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山碎牢笼,困!

西游之逆佛 作者:有理想的粽子

第112章 山碎牢笼,困!

      西游之逆佛 作者:有理想的粽子

    被莲瓣贴上了的黄鬼,身子顿时如同冰雪消融般化成缕缕白烟,无数的黄鬼在惨呼声中消失。瞬间,底下便聚集起了大片的白烟,济生凝神注视,大手挥动,一股劲风从袖口中飞出,将底下浓密聚集成雾海的白烟吹散,消匿在虚空之中。

    “嗯?”济生霍然发现在这些白烟散去后,底下又自动冒出一丝丝细若蛛丝般的白烟,而且呈壮大之势,不断地增加!

    济生开启慧眼,终于发现根源所在,原来底下那些如潮如海涌入结界的鬼兵,被张大鹅杀死后身体中的精血并不会就此消亡,而是自动保留起来在黄鬼死后,便会主动将自身留下的生命精元,源源不断的填补入黄鬼支离破碎的身体之中,助其修复!

    看着底下在鬼兵堆中,杀得不亦乐乎浴血奋战的张大鹅,济生陷入沉默:原来是我自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之中,张大哥在底下厮杀正好为黄鬼不停的提供修复的精元,成就不死之身,若是不杀的话张大哥便会陷入绝境,若是能一次性全部解决就好了……。

    济生忽然对底下的张大鹅呼喊道:“张大哥,这样杀下去也不是办法,还要找王战飞那只老狐狸算账,张大哥可有办法速战速决?”

    张大鹅闻言,玄冰宝刀向前挥出,来了个横扫千军,周围一片鬼兵顿时倒地,添了口嘴角的血液道:“济兄弟所言甚是,洒家也热完身了,就此了解了这一切。”

    咚咚……。

    济生神情露出一丝惊异,耳边蓦然传来一声声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犹如猛击大鼓般发出的闷响,仿佛一个沉睡万载的盖世魔王正在悄然苏醒!

    时间似乎突然凝固,底下的鬼兵一个个如同中了定身之法,仿佛雕塑般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咚!咚!心脏的律动越来越强烈,在这片结界中久久回荡!张大鹅在原地岿然不动,闭目凝气,那些鬼兵死后的精血,不在为黄鬼的填补反而全部往张大鹅身上汇聚而来!

    张大鹅只是静静伫立,身上每被一团精血钻入,气势便壮大一份!当最后一团精血进入他的体内后,一股仿若万马奔腾般的恐怖气息席卷开来,凶煞之气弥漫滔天,似乎一个盖世魔王在沉睡之后,在这一刻彻底的苏醒!

    “血神子,化万身,灭!”张大鹅霍然睁开双眸,红芒迸射,散发出如同野兽般嗜血的气息,声音低沉吼道。

    接着令济生震撼一幕发生了,在每一个鬼兵身边,都出现了一个张大鹅的身影!

    无声无息,没有一点动静,也不知道张大鹅是如何出招,这些鬼兵一个个相继倒下!

    此刻的他犹如化身死神,无情的收割着这些脆弱的生命!

    待着这些鬼兵死去后,张大鹅的身影还未就此消失,而是张开嘴,猛地一吸,将他们体内的精血纷纷吸入自己的体内!

    “收!”张大鹅口中吐词,这些张大鹅的身影这才一个个回到他的身上。

    “好古怪的功法,而且在吸收了他们精血后,根本不用催化吸收,张大哥的修为便可以在自动的增长!”济生皱眉看着张大鹅的变化,不禁暗自思索道。

    而黄鬼所化的白烟在没有了鬼兵生命精元的补充,也是无法再次成型,最终纷纷自动消散开去,这个鬼杀结界也是自动破解,周围的一切再次恢复如初,回到了城主府的一处院落之中。

    济生轻轻落在张大鹅身边,这时张大鹅眼神恢复清明,暗劲透发将浑身沾染的血液全部吸收入体内,忽然见济生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嘿嘿一笑道:“济兄弟别见外,洒家这功法有些特殊,看起来有那么一点血腥!”

    济生眼皮一抽,暗道:恐怕不止那么一点血腥,刚才整个结界都充满了血腥,不过这功法看起来应该不是正道功法,有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啪!啪!

    忽然,济生听到有人鼓掌的声音,目光凌厉抬起头,发现王战飞正站在院子中央,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开口道:“不错不错,竟然就这么破了老夫的鬼杀结界,若是没有逸儿的死,或许我们能好好结交一番。但是可惜了,今天你们必须死。”

    济生冷冷的看着王战飞,如同看着一个死人一般,也不答话,就是这么毫无感情的看着。

    “济兄弟,让洒家上,这么多年的恩怨,是时候做个了结了!”张大鹅上前一步对济生道。

    “嗯。”济生点点头,毕竟张大鹅隐忍了数十年就为了等待这一刻,明白这个仇恨,一直是他心中的羁绊,若是此刻不让他彻底释放出来,修真一途恐怕会因此事造成阻碍,日后更是难以有所成就!

    “老家伙,受死!”张大鹅双目通红看着王战飞,释放出嗜血的杀戮气息,手中的玄冰宝刀似乎也是感应到主人内心的仇恨,发出清啸的鸣叫!

    王战飞目光阴冷,发出桀桀怪笑:“你还不够格!”站立原地,不动如山,看着好像没什么动作,但济生却是看的真切,这天地之间的极阴之气,似乎突然找到了归宿,源源不断朝着王战飞的身体汇聚!

    啊!一声暴喝,王战飞身上的衣物全部爆裂开来,浑身肌肉遒劲,古铜色的肌肤无处不释放着令人心悸的恐怖力量!

    此时,张大鹅已是冲到王战飞的面前,手起刀落释放果决,力求一刀毙命!

    铿!一声金属碰撞的颤鸣,玄冰宝刀砍在王战飞身上的感觉,如同砍在一件宝具之上,不过是留下一道白痕,没有一丁点伤口!

    “哈!太弱!”王战飞虎躯一颤,顿时将张大鹅震退数步,扭动了一下脖子发出噼啪的乱响,身体犹如铜筋铁骨打造。

    轰轰……阵阵巨响仿佛山崩地裂,却是王战飞向张大鹅走来,每跨一步,整个府邸便会颤抖一下!而且脚下所过之处,便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陷入大地!可见其力道之恐怖!

    玄冰斩!

    张大鹅手持玄冰宝刀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痕迹,玄冰宝刀瞬间喷发出冰寒之意,整个府邸天空中竟然飘起了鹅毛大雪,而且周围的温度更是急剧下降,让人感觉入坠冰窖!冰寒刺骨!

    接着张大鹅一刀出,天地变!王战飞瞬间被鹅毛大雪包裹,随着刀芒飞至,雪花散去,露出一个巨大的冰雕,王战飞瞪大了眼被生生冻在了原地!

    “母亲,爱妻!洒家今日为你们报仇了!”张大鹅走到王战飞的面前,眼中充满杀意,也没有看到他有什么动作,一切只在电光石火间,刀芒闪灭处。咔!一声脆响,王战飞的头颅便与身体分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张大鹅看也不看一眼转身离去,似乎多看一下都会脏了自己的眼睛,对济生道:“济兄弟,今天洒家开心过会一起喝酒啊,济兄弟你怎么了?”张大鹅忽然发现济生神情凝重无比看着自己的身后,不禁疑惑也是回过头去,发现除了王战飞尸首分离的身体别无异样。

    张大鹅正欲再次开口,忽然耳边传来阵阵异响,像是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连忙转身看去,霍然发现王战飞失去头颅的身体上,覆盖的寒冰竟然是在自行的龟裂开来,瞬间密布如蛛网般的裂纹!

    “他还活着。”济生忽然开口说道,刚才从张大鹅轻松取下王战飞的项上人头,济生便发现不对,按理这人头落地,王战飞的生命应该因此枯竭,可是济生慧眼发现并没有任何的衰竭迹象,而且身体更是在自行吸收着天地的极阴之气,仿佛是在自行修补,如同在鬼杀结界的黄鬼一般!

    嘭!被冻结的王战飞将浑身的冰块震碎,浑身散发滔天魔气,伸手一招,地上的头颅自动滚回他的脚步,接着飞起自动安回到他的脖颈之上,没有任何缝合的伤口,就像从未断过一般!

    “太弱。”王战飞开口淡淡道,浑身上下无比发出骨骼作响的声音,仿佛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蓄势待发,“该换我了。”

    山碎牢笼,困!

    也不知王战飞使得何种神通,竟然生生移来一座庞大山岳,上面魔气缠绕,鬼哭狼嚎,阵阵渗人煞气流泻而下,赫然是一座魔山,浮在张大鹅的上空,投下大片的阴影将其笼罩!无论张大鹅怎么移动,都是无法走出这片诡异的阴影!

    呀!接着王战飞一拳挥出,恐怖的力量瞬间爆发,轰!震耳欲聋的响声中,魔山顿时爆裂开来,巨大的石头纷纷砸落,不过并未砸在张大鹅的身上,而是恰恰落在他的脚步,正好围成一圈,层层叠叠不断增加,形成一圈坚不可摧的岩石壁垒将张大鹅生生的困在了中央!最后,一块偌大残余的巨石落下,正好将这个牢笼彻底封闭起来!形如一个巨大无比的水桶倒扣在这院子中央。

    炼!王战飞一声轻叱,整个山碎牢笼顿时变得通红无比,阵阵热浪翻腾,仿佛变成了一个炼丹炉,要将张大鹅在里头生生炼化!

第112章 山碎牢笼,困!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