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她是在装瘸(离开)

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云七七

186.她是在装瘸(离开)

      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云七七

    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云七七

    186.她是在装瘸(离开)

    叶辰听罢,眉头更是皱了皱,冷漠的眸光瞥向苏明薇:“怎么回事?”

    “不是……叶辰哥,我没有那样说她……”眼前男人那个冷漠的眼神看得她浑身一冷,急急的开口。“我没有,叶辰哥,你相信我,好端端的,我那样说她做什么?”

    “你明明就说了。”萧沐沐气鼓鼓的瞪着她,委屈额吼道,“你还给五千万的支票我,让我离开臭痞子。”

    听到这句话,叶辰的眸色骤然一冷,眸光阴鸷的看向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的苏明薇。

    “你给钱她,让她离开我?”叶辰走进她,冰冷着声音没问。深沉的眸中满是冷意。

    “没有……我没有……”苏明薇急促的摇头,神色惶恐的说道,“我没有逼她离开你,我真的没有……”

    “你就是有。”萧沐沐气愤的说着,捡起掉落在沙发脚的纸团,凑到叶辰的面前,委屈的说道,“臭痞子,你看,这就是五千万支票,她刚刚给我,让我离开我。我不同意,一气之下就将这支票揉成纸团砸她脸上去了。”

    听到这里。叶辰的眸色缓和了许多,揉着她的脸颊,低声笑道:“丫头,你做得好,你要是敢收了那张支票,我一定不饶你。”

    “我肯定不会要那支票啊,你比那支票好多了。”萧沐沐闷闷的说道。脸色依旧很委屈,好似某人对她说了许多难听的话一般。

    叶辰眸色沉了沉,看向苏明薇,冷声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逼她离开我?”

    他知道自己愧对这个女人,也欠了这个女人一双腿,但是她若是想拆散他和他的丫头,他一样不会轻饶。

    见叶辰用如此冰冷的声音质问她,她的心脏一抽,眸中悄然划过一抹悲哀和痛苦,还有一抹嫉妒。

    “叶辰哥,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着想,你为什么还要责怪我?”苏明薇看着他悲戚的嘶吼。

    那个女人什么都是好的。那个女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那个女人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他就心疼得要命,那么她呢,她为他失去了双腿,他就一点也不怜惜她么。

    那个女人就是他心中的一块宝,而她在他心中却连草芥都不如,凭什么,他凭什么这么对他。

    “为了我?”叶辰骤然讽刺的轻笑了一声,看着她冷冷的开口,“你用钱想要逼走我最爱的女人,这也叫为了我?”

    听着他讽刺的轻笑声,苏明薇的心一寸寸的冷了下去,哀伤的看着他:“那个女人不能生育,而你又那么喜欢孩子,我让他离开你,只是不想你今后的生命中留有遗憾罢了。你若是娶了她,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了,这样的遗憾,你又要怎么去弥补?”

    听着她的话,萧沐沐骤然转过身,狼狈的朝着楼上跑去,纤瘦的背影看起来很是凄凉和悲伤。

    “沐沐……”叶辰惊叫一声,转过头看向苏明薇冷冷的道,“她不容易怀孕我早就知道了,可是我根本就在乎这些,孩子跟她比起来,根本就算不上分毫。”

    他说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便淡漠的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苏明薇脸色惨白的看着他冷酷的背影,他竟然什么都知道,而且一点都不嫌弃那个女人,一点都不在乎将来会不会有孩子。

    为什么,那个女人在他的心里就真的那么重要么。这世界上的一切一切都比不上那个女人的分毫么。这种偏爱真是让人嫉妒啊。嫉妒得发狂,嫉妒得想要毁灭一切。

    萧沐沐跑回房间,扑倒在床上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不能生孩子这样的事实将是她心中永远的痛,每每想起,她都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掏走了一块一样,很疼很疼。

    此刻,所有的悲伤,所有的痛苦,还有难堪一齐涌上心疼,为什么不能生孩子这种残酷的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为什么,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

    从小就被亲生父母抛弃,后又被养父出卖,难道这样还不够凄惨么?她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为什么又要出现这种事情。老天对她真的好残忍,好残忍……木上亩血。

    “沐沐……”

    叶辰的声音渐渐传来,萧沐沐捂着被子哭得伤心至极,这一刻,她忽然没有脸去见那个男人。那个男人那样爱着她,可是她却不能为他生一儿半女,这样的自己真的好没用。

    “沐沐……”叶辰骤然掀开了她蒙在头上的被子,一把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心疼的开口,“你别这样,不管你能不能生孩子,我都不会嫌弃你。孩子跟你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

    “我知道,我什么都明白……”萧沐沐伏在他的肩背上,哽咽着哭道,“可是我的心里好难过,真的好难过,这一生不能为你生一个孩子,这种遗憾真的好痛苦。”

    “沐沐,没关系的,医生没说你一定不能生,相信我,不要这么绝望,总有一天你会怀上我的孩子的……”叶辰温柔的吻掉她脸上的眼泪,抱紧她柔声开口,“沐沐,我承认,我是很喜欢孩子,但是,孩子跟你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一万个孩子都比不上你一个,所以,别难过了,我们两个人这样不是很好么,将来还没有人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呢。”

    “你不明白……”萧沐沐抽噎着,难过的看着他,“有了孩子,我们的家才是一个完整的家,我们的婚姻才是一段完整的婚姻,我真的好想将来我们饭后牵着孩子漫步在公园里,我们的孩子撒娇的喊我们爸爸妈妈……那是我们的孩子……”

    萧沐沐是真的伤心了,连声音都哽咽了,透着一股子哀伤。

    叶辰心疼的抱紧她,摩挲着她的眼泪,低声开口:“沐沐,你要是那么喜欢孩子的话,以后我们就去领养一个,领养孩子还免了你生孩子时的疼痛呢,听说生孩子可痛了,不能生还好一些,免了那种痛苦。”

    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在安慰她,可是他越是这样若无其事的安慰她,她的心里越是难受。

    她岂会不知他的心里其实是很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的,可是为了不让她难过,他还要故意说这些无所谓的话来安慰她。如此,她是不是不应该在他的面前悲伤了,不然他的心里也不好受。本来她不能生孩子,他的心里就已经很失落了,她实在是不应该还让他来安慰自己。

    如此想着,萧沐沐擦了擦眼泪,微微退开他的怀抱,看着他,哽咽着声音开口:“臭痞子,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叶辰定定的看着她红肿的眼眶,沉声问:“你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萧沐沐虚弱的笑了笑,抱着他低声说道,“就如你所说的,不能生孩子还好一些,省了生孩子的那种疼痛。”

    叶辰微微的怔了怔,深深的看着她红肿的眼睛,认真的问:“你真这么想?”

    “嗯。”萧沐沐闭着眼睛点了点头,低声笑道,“所以,臭痞子,我真的没事,刚刚只是一时激动,所以才会哭,不过,哭过了就没事了,不过是不能生孩子罢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听着萧沐沐无所谓的话语,叶辰的心里也放松了许多,揉着她的脑袋,低声笑道:“丫头,你能这么想就对了。”

    “嗯。”萧沐沐低声应了一声,轻轻的推开他笑道,“好了,臭痞子,我没事了,就是有点累,想休息一下。”

    “好,那你休息一会,我去做饭,饭好了就来叫你。”叶辰扶着她躺下,柔声说道。

    萧沐沐点了点头,低声道:“好。”

    直到叶辰离开了房间,萧沐沐的眼泪再一次落了下来。朦胧的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她跟叶辰还有他们的孩子漫步在公园里的情景。越想心里越是伤心。

    又平静的过了几天,她跟苏明薇也没有再出现什么正面冲突,她们俩基本上是两见两相厌。

    可可走了,萧晔也追着去了,叶辰也上班了,白天的萧沐沐就跟死了没埋一样,整个人特么的没精神。

    再加上不能生孩子的事情,萧沐沐的情绪一直都很低落,有时候站在落地窗前发呆都能站一下午。伤心起来,心都跟着痛。

    这日,她下楼,正准备去院子里吹吹风,忽然听见厨房里好像有人在议论什么,声音压得很低,好似害怕别人听见一般。

    萧沐沐小心翼翼的朝着厨房走去,随着她的靠近,厨房里的声音渐渐清晰了起来,是一男一女的声音。

    萧沐沐认得那声音,女的声音是雪姨的,男的声音是苏明薇的主治医生的。

    那位医生是秦碧依花重金聘请过来的,专门治疗苏明薇的腿。

    萧沐沐有些疑惑,好端端的,怎么雪姨跟苏明薇的主治医生在厨房里聊起天来了,这好像不科学啊。雪姨跟那主治医生没什么交集吧。

    “林医生,你说小姐已经能走路了?”是雪姨的声音,含着一抹惊讶。

    不光是雪姨惊讶了,就连萧沐沐听到这句话时也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苏明薇她竟然已经能走路了,可是她为什么还是装作一副残废了的样子,她是在演戏博得叶辰的同情,还是故意赖在这里破坏她跟叶辰的感情?

    “对,苏小姐的行走能力已经恢复了,只是还没有完全康复而已。或许不能像常人那样行动自如,但是站起来走一会是没有问题的。”

    “那为什么小姐还是一直都坐在轮椅上,难道……”

    雪姨没有再说下去了,但是萧沐沐也猜到了几分,正如她所想的那样,苏明薇是在装瘸。

    如此想着,一股浓烈的怒气瞬间窜上了胸腔。她愤愤的转身,飞快的朝着楼上跑去。

    只是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根本就没有看到雪姨和林先生脸上一闪而过的诡笑。

    萧沐沐气冲冲的往苏明薇的房间奔去,毫不客气的推开房门,然而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她气愤的在屋子里找了一圈,依旧没人。

    站在落地窗前往院子里看去,赫然看见那个女人正坐在大树下吹风,那神情好不惬意。萧沐沐眸色一冷,骤然转身退出了房间,往楼下奔去。

    半响,萧沐沐冲到苏明薇的身旁,拽着她的手臂冷冷的开口:“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还要装多久。”

    苏明薇不仅没有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美丽的眸中还悄然的闪过一抹暗光。她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她:“你说什么啊?”

    “你还装?”萧沐沐冷冷的低吼,厌恶的瞪着她,“你明明就能走路了,为什么还要骗我们,你为什么要叶辰一直都活在愧疚中,误以为你的腿好不了了,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有心计。”

    苏明薇冷冷的甩开她的手,讽刺的轻笑道:“你少碰我,不然待会出了什么事,叶辰又要以为是我欺负你了。”

    “够了,苏明薇,你少在这里给我扯开话题。”萧沐沐冷冷的低吼了一声,再次拽着她的手臂冷哼,“你给我起来,少在这里给我装瘸博同情,你这个女人为什么总是这么的不要脸……”

    “我不要脸?”苏明薇骤然讽刺的嘶吼起来,“萧沐沐,到底是谁不要脸,明明就不能生育了,还老在叶辰的面前装清纯,装无辜,装可怜,现在好了,叶辰完全着你的道了,只是,以后你就算跟他结了婚,不能生一儿半女的你真的能安心么。他日,他羡慕别人儿孙满堂的时候,你又该如何?”

    听着秦碧依的话,那抹悲伤再次浮上了心头,极力的压下心底的悲哀和痛苦,萧沐沐等着她冷哼:“你少拿这事说我,叶辰都不嫌弃我,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说三道四的。”

    “呵!”苏明薇讽笑,“萧沐沐,亏你口口声声说爱叶辰,不能为他生孩子也就算了,现在叶辰忍着心痛还要安慰你,顾忌你的情绪,你不仅没有半点感动之情,反而将他对你的好和宠当成理所当然了,萧沐沐,我真不知道你这种自私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值得叶辰爱的。”

    萧沐沐紧紧的握着身侧的拳头,也不知道是太过悲伤还是太过愤怒,她纤瘦的身子竟然微微的颤抖起来。

    半响,她冷笑:“你明明能走路了,还在这里装瘸,你如此的处心积虑的装瘸让叶辰每日都活在愧疚当中,难道你这就是爱叶辰的表现?”

    “你少在这里胡说,谁说我能走路了。”苏明薇怒瞪着她,冷冷的哼道。

    见她还不承认,萧沐沐一时气急了,拽着她的手臂,冷冷的吼道:“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好,既然是这样,那我休怪我不客气了,是你自己不要脸。”

    她说着,便拽着她的手臂用力的将她从轮椅上拉起来。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苏明薇还是一副站不起来的样子,拽着她的手臂,皱眉喊道,“你干什么,我真的不能走路,你放开我……”

    “起来,别装了,你快给我起来……”萧沐沐愤怒的吼着,因为力气过大,直接将苏明薇拉到了地上。

    苏明薇的一双腿依旧是废掉的样子,狼狈的跌坐在地上,一条手臂还被萧沐沐死死的拽着。

    “起来啊,别装了行不行……”萧沐沐怒吼一声,继续用力的拉她。

    “你这个疯女人,都说了我不会走路。”苏明薇皱着眉,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吼着。

    见不管如何的拽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都不肯站起来,萧沐沐气得浑身发抖,认定了这个女人是在装瘸骗她跟叶辰。

    眼角忽然瞥见草丛中有一块大石头,她瞬间甩开苏明薇的手臂,跑过去把那块大石头抱在了手里。

    再次走到苏明薇的面前,萧沐沐冷冷的看着她:“你到底肯不肯站起来,再继续这样装下去,可别怪我让你真的瘸一辈子。”

    “我的腿真的已经废了,你还要我怎么站起来?”苏明薇瞪着她沉声怒吼,然而她看到她手里的大石头时,眸中不仅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满是精光,像是在算计什么一般。

    “好……好……既然你要装,那我就让你装个够。”她说着,便抱着那大石头作势要去砸她的腿。

    其实她也只是想吓唬吓唬她,并非真的要去砸她的腿。

    “住手!”

    然而她手里的大石头还没有碰到苏明薇的腿时,一阵严厉的低喝声骤然传了过来。

    萧沐沐浑身一颤,还没有反应过来,手里的大石头瞬间被一只大手给夺了过去。动作之粗鲁,连带着她的手都被扯了过去。

    她一抬眸就看到叶辰盛怒的脸色和责备的眼神:“你这是在做什么?”

    萧沐沐怔了怔,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苏明薇狼狈的坐起来,死死的抱着叶辰的腿,悲戚的哭道:“我的腿真的还没有好,她为什么要怀疑我,为什么要怀疑我装瘸,我比谁都希望自己的腿能好,谁愿意当一个废人,为什么她会怀疑我装瘸?呜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沐沐……”叶辰听罢,眸光复杂的看向一旁有些呆愣的萧沐沐。

    萧沐沐回过神来,仓惶的摇头:“不是的……我没有怀疑她,她的腿真的是装瘸,我亲耳听见的,我听见雪姨跟医生在厨房里谈话,说她的腿已经好了,不是我瞎怀疑的……”

    叶辰听罢,垂眸,用一种探究的眸光看着苏明薇。而苏明薇只是抱着他的腿悲戚的哭。

    正在这时,雪姨跟林医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他们先是愣了愣,随即走过去,疑惑的问:“发生了什么事?”

    叶辰定定的看着林医生,沉声问:“我问你,苏小姐的腿到底好了没有。”

    林医生听到这个问题,顿时惊讶的叫了一声:“她的腿伤得很严重,神经几乎都已经坏死了,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好,就算华佗在世,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将她的一双废腿医好。”

    “不……不是的……”听着医生的回答,萧沐沐仓惶的摇头,“不是的,你刚刚明明跟雪姨在厨房里说她的腿好了,而且你还说她只是没有完全康复,但是行走一会是没有问题的,你明明是这样说的,为什么现在又换了一副说辞?”

    “萧小姐,我一直都在厨房里忙活,而林先生也从未进过厨房,萧小姐您是不是产生幻觉了。”正在这这时,雪姨也开口说了一句。

    萧沐沐悲愤的看着他们,崩溃的嘶吼:“你们胡说,你们刚刚明明在厨房里说她的腿已经好了,现在为什么全都变了,为什么……”

    她嘶吼着,看向苏明薇,赫然看见她眸中一闪而过的冷笑。这一瞬间,她似乎什么都明白了,一股毁天灭地的怒气在胸腔里急剧翻涌,让她一下子猩红了眼眸。

    察觉到那丫头的脸色不对,叶辰心中一惊,不禁轻喊了一声:“丫头……”

    他用力的拨开苏明薇的手,大步走到她的面前,正准备将她拥入怀中。然而她却瞬间狠狠的推开了他,在他还没有回过神之际,她骤然凑到了苏明薇的面前,拽着苏明薇的衣领,抬手就给了苏明薇两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院子里,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见那丫头还要打苏明薇,叶辰心中一惊,慌忙凑上去拽了她一把,然而许是力气过大,再加上她在挣扎,他一时没能抱住她,使得她一下子被拽得跌坐在地上。

    心中顿时一疼。“丫头……”他轻喊了一声,弯腰准备抱起她,而她却瞬间狠狠的拍开了他伸过来的手,瞪着他,悲戚的嘶吼,“我恨你们!”

    吼完,她便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院子外面疯狂的奔跑。

    “丫头……”叶辰心脏狠狠一抽,什么也来不及多想,慌忙追了上去。

    “叶辰哥……”然而他才追了几步,腿瞬间被苏明薇紧紧的抱住。

    他的眉头瞬间一皱,想也没想就狠狠的拨开了苏明薇的手,仓惶的朝着院子外面追去。

    “沐沐……”跑出院子,叶辰茫然的看着空荡荡的四周,以及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心顿时升腾起了一丝恐惧。

    “沐沐……沐沐……”他大声的喊着萧沐沐的名字,连喊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回应他。

    心中万分焦急,他沿着别墅周围仓惶的寻找着。却不知正在他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寻去的时候,一抹纤瘦的身影正从一颗大树的后面闪了出来。

    萧沐沐深深的看着叶辰渐渐远去的背影,顿了良久,终是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能生孩子的她,笨得没有头脑的她,遇事冲动的她……所有的她,都不值得叶辰去爱。如此,不如离去。

    天渐渐的黑了,萧沐沐抱着双臂茫然的在路上走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每次离开了叶辰,都感觉自己好似是一个被全世界遗弃的人,这天大地大都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萧沐沐盲目的走在路上。出门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有带,连坐车的钱都没有,这会也不能回她的小租屋去了。

    可可走了,萧晔也走了,如今,她还真的没有什么人能够投靠的。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道僻静的小道,前面昏黄的巷子让她感觉有些害怕,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

    一丝恐惧骤然在心底蔓延,她最是怕黑了。她转身刚准备朝着巷子的出口跑,只要出了巷子就到了明亮的大路。然而她才刚跑了几步,就听到一阵惊惧的尖叫声夹杂着一阵哄笑声以及一阵男人哀求的声音传了过来。

    “啊……救命……不要,救命……”

    “不要碰你,你们这群人渣,要钱我给你们啊,不要碰她……”

    “哈哈哈……哈哈……”

    ……

    听到那阵杂乱的声音,萧沐沐直觉这附近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她的眉头不眷念皱了皱,心也跟着提了起来。明白自己此时应该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转身逃走,可是听着那阵杂乱的声音,她又感觉其中有一道声音很是熟悉。

    在好奇的驱使下,她缓缓的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靠近……

    186.她是在装瘸(离开)

186.她是在装瘸(离开)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