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她说我敬酒不吃吃罚酒

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云七七

185.她说我敬酒不吃吃罚酒

      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云七七

    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云七七

    185.她说我敬酒不吃吃罚酒

    然而话还没吼完,她的脸上骤然跃过一抹惊喜。

    “可可,是你啊。”她欣喜的叫着,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她跑去。

    赵可可淡淡的笑了笑。一把抱住她,低声道:“我就是来看看你。”

    萧沐沐微微的推开她,拉着她坐到沙发上,疑惑的问:“你怎么舍得今天过来看我了?宝宝还好吧?”

    说着,她伸手一脸羡慕的抚着她的小腹。

    提及孩子,赵可可的脸上不自觉的浮起一抹母性的慈爱。她笑着点了点头,低声道:“孩子很好。”

    萧沐沐满脸羡慕的盯着她平坦的小腹,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够怀上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半响,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抬眸看着她,语气有些迟疑的问:“可可,你……你有没有去找过萧晔?”

    赵可可心中微微一颤。沉默了半响,忽然垂下眼眸,低声道:“沐沐……我……我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离开这个地方?”萧沐沐怔怔的看着她,当意识到她在说什么的时候,她的心顿时一急,抓着她的手急急的问,“什么意思啊,你要去哪里啊?”

    “沐沐,我和萧晔已经不可能了。如今留在这里只会痛苦,所以,我想换一个城市生活。”赵可可语气忧伤的说道。

    萧沐沐听着却是急了:“你去另外一个城市了,那我和小强怎么办啊,你是我最好的闺蜜,你走了。我以后还找谁说心里话啊,咳咳咳,别走行不行?”

    “沐沐,我会回来的。”看着她焦急的样子,赵可可心有不忍,抓着她的手,笑道,“你放心,等我彻底的放下了对萧晔的感情,我就回来。”

    “那你要是一直都放不下呢?”萧沐沐急急的问。

    赵可可沉了沉眸,一直都放不下对萧晔的感情?她会吗?

    “沐沐,别说了。”赵可可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机票我已经买好了,就在今天晚上,明阳跟我一起走。”

    “你们一起走?”萧沐沐忧伤的看着她,“还走得那么急。”

    “反正早晚都要走的。”赵可可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我今天是特意来跟你告别的,沐沐,我走了之后,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孩子之事不可强求。你千万不要再为孩子的事情伤心了。”

    萧沐沐紧咬着下唇不说话,如今闺蜜要走了,她又难以怀上孩子,心中难免浮起了一丝悲伤。

    见萧沐沐脸色悲戚,赵可可抱着她,柔声开口:“沐沐,别这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努力的调养好身子,总有一天,你会为叶辰生一个可爱的孩子的。”

    “可是医生都说我能怀上孩子的几率才零点零几,我真的不敢奢望了。”萧沐沐哀戚的说道。

    赵可可抿了抿唇,拉着她的手安慰道:“沐沐,如果真的不能生孩子,而你们又喜欢孩子的话,那么你们干脆就去领养一个,相信叶辰也不会说什么的。”

    “我当然明白叶辰不会说什么,只是,这难免会成为他生命中的一大遗憾。”萧沐沐抱着膝盖,忧伤的说道,“我几乎都能想象得到,当他看到别的夫妻牵着自己的孩子漫步在花园里的时候,他的心里一定会很失落,却还要担心我会伤心,强装无所谓的安慰我,你知道那种感受有多难受,多心酸吗?”

    赵可可抿了抿唇,心里也是一阵难受。她伸手将萧沐沐揽进怀里,低声安慰道:“沐沐,别难过了,会好的,不是还有那么零点零几的几率么,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怀上叶辰的孩子的。”

    门外,雪姨悄悄的听着她们的对话,直到里面安静了下来,她这才静悄悄的离去,朝着苏明薇的房间走去。

    跟赵可可一直聊到了傍晚,她才起身准备离开。萧沐沐原本还想跟她多待一会的,可是她却说自己八点钟的航班,非走不可,萧沐沐也无法,只好送她离开。

    出门的时候,叶辰正好回来。于是她便让叶辰送赵可可回苏家。

    将赵可可送回苏家之后,萧沐沐满心惆怅,看着车窗外发呆。

    叶辰看了一眼她忧伤的侧脸,担忧的问:“丫头,你怎么了?”

    “臭痞子,可可要走了。”萧沐沐低声回了一句,声音中难掩着忧伤。

    叶辰眸色一沉:“走?她要走哪去?萧晔怎么办?”

    “不知道,她死活都不告诉我,估计是怕我告诉萧晔吧。”萧沐沐低声呢喃着,半响,坐直身子,看着叶辰沉声开口,“臭痞子,咱们去找萧晔吧,把可可的情况告诉萧晔。”

    叶辰眉眼一挑,定定的看着前方的路,沉声问:“决定了?”

    “嗯。”萧沐沐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感觉他们之间变成这样很是遗憾,不帮他们做点什么,我这心里堵得慌。”

    叶辰听罢,唇角微微的抽了抽,半响,骤然转动着方向盘,朝着萧晔的别墅开去。

    “今天萧晔没有去上班,也不知道在不在家里。”车子停在了别墅的院子里后,叶辰一边下车,一边低声说着。

    “在吧,你瞧那门都是虚掩着的呢。”萧沐沐说着,说着那两扇虚掩着的门走去。

    随着大门被推开,一股浓烈的酒气瞬间扑鼻而来,萧沐沐皱了皱眉,抬眸看向叶辰:“臭痞子,这酒气真是够熏人的,你以后可别这么喝酒哈。”

    “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就不这么喝。”叶辰笑了笑,揽着她走进屋。

    萧沐沐在听到他那句话时,心微微的颤了颤。极力的压下心中那抹莫名的不安。她抬眸看着屋子里面看去。

    只见茶几上,餐桌上都是酒瓶,俨然将人家店里的酒全部都搬回来了。

    随着他们越过沙发,一抹颓废落寞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那个男人此时正懒散的躺在沙发上,手里还握着一瓶只喝了一半的酒。

    那双微微有些凹陷紧紧的闭着,似乎睡得并不安稳。

    看到萧晔那副要死不活的颓废样,叶辰心中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他骤然伸手,一把揪住沙发上那个男人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

    “谁啊?”许是瞌睡被吵醒,萧晔顿时恼羞成怒,冲着眼前的人愤怒的嘶吼,“你谁啊,敢打扰本大爷睡觉?”

    看到他这个样子,叶辰也是一肚子火,瞬间抬手往他的下颚揍了一圈,怒吼道:“你他妈是个男人的话,就给我清醒点。”

    萧晔顿时被打得趴倒在了沙发上,萧沐沐慌忙抱住叶辰,阻止他再去打萧晔。

    萧晔被他这么一打,整个人也清醒了许多。擦了擦唇角的血迹,他看着他们,淡淡的问:“你们来做什么?”

    萧沐沐抿了抿唇,走到他的面前,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问:“哥,我问你,你到底爱可可吗?”

    萧晔的眸光闪了闪,低声开口:“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她已经是苏明阳的老婆了。”

    “当然有用。”萧沐沐骤然低吼了一声,迟疑了半响,终是忍不住的吼道,“可可怀孕了你知不知道?”

    这话一出,萧晔浑身一震,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就连叶辰的心里也微微的颤了一下。原来赵可可怀孕了,难道这丫头那天晚上跟他缠绵的时候,一直说要给他生个孩子呢。原来这几天,她是为了孩子的事情而惆怅。

    萧晔震惊过后,颓废却不失英俊的脸上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抹讽刺:“她怀孕了啊?谁的?苏明阳的?还是……我的?”

    “啪!”

    一个巴掌骤然狠狠的打在萧晔的脸上,萧沐沐等着他愤愤的吼道:“可可跟明阳结婚没多久,她却已经有一个就多月的身孕,你说是谁的?”

    “谁知道呢?”萧晔抬手轻轻的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有些讽刺,又有些悲哀的哼道,“谁知道她之前有没有跟苏明阳上过床?”

    “啪!”

    又是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在他的脸上,看得叶辰那是目瞪口呆,没想到她丫头愤怒起来还是挺厉害的。

    “萧晔,你真不是个男人,算我以前看错你了。可可也爱错你了。”听到他那样讽刺的话,萧沐沐气得浑身发抖,他都能说出这样讽刺难听的话,难怪可可会伤心成那个样子,还要离开这里。

    “她爱错了我?”萧晔骤然讽笑了一声,一把甩开她的手,眸光通红的瞪着她,悲愤的嘶吼,“你确定她是爱我的?如果她是爱我的,为什么还要去嫁给苏明阳,萧沐沐,你们在耍我,你和那个女人都在耍我,是我爱错了她,一开始她就那么的厌恶我,是我傻,一开始都不该去纠缠她。”

    眼前男人悲痛神情以及话语中明明表现出自己是爱可可的,可为什么又要对可可说出那么难听的话,难道正是因为可可嫁给了苏明阳,可是既然是这样,那可可为什么一开始就要嫁给苏明阳,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萧晔……”萧沐沐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可可马上就要走了,她拽着萧晔的手,急急的说道,“萧晔,你相信我,可可是真的爱你,她还跟我说她的孩子是你的,当她知道自己怀了你的孩子时,她是想过去找你的,她说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找你说清楚,她想争取自己的幸福,跟你组建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听着她的话,萧晔骤然想起那天赵可可在他家门前徘徊的身影,他的心底猛的一颤,莫非,那天她就是想来跟他说清楚,想要跟他组建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沐沐……”萧晔眸光通红的看着她,声音里却含着一抹紧张和颤抖,“她真的是爱我的?她的孩子真的是我的?”

    “嗯嗯。”萧沐沐使劲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可可亲口对我说的。”

    “好了,萧晔……”萧沐沐话音刚落,一旁的叶辰骤然不耐烦的说道,“你再这么的颓废下去,你的女人可就要走了,到时候你想见她一面都只能成为奢望。”

    萧晔浑身猛的一颤,脸色骤然变得惨白,一把抓住萧沐沐的手,急急的问:“沐沐,她要去哪里,你快告诉我,我真的不能没有她,不要,她不能走,没有他的允许,他怎么可以走……”

    此刻的萧晔完全处在一片慌乱之中,萧沐沐都可以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明明是那么的爱可可,为什么还舍得伤害可可,她真的很不懂男人的心理。

    叶辰凉凉的瞅着他惊慌失措的神情,冷冷的哼道:“早知如此,当初又何必那般的伤害她。”

    “沐沐,她到底要去哪,你快告诉我。”萧晔站起身,急急的问,俊逸的脸上满是慌乱与惊恐,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害怕失去可可。

    萧沐沐抿了抿唇,低声开口:“她说待在这里只会让她伤心,所以她想换个地方生活,我也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她不肯告诉我,不过,她今晚八点的航班。”木木见才。

    萧沐沐话音一落,叶辰瞬间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冲着萧晔沉声说道:“都快八点了,你还不快去追。”

    萧晔听罢,骤然朝着门外奔去,背影显得很是慌乱和急促。

    萧沐沐看向叶辰,有些担忧的开口:“臭痞子,我们也过去看看吧,我担心他们。”

    “好。”

    机场。

    “可可……可可……”萧晔像发了疯一般,在机场嘶声喊着赵可可的名字,不管别人用什么样的眼光他都毫不在乎。

    叶辰静静的看着他慌乱无措的样子,下意识的握紧了萧沐沐的手。还好,还好他的丫头还在他的身边,要是他的丫头离开了他,他也会发疯的。

    “可可……”萧晔见一个跟可可背影相似的女人就冲上去,别人都将他当成疯子了。

    萧沐沐都有些看不过去,抬眸担忧的看着叶辰。

    叶辰抿了抿唇,低声开口:“那是他自作孽,就由他去吧。”

    “可可……可可……”

    机场响起一阵阵悲戚的呼喊,正要过安检的赵可可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握紧了行李箱。

    苏明阳看了一眼她苍白的脸色,低声开口:“既然他寻来了,你就……”

    “明阳!”赵可可骤然打断了他的话,低声开口,“别说了,我们走吧。”

    说完,她几乎连头都没回,拖着行李箱径直的过了安检。既然决定了,那便不回头,不然,到时候得到了更多的伤害,她又该怎么办。

    “可可……”眼看着赵可可过了安检,萧晔几乎像发了疯一般的朝着安检冲去。

    “先生,您不能过去,先生……”然而他刚冲过去,安检人员和保安便将他拦了下来。

    萧晔悲戚的看着那个女人决然的背影,嘶喊:“可可,别走……”

    赵可可的背影怔了怔,紧紧的握着行李箱。苏明阳抿了抿唇,低声开口:“既然如此,何不给他一次机会?”

    “我给过了,是他自己把那个机会扼杀了。”赵可可说完,骤然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苏明阳抿了抿唇,也只好跟了上去。

    眼看着那个女人决然的离去,萧晔崩溃的跌坐在地上,英俊的脸上一片哀戚和绝望。

    萧沐沐忧伤的垂了垂眸,走过去,准备伸手拉起他,然而那个男人却瞬间狠狠的推开了她。

    萧沐沐一时猝防不及,整个人急促的朝着身后退去,眼看着就要跌倒。叶辰心中一惊,慌忙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瞪着地上一脸哀戚的男人,讽刺的哼道:“推我女人做什么,有这功夫在这里哀伤,还不如去查查这趟航班的目的地,自己追过去。”

    叶辰话音一落,萧晔眸光骤然一亮,死寂的脸上瞬间跃过一抹惊喜和希冀,大有一种我怎么没有想到的觉悟。

    他慌忙爬起来,朝着客服中心跑去。叶辰无语的摇了摇头:“啧啧……这么笨,难过可可不要他。”

    萧沐沐仰头好笑的看着他:“别说得你好像很聪明似的。”

    “我当然聪明了,至少比他聪明一百倍。”叶辰拽拽的哼道。

    萧沐沐闷笑了两声,抬手捏了捏他的俊脸,哼道:“就数你最自恋了。”

    半响,她看着萧晔渐渐消失的背影,又有些惆怅的开口:“也不知道萧晔能不能追回可可,明明这么相爱的两人,为什么非要搞成那个样子。”

    “丫头……”叶辰垂眸定定的看着她,“你可不能学着可可那样绝情哈。”

    萧沐沐鄙夷的瞪了他一眼,哼道:“那你也别学着萧晔那样,说话不经过大脑。那么难听的话,也亏他对可可说了。”

    “臭丫头,我是那么笨的人么,对心爱的女人说那样的话?”叶辰无语的拍了拍她的后脑勺。

    萧沐沐气呼呼的瞪着他:“不许拍我的脑袋,你肯定嫉妒我比你聪明,所以老是拍我脑袋,目的就是想把我拍笨。”

    叶辰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你本来就笨,还需要我拍么?”

    “你……你个臭痞子……”

    两人打打闹闹的出了机场,萧沐沐在想,身旁的臭痞子这般的爱他,她又怎么忍心像可可离开萧晔那样离开他的。只是,人的思想似乎总是在变,也总是有很多的迫不得已。

    第二日,萧晔便买好了与赵可可同一个航班,追赵可可而去。

    萧沐沐送完萧晔,从机场回来,刚走进屋,就看到雪姨跟苏明薇在咬耳朵。

    其实她很不喜欢她们两人说悄悄话的样子,总感觉他们是在谋划着怎样害人。

    萧沐沐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便径直的往楼上走,反正叶辰也快下班了,等叶辰下班回来陪她就好了。

    “等等,萧小姐。”

    萧沐沐刚走到楼梯口,身后便传来了苏明薇淡漠的声音。

    为避免上次的烫手事件发生,她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懒得理她。更何况叶辰也跟她说过,让她少理那个女人,远离那个女人。所以,她要听从叶辰的教诲,叶辰的话准没错。

    见萧沐沐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苏明薇往后靠了靠,漫不经心的笑道:“我想跟你说说叶辰小时候的事情,难道你不想听吗?”

    听到那句话,萧沐沐的脚步顿时很不争气的停了下来。尼玛,是关于叶辰的事情,她当然想听,只是,她该去接近那个女人吗?不过,去听听也无所谓吧,只要不搭理她就行了吧。

    如此想着,她顿时转过身,朝着她走去。

    待萧沐沐坐在苏明薇的对面后,苏明薇顿时高深莫测的笑了笑,说道:“叶辰很喜欢小孩子,你知道吗?”

    萧沐沐心底微微一颤,不做声,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小时候,他就特别的喜欢小孩子,说小孩子让他感觉很温暖,所以那时候他很喜欢抱明阳,逗明阳玩,明阳一岁的时候,也很喜欢黏着他,只要他一个人抱。”苏明薇笑着说着,抬眸看了萧沐沐一眼,眸中悄然闪过一抹暗光,继续笑道,“小时候,叶辰哥跟我说过,他说他以后娶了老婆就要生很多很多的小孩子,他说有了孩子,家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孩子才是一段婚姻的保障。”

    听着她的话,萧沐沐下意识的握紧了手,忽然很后悔自己会什么要来听她讲这些。可是此刻,她又抬不起脚步离去。整个人好像被定在了这个沙发上。

    苏明薇淡笑着看了一眼她苍白的脸颊,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放在茶几上,慢慢的推向她:“这是五千万的支票,只要你离开叶辰,这些钱都是你的,有了这笔钱,足够你衣食无忧,舒舒坦坦的过一辈子。”

    萧沐沐怔怔的看着她,冷声开口:“你什么意思?”

    “我就跟你明说了吧。”苏明阳笑了笑,靠在沙发椅背上,漫不经心的说道,“如今你不能生孩子,就算叶辰哥不会嫌弃你,你还有脸继续呆在他的身边么?叶辰哥那般的喜欢孩子,你这一生都不能为她生一儿半女,作为爱他的女人,你不觉得羞愧么。”

    萧沐沐紧咬着下唇,冷冷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不能生孩子?”这件事只有她跟可可知道,莫非是那天可可来跟她道别,这阴险的女人在门外偷听了?

    “你不要管我是怎么知道的。”苏明薇讽刺的笑了笑,说道,“叶辰哥那么喜欢孩子,若是这一生不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他该有多难过,多遗憾,你若是真的爱他,那么就离开他。”

    萧沐沐紧咬着唇不说话,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是啊,叶辰那么喜欢孩子,而她却不能为他生一儿半女,这个事实真的好残忍好残忍,而她,真的该离开叶辰吗。

    见她的脸上有了那么一丝松动,她将支票又往她的面前推了推,冷笑道:“赶紧拿了这五千万离开他吧,别到时候,什么都没捞着。”

    一听这话,萧沐沐就愤怒了,她冷冷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拿起了那张支票。

    见她拿了支票,苏明薇的脸上骤然跃过一抹得逞的笑意。

    萧沐沐冷眼看了一眼她唇角的笑意,忽然将那张支票捏成了一团往她的脸上狠狠一扔,冷冷的笑道:“你这个女人是傻子吧,叶辰现在是叶氏集团的董事长,有权有势,跟着他有数不清的五千五,傻子才会要了你这五千五而离开他。”

    其实说来也是讽刺,刚跟叶辰认识的时候,叶辰就问过她,问她如果别人给她几千万,让她离开她心爱的人,她会怎么做。

    她记得她当时想也没想的回答说:傻子才不要那五千万。

    她还记得,当时叶辰听了这个回答之后,整张俊脸都气黑了。

    如今,那个臭痞子的问题一语成箴,同样的选择摆在面前,她却毫不犹豫的讽笑,说傻子才会要了那几千万而离开他。

    现在想起来,命运真的很奇怪,爱情也很神奇。让她这么爱钱的一个人,五千万摆在面前都不屑一顾。

    五千万跟臭痞子比起来,又算得上分毫。别说臭痞子现在是叶氏的董事长,就算他是个穷光蛋,她也不会为了那五千万而离开他。

    纸团砸在脸上,就好似那个男人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苏明薇气得脸色通红,浑身发抖,冷冷的瞪着她:“贱女人,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等到叶辰哥抛弃你的时候,就算是一分钱,你也别想捞到。”

    “你就那么确定他一定会为了孩子的事情而抛弃我?”萧沐沐冷笑着看着她。

    正在这时,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雪姨朝着门口恭敬的喊了一声:“叶先生。”

    萧沐沐心中一颤,顿时站起身委屈的看向门口的那个男人。见她满脸委屈,叶辰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淡淡的瞥了一眼雪姨跟苏明薇,冷冷的问:“发生了什么事?”

    “臭痞子,她说我敬酒不吃吃罚酒。”还不待雪姨跟苏明薇开口,萧沐沐顿时委屈的说道。

    185.她说我敬酒不吃吃罚酒

185.她说我敬酒不吃吃罚酒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