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霸宠小鲛妖 第16节

女尊之霸宠小鲛妖 作者:催墨浓

女尊之霸宠小鲛妖 第16节

      ~
    所有的变化都发生在眨眼之间——
    驭妖府地牢中的景象从模糊到清晰,而后陡然支离破碎。
    翼望从未见过这样强大的水系术法,分明是他的身体再熟悉不过的水波,这一回却使得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破碎。
    从头骨到尾骨寸寸断裂,自鳞片到脏器处处流血。
    最后在陷入彻底的昏暗以前,他余光瞥见鲜血淋漓的自己被一团光团团围住。
    混沌的意识之中,有人在耳边一声声地呼唤着。
    “翼望、翼望……”
    是兄长翼离的声音,他的声音是如此急切而哀伤。
    他好想睁开眼看一看他,这个自出生起从未谋面却与他身体里流淌着相同血液的兄长。
    尽管脑袋十分得疼,他却一次又一次地对抗着脑海里那深重的倦意。直到眼睛倏尔睁开,目光所及是一双熟悉的深邃眼眸。
    是容辛吗?
    不,容辛已经死了。他亲眼看到她倒在血泊之中,尸体冰凉不复生气。
    那眼前拥有这双眼眸之人又是谁?她为何拥有与容辛相似的面容?
    说是相似,其实也不然。她的皮肤光洁得如同绸缎一般,与捕鱼为生的凡人女子那历经逢春日晒的毛躁完全不同。她的眉眼要更英气一些,额头宽阔鼻梁挺直,素来苍白的嘴唇不点而红。
    翼望讷讷地望着眼前这个女子,微蹙着眉出声道:“你不是容辛,你为何要扮作她的模样?”
    他的声音喑哑而无力,只是还有气力说话就说明已经没有了性命危险。璘琅心下大为安慰,便扯动嘴角与他说道:“还以为能瞒过你,我的确不是容辛,人死不能复生,我只是以为你醒来之后见到她或许会觉得更亲近一些。”
    闻得此言,翼望一瞬间绷紧了身子,冷下声音道:“你是驭妖府的人?容辛已经被你们害死了,你还要扮作她的模样来博取我的信任?”
    莫怪乎他会这般误会,璘琅也不知该怎样同他解释事情的本末。
    “我不是。”她直直地望进他因为警惕而微微瞪大的墨绿色眼眸,细声细语地同他解释道:“一直以来你认识的容辛其实便是我,我的元神醒来之后便附身在了凡人容辛身上,机缘巧合之下在妖界为你所救,因而在驭妖府地牢里容辛的凡胎再一次死去之后,我才得以从禁锢中解脱出来。”
    若是初见之时她便说出真相,也许他会相信,只不过与容辛相处之时,他和鲛巫都试探过她的气息,若是有附身之灵魂一定会有所觉察。
    但是眼下他身体里半点灵力也无,这个女子何必要编出这样离奇的说辞来诓骗他?
    翼望遂轻启唇瓣问道:“既如此你究竟是谁?”
    此情此bbzl景在她脑海里早就演绎过千百回,只是没曾想时机来得如此之快。
    敛起了唇边浅淡的笑意,她肃容低语道:“吾名璘琅,乃上古龙族之祖。”
    作者有话说:
    “唯有死亡方能换取生命。”——原作者:乔治·马丁出处:出自《冰与火之歌》
    第二十四章
    龙族之于翼望而言不算陌生,这是鲛族上下最崇仰的神,是他自出生以来听闻过无数遍的传奇。
    然而眼前这个女子却说……她乃龙族之祖。
    有些可笑,又有些恼怒。千不该万不该在这个时候拿这桩事同他玩笑。
    见小鲛妖的眼神从初时的茫然渐渐变为愤怒,璘琅连忙又开口道:“你若不信可以去问你们的大鲛巫珑尤,若非她真心信我又岂会不惜违背鲛皇命令一再助我。”
    听到珑尤的名字,翼望的情绪又低落下来,平静如轻絮一般说道:“大鲛巫已经殒了。”
    心中不自觉地刺痛了一下,璘琅抿紧了唇角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前不久。”翼望顿了顿,低垂眼眸又道:“回去鲛界以后,母皇下令将她囚禁起来,是我去求她带我上岸,她耗尽了最后的法力助我,这才……”
    “是么。”
    自在鲛界水牢里她承诺愿为她驱使之后,她便当真一次次不遗余力地救她。见到小鲛妖这样难过,璘琅心中也不好受,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
    “虽然我不知她伤得那样重,但我相信她既然选择了助你,必定是不希望抱憾而亡。”
    大鲛巫的死使得眼前的翼望看起来比之前在鲛宫受伤时更没有安全感,璘琅忽而有了一种想将他揽在怀里安抚的冲动。
    只是她知道比起容辛,现在的她对他而言更陌生且更难以信赖,所以她只得克制住了自己。
    为了使他振作起来,璘琅施以法术在掌心凝了一汪海水,接着凑到他眼前时一只极小的鲛妖破浪而出,那鲛妖栩栩如生俨然是珑尤的模样。
    璘琅心里想的话便会从这小鲛嘴里说出,她先试着唤他一声:“翼望殿下。”而后在心底缓缓地、一字一句地说道:“往后就由龙祖大人代替我来守护你与整个鲛族好吗?”
    翼望怔楞了一下,继而抬起墨绿色的眼眸望向眼前的女子。
    璘琅笑意盈盈道:“别看我年纪大,但是说话总是算数的。”
    耳朵尖有些红,翼望在她的注视下撇开目光道:“传闻龙族与神族一般法力无边,既然你也是龙,为何附身在容辛身上的时候连自保的能力也没有?”
    璘琅脸上的笑意僵硬了一瞬,她挠了挠脸颊道:“十万年前同魔族打仗时虽则赢了,代价是真身消陨元神法力耗尽,即便现下元神苏醒也需要时日恢复法力。”
    “可是……”翼望想起什么似的,又道:“你就是那个在驭妖府里施以水系法术的人吧?”
    不但杀得驭妖府真正意义上“片甲不留”,还几乎将他浑bbzl身都撕碎了一遍。
    璘琅没有否认,只是对他说道:“翼望,我本意不是要伤害你,我只是……”
    “控制不住那股力量。”
    “那股力量?”
    “对,就是你们鲛族的宝物——罔器的力量。”迟早还是要说的,璘琅索性一股脑儿地坦白道:“我以容辛的凡胎吞下了罔器,虽然你同珑尤都找不到它的痕迹,其实它一直都在容辛体内,直到我的元神离体之时才将它一道剥离了出来。”
    翼望不声不响地望着她,璘琅只好接着说道:“再后来罔器的法力尽数被元神吸纳,我这才能以法术对付驭妖府且在这之后重新幻化成人形。”
    “对不起,如果早知道会变成这样,那日我便不会冒冒失失地吞下罔器。”
    ~
    屋子里静默了半晌,翼望终于开口道:“其实不能怪你的,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要不然为何偏偏遇见她的人是他呢。
    璘琅心下终于松了口气,偏偏她最不想他误会自己。
    “你能这样想说明我的眼光不错,你真是个心胸豁达的妖怪。”
    “而且在驭妖府护住我的那团光也是你对吗?”其实翼望心中早有答案,那么多人之中偏偏只有他活了下来。
    “容、龙祖大人。”翼望叹息一声道:“这回是你救了我,我们之间便没有那么多恩情牵扯,你不必觉得事事亏欠于我。”
    璘琅一声不吭却是握住他的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复又指了指他的,扯动嘴角道,“我们龙族吧向来不羁惯了,做事但凭自己心意,一旦决定了事便不会轻易动摇。”
    “其实关于罔器之事,我也早想好了要如何向你们鲛族交代。”她没有松开他的手,而是源源不断地自掌心向他输送着法力,“我可以随你回鲛宫,你们便如从前尊奉罔器一般将我挂在那石壁上,凡是从前罔器能做到的我也都能做到。”
    翼望终于被她的话逗乐了,他抿起嘴唇对她道:“你可是堂堂龙祖,如此这般岂不是折煞鲛族了。”
    璘琅见他心神放松下来,说了这会儿子话,脸上已现倦色,便暗中催动法术使他安然入眠。
    在他尚在昏迷的时候,璘琅就将他带回了容辛在凡间居住的茅屋,此处冷僻安静她也更熟悉环境。
    翼望入睡后,璘琅不曾离开过他身边。此情此景不禁让她回忆起那时住在鲛界崖洞里的时候,只不过她俩角色互换了而已。
    重新拥有法力于她而言是莫大的精神鼓舞,这意味着她终于有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保护自己看重的人。
    但是她也清楚,罔器威力虽大却终究不及她鼎盛之时力量的十一。
    有了罔器在先,她便想要得到更多。
    譬如驭妖府炼化妖怪的金珠,不也是五行之器其一么。
    ~
    海底鲛宫。
    鲛皇一把攥住假扮皇子的小哑奴阿玄,气得浑身直颤,连唇瓣都在哆嗦。
    “大胆哑奴,枉朕如此信任你,着你在禁足这十日看bbzl护望儿,你竟敢同他一道欺瞒于朕,朕看你是不想活了!”
    说罢,将阿玄重重往旁边一扔,对着手下的鲛兵厉声吩咐道:“找,都给朕去找!找不到皇子,你们都别回来见朕了!”
    紧随她而来的涂光想也未想便飞身出去接住了瘦弱的小鲛妖阿玄,阿玄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紫色身影接着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陛下!”虽然鲛皇此时正盛怒,涂光还是忍不住上前道:“此事涂光亦有错,涂光自凡间回来那日曾于凡妖边界见过大鲛巫阁下,不想后来才知阁下已被下令禁足于七星洞,且就在昨日因法力耗尽而身殒洞中。”
    “涂光以为此事有蹊跷,兴许二皇子殿下此时已不在大荒,请陛下准允涂光去凡间再探究竟。”
    “望儿糊涂!凡间有驭妖府横行,他以为自己学了些皮毛术法就敢单挑驭妖府!”鲛皇脸色青白交加,她想到逝去的夫郎与孩儿就心痛到无以复加,“不行,朕要亲自去凡间将望儿带回来,决不能让驭妖府的人伤害朕的望儿!”
    “陛下三思!”涂光明白鲛皇的惊痛,翼离亦是她年少爱慕之妖,她至今不敢面对他被驭妖府杀害的悲痛往事,可是此时不是自乱阵脚之时,于是她拼却理智对鲛皇道:“陛下,鲛族刚刚失去了法力高强的大鲛巫,镇守鲛族的罔器也不知所踪,此时倘若您亲征凡间,大荒妖族伺机攻占鲛界届时鲛界必然大乱。”
    又是鲛族,又是鲛界。
    五百年前她便被这鲛皇的尊位牵绊住不能去凡间救她的至亲,难道这一回她还要眼睁睁地看着望儿离她而去吗?
    “请陛下给涂光一次机会。”年轻的女妖信誓旦旦道,“涂光纵是拼死也要将二皇子殿下安好带回。”
    ~
    翼望在凡间的茅屋中再次醒来之时,感觉又比昨日好上许多。
    龙祖大人虽然不在他眼前,他却能敏感地闻到屋子里满是她的气息,该是刚刚离开不久。
    脱离了险境,此刻他才不由得后怕起来,若是母皇知晓他此行在驭妖府经历之事只怕会承受不了吧。只不过若那时龙祖大人将他救出来立刻送回鲛宫,那经历过破碎还不及恢复伤势的虚弱模样亦是不能给母皇瞧见的。
    罢了,晚些时候再去同她解释吧。
    至少罔器没有落在驭妖府的手里,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正静静出神着,忽而听见屋外头传来了一道悲喜交加的声音。
    “容辛,你、你可算是平安回来了!怎么回来了也不上我家报个信,害我同爹娘一道日日为你担心。将你带走的那些黑衣人没有将你怎么着吧,你都不知道那时候我都快给她们吓死了!”
    翼望也不是存心探听,只是他的五感实在异于凡人,是以屋外的对话他能听得一清二楚,甚至还能凭声音里的情绪猜到龙祖大人脸上该是怎样一副错愕的神情。
    “容云bbzl啊,其实事情也没你想得那么严重,她们只是想问我几句话。”
    “……对对,问完话就将我放回来了。”
    那凡人女子又奇道:“不过,几日不见你怎的变得这样好看了?”
    璘琅昨夜守了翼望一夜,也忘了要将凡人脸上的一些细节变得更像凡人一些,此刻只得摸着脸皮打哈哈道:“不是吧,定是你几日没见我看错了,我从前就长这样啊。”

女尊之霸宠小鲛妖 第16节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