督。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跟李总督达成了什么交易。
    暗示……结局已经很显而易见。
    输了!
    输的很彻底。
    众叛亲离。
    这一刻,赵皇内心多了几分凄惨之心。
    没想到,最终,他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来。
    身边的大臣全部都背叛,甚至,连他最信任的江南总督,却原来也……
    这是威胁,这是在威胁他。
    这一刻,赵皇浑身颤抖了起来。
    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他要输了?
    他怎么可能会输?
    他不可能输的!
    可是,他如今已经没有任何能用的人了。
    所有的人,都是沈桥的人了。
    他成了孤家寡人!
    赵皇眼神惊恐,仿佛是即将溺水的人,拼命想找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不会的,不会的,朕还没输,朕不可能输的,朕还有……”
    赵皇猛然想到了什么,他眼神闪过一丝兴奋。
    “人呢?人在哪?还不快来救驾,快来救驾!”
    周围安安静静,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也没有任何动。
    此刻,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了他一人。
    “陛下……”
    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在他旁边。
    听到这个声音,赵皇兴奋的回头看去。
    然而,下一秒,他脸上的笑容凝固。
    老宦官,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旁。
    然而,此刻的老宦官,却满身鲜血。
    鲜血还在不断的往地上滴落,落在地面积雪上,宛如梅花。
    他来的路,此时已经一路鲜血。
    赵皇的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你,你怎么了……”
    赵皇不敢置信。
    这位他身边最厉害,最顶尖的高手,竟然受伤了?
    他,他不是当世第一吗?
    他不是当世无敌吗?
    他怎么可能会受伤?
    “陛下……”
    老宦官的声音无比苍老,这一刻,充满了疲倦之色。
    “老奴未能完成陛下的旨意,老奴……该死!”
    说完这最后一句,老宦官的身影再支撑不住,单膝跪倒在地上。
    随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位当世几乎无敌,活了近百年的高手。
    终究还是没了!
    赵皇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不敢置信。
    这位陪在他身边几十年,保护他周全数十年的高手……就这样死了?
    死了?
    死了?
    仿佛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没了。
    赵皇身子跌跌撞撞,他看向沈桥,这一刻,他眼神中的惊恐和不安,终于全部都涌现了出来。
    “你赢了,你,你赢了……”
    “噗!”
    气血攻心,赵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随即,身子跌坐在地上。
    神色面如死灰,眼神中,也终于没有了光线。
    完了!
    一切都完了!
    他最后的底牌都没了。
    他输的很彻底。
    ……
    场上,安静的诡异。
    沈桥一步一步的走到赵皇的面前,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望着他。
    “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当年你做的恶,今日便会全部还给你,这是你该有的报应!”
    此时的赵皇,已经面如死灰,惨笑。
    却什么都没说。
    此时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老师,不要杀我父皇!”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冲进了人群当中,冲到了赵皇的跟前,挡在了沈桥的面前。
    正是熊孩子。
    此刻,熊孩子满脸焦急的拦在沈桥面前:“老师,你,你不要杀我父皇。”
    “你怎么来了?”
    沈桥开口道。
    熊孩子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老师,我全部都知道了,你瞒不住我……我知道父皇他的确做的不对,但是,求求你不要杀我父皇……”
    这一刻,熊孩子彻底慌乱了。
    当得知自己敬重的老师要杀自己父皇时,熊孩子差点没崩溃。
    沈桥摸了摸他的脑袋,开口道:“放心,我不会杀他的。”
    熊孩子希翼的看向沈桥:“真的?”
    “老师什么时候骗过你?”
    熊孩子眼神立刻激动高兴起来:“太好了,太好了,老师你……”
    “以后,记得当个好皇帝!”
    沈桥望着熊孩子,缓缓开口:“千万不要跟你爹学。”
    随即,沈桥转身,看向所有的大臣。
    他一开始,的确是想杀了赵皇的。
    赵皇该死。
    想要他死的人,很多。
    如今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大臣,所有人都希望赵皇死。
    毕竟,他们背叛了赵皇。
    赵皇不死,秋后算账倒霉的就是他们。
    赵皇不死,那些无辜死去的人,如何有一个交代?
    但是,冷静下来之后。
    沈桥又不能杀赵皇。
    杀了他简单。
    但是……势必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弑帝!
    代价终究还是太大了。
    熊孩子还小,他还不能当一个好皇帝。
    并且,赵皇终究是熊孩子的父亲。
    若是沈桥当着他的面,执意杀掉赵皇,恐怕会在他心底埋下极大的阴影和祸端。
    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赵皇的狗命……暂且留着吧。
    沈桥瞥了一眼旁边跌坐在地上的赵皇,眼神中闪过一丝冷意。
    如今的赵皇,对于沈桥而言已经没有任何的威胁。
    今日之后,这朝堂之上,再没有了他任何的话语权。
    从今天开始,整个朝堂的格局都会变。
    让他活着,或许比死了更难受。
    沈桥的心中,已经有了别的主意。
    一切,该结束了!
    沈桥走出人群,来到大臣的面前。
    “沈桥。”
    一位大臣开口喊住了沈桥。
    沈桥抬头看去,正好看到了吏部尚书王琛。
    此刻,他的眼神很复杂。
    王家,最终还是站到了沈桥这边。
    并且,这一次宫变,王家在其中也出了很大的力。
    “该结束了吧。”
    王琛开口道。
    沈桥平静的望着他,点了点头。
    “今日之后,朝堂格局就变了。陛下他……不会再对你造成任何的威胁。”
    王琛缓缓开口。
    今日之后,陛下威望尽失,他已经没有了当皇帝的尊严。
    不出意外的话,他的权力会被架空。
    从此之后,成为了一个有名无实的皇帝。
    “但是,大臣们需要一个交代!”
    王琛眼神复杂的看着沈桥,开口道。
    是的啊!
    大臣们需要一个交代!
    今日的事情,沈桥终究太过分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能糊弄过去的。
    他们帮着沈桥,沈桥也需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一个合理的交代。
    “他们怎么说!”
    沈桥冷笑道。
    “从今以后,你不能再踏入京城一步。并且,从此以后,天底下再没有沈桥这个人。最后……”
    王琛深呼吸一口气:“江南李总督,要交兵权。”
    这一次,李总督手握三十万重兵,直接成为了压垮赵皇最后一根稻草。
    三十万兵马,那是分分钟能造反的存在。
    没有人不忌惮。
    “前面两条,我可以答应……”
    沈桥看了王琛一眼,冷笑一声:“至于最后一条,跟我说没用的。”
    “他们有胆子,就去江南亲自跟李总督说吧。”
    王琛眼神复杂:“若是不答应,今日之事,可能难了……李总督手握重兵,你也知道……”
    “难了?”
    沈桥瞥了王琛一眼:“你去问问他们,现在有他们说话的资格吗?”
    王琛沉默了。
    他们有说话的资格吗?
    的确没有。
    如今,沈桥掌握了整个皇宫。
    所有人的性命全部都在他的一念之差。
    他甚至完全可以将所有大臣屠杀,将所有人都杀掉……
    但是他没有!
    他顾全了大局!
    王琛沉默了许久,“但是,这可能会……”
    “那是他们自己的事,他们有不服的,大可以出来亲自跟我说。”
    沈桥缓缓开口。
    他瞥了王琛一眼,冷笑一声:“他们莫非以为我以后不在京城了,便能不将我放在眼里?好好告诉他们,在他们的头上,还悬着一把刀。只要我一天没死,他们就别想乱来,否则……”
    “今天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沈桥的声音冰冷。
    王琛再次沉默了。
    这一次,他终于懂得了沈桥的想法。
    或许,他真的是对的吧。
    沈桥走了。
    然而,此刻广场上的人,却久久的没有动弹。
    所有人麻木,恍然,或许还没反应过来吧。
    王琛的目光扫视了场上所有的官员,瞥到陛下时,王琛的眼神中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今日之后,他便不再是赵皇了。
    即便还有皇帝的名头,但他……已经丧失了所有的权力。
    这宫中,真正彻底变天了!
    王琛抬头看向天空。
    雪,好像又开始下起来了。
    漫天飞雪,缓缓落下。
    很快,大殿前的广场,再次被积雪覆盖。
    ……
    此刻,皇宫后。
    周围满目疮痍。
    倒塌的宫墙,黑漆的地面坑坑洼洼。
    大战之后的遗迹。
    完全可以想象得到。
    先前此地到底发生了多么恐怖的战斗。
    一袭白衣的叶柔竹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她洁白长裙之上,沾染着鲜血,触目惊心。
    一张精致无暇的俏脸,此刻满是疲倦。
    脸色苍白。
    显然受伤很重。
    甚至,此刻她的娇躯微微颤抖着,没有了一丝的力气。
    几乎随时都要倒下。
    赢了!
    却也没赢。
    惨胜吧?
    她挣扎想要站起来,却怎么都使不出一点力气。
    就在此时,一只手扶住了她,将她缓缓的扶了起来。
    叶柔竹回头。
    “这一次,是我救了你。”
    李未晞平静的望着她:“我还欠你一条命。”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还欠你一条命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