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霸宠小鲛妖 第14节

女尊之霸宠小鲛妖 作者:催墨浓

女尊之霸宠小鲛妖 第14节

      “你说什么?”听到翼望顿时神色紧张起来,嘴里不住地喃喃道,“涂光向来对母皇唯命是从,上岸之后一定会第一时间去找容辛的麻烦。容辛只是一个凡人,哪里是涂光的对手。若是她身有不测,罔器可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心慌意乱之时,他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担心罔器多一些,还是担忧容辛多一些。
    作者有话说:
    第二十一章
    即便从前身为强大的龙祖,璘琅也没有大鲛巫珑尤那样可以看透人心的本事。
    她不熟悉凡间,亦不了解凡人,但是她可以理解容云为了保护自己与村民不受牵连而将在此处见过她的事说出去。
    这是六界最常见的自保手段。无可厚非。
    可令她没想到的是,向来被她漠视的弱小凡人,竟会在生死攸关之际,迎着驭妖卒统领的目光颤颤巍巍地说道,“大人,你们要找的这个人不在我们村子里,她是个没有名姓的走卒,经常在附近几个村子转悠,谁也不知她家究竟在哪儿。”
    此时说出这番话的容云背对着她,璘琅能感觉到她有多慌张恐惧,只是她却赌上了性命替她掩饰。
    就好像在那一日的凡妖边界……
    明明刚遭受了阵法的反噬,小鲛妖却还是挡在她的身前,一次次地替她向鲛皇求情。
    身体里的血液不由自主地快速上涌,她的眼眸一瞬间变得幽蓝深邃。
    那驭妖卒首领听了容云的“指认”,生气地一鞭子甩在她身侧的地面上,而后恶狠狠地揪着容云的衣领将她举得双脚离地,咬牙切齿道:“我叫你认人,你竟敢耍我?”
    璘琅紧紧地掐住掌心,看着眼前的景象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元神可以为凡胎禁锢,但是身为龙祖的气性却没有随着长眠被磨灭,从此刻起不管她身在何处都会选择战斗而非逃避。
    “噗嗤”一声。
    此时的人群之中突兀地响起一道笑声。
    璘琅冷淡地看着那些驭妖卒,戏谑地扯动嘴角道:“黑乌鸦看这里,你要bbzl找的人在这里。”
    ~
    挨了几下重拳后,璘琅在容云同其他村民惊惶的目光中被驭妖卒们带往了山林深处。
    其实不光她有挨揍的记忆,这些个被翼望一个水术直接“送走”的驭妖卒们同样对璘琅有着深深的忌惮,就连在山林间行走时还不忘往东南西北各个角落不停地张望,遇到林间溪水也会特意绕开走生怕忽然平地又卷起诡异的水柱袭击她们个措手不及。
    璘琅方才挨揍时护住了头脸,只是肺部挨了一拳疼得她走起路来呼哧呼哧直喘。饶是如此处境,她冷眼瞧着驭妖卒们鬼祟而警惕的样子还是不由好笑。
    她还当鲛族女皇引以为敌的是什么大人物,不过是帮自以为有点邪术便目中无人的杂碎罢了。
    往山林偏僻处行了不多时,眼前便跃然出现一座颇为庄严的府邸。不愧是凡间皇帝家的差役,便是到了林子里也依旧那般讲究。
    被推搡着步入驭妖府里的地牢,璘琅看清眼前景象时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水神庙曾听闻驭妖府过去干的是捉妖剖妖丹炼药的活计,没想到此处才是真正的妖族炼狱。腥臭扑鼻的地牢内回响着“滴答滴答”的血液落地声,每间囚室内都有着特制用以囚禁妖物的锁链,兽皮、残肢更是随处可见。
    凡人的身体已经忍受到了极限,胃里一阵阵翻滚,璘琅痛苦地干呕起来。
    为首的驭妖卒听到声音后,停下了脚步,回国头来看着她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吗?你不是嘴硬得很吗?”
    话音未落,一道长鞭毫不留情地扫向璘琅的侧脸,她虽反应迅疾地抬手挡了一下,可手肘仿佛瞬间断裂般的疼痛,让她的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疼得牙齿咬破了下唇,额头上冷汗涔涔。
    再怎么神气也不过是凡胎一具,首领满意地看着她捂着手臂许久许久地没有直起身来的痛苦模样,嗤笑一声道:“入了驭妖府的门,是生是死可都由不得你了。若是你此时说出那日出手帮你的鲛妖的去向,我倒可以让你不避在生前遭受那么多痛苦。”
    “是么?”璘琅挑起眉毛,颤着嘴唇冷笑道,“就凭你也想左右我的生死吗?”
    上一个这般同她说话的,从这世上消失都快十万年了。
    璘琅舔了舔嘴角的鲜血,挑衅地看向那首领道:“有本事你就来试试啊。”
    ~
    海底鲛宫里。
    翼望忧心忡忡地看向小哑奴阿玄:“已经过了几日了?”
    阿玄顺从地比划道:【少主,今日是第八日了。】停顿了会儿,他又道:【明日少侍官涂光就该回来了,到那时少主您……】
    闻言,翼望那双墨绿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坚定,他对阿玄说道:“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阿玄,我们得想法子离开妖界。”
    阿玄倏然瞪大了眼眸,原以为这几日少主按时进食休息是已经放弃了离开鲛宫的念头,可是现在看来他日夜练bbzl功恢复体力都是为了要逃离这里而做准备。
    【可是少主,您忘了上回私自破开结界被阵法反噬受伤之事了吗?凭您一己之力是没有办法离开妖界的,到时候鲛皇盛怒只怕更会怪责您维护的凡人女子。】
    翼望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我必须得上岸去,并且我得带着大鲛巫一同前去,以她的能力离开妖界不是问题,我总感觉她不似母皇说的那般对鲛族存有异心,要否则那时她得知了罔器所在大可威胁容辛与她一走了之,断然不会明知母皇降罪责罚还随我一道回鲛宫复命。”
    “眼下唯有大鲛巫珑尤是与我站在一处,并能真正帮助我的人了。”
    【少主,即便您能离开鲛宫,大鲛巫受长老术法钳制,她一离开七星洞就会叫陛下发现,届时你们二人都会被鲛兵捉回来,要从更严密的管制下离开就更难了呀!】
    “是啊。”翼望沉下脸色,回道:“所以这一次必然要确保万无一失才可。”
    “阿玄,我请求你帮我做一件事。”
    ~
    子夜。
    一个墨袍苍尾、身形瘦小的小鲛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鲛宫。
    外头巡游的鲛兵见到他都不以为意,偶遇几个相熟的鲛兵也只是同他寒暄一番:“阿玄,这么晚了要出去啊?”
    “皇子翼望这几日在寝宫内还好吗?”
    “后日就是皇子大婚之日,到那时你也会很忙碌吧。”
    ……
    小鲛妖不会说话,只是低着头用手匆忙比划几句作为回应。
    就这样一路行至大鲛巫珑尤被下令禁足的七星洞附近,小鲛妖摇身一变恢复了真身银发墨尾的样子。长老与鲛巫居住的洞窟周围几乎没有鲛兵守卫,只有传达鲛皇命令时才会有侍卫官前来打扰。
    四下无人,翼望迅速没入隐蔽的洞窟之中,银白色的长发与墨绿色的鱼尾在洞窟前划下一道轻盈而美丽的弧线。
    鲛族皇脉本就有出入各大星洞的特权,但翼望从前鲜少会贸贸然来此打扰鲛巫修行。
    陌生的漆黑洞窟里,只有一簇簇会发光的珊瑚丛为他引路,忽明忽暗的光线照亮了石壁上深深浅浅的划痕,皆是连他也看不明白的符文咒语。
    鲛族之中以血统为尊,鲛皇之下还有十数位长老,然而历来有资格承袭鲛巫一脉术法的却并非是族里血统最尊贵的鲛妖,而是自整个族类之中选出最富智慧与灵性的鲛妖,跟着历代大鲛巫潜心修习数百上千年才能冠以鲛巫的尊位。
    每个鲛妖族群只有一位大鲛巫,她的地位自然更是难得,这也是他听闻母皇要撤去珑尤尊位时如此惊骇的原因。
    游到洞穴深处,翼望一甩身后长尾轻轻地扣响石壁,而后以一种能在水下压低声音却使得声音传得更远的术法轻声唤道:“大鲛巫阁下,翼望有要事相商,还请您现身一见。”
    未几,洞窟内传来珑尤的回声,声音里有意bbzl外还有惊慌。
    “皇子殿下,别再往里进来了,大长老设下的阵法比凡妖边界的结界不会逊色多少,吾之术法在此遭受压制,若是出了事恐怕护不了你,有什么吩咐还请您在此说吧?”
    “好好,我不进来。”翼望退后一些,抿了抿唇道,“为了与我一道遮掩容辛与罔器之事,连累您受母皇误会还需承受如此责罚,翼望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本不该再前来打扰,只是母皇前日便派了涂光去凡间寻回罔器,若是涂光受母皇指使将容辛杀害,只怕在她体内的罔器也会随之消散,我也是万般无奈之下不得不冒险来寻你商量对策了。”
    “皇子殿下千万别这么说,违逆陛下命令私自救出凡人容辛本就是我的过错,即便陛下不处置我也会自请撤去大鲛巫之尊位领受责罚,只是没想到罔器会在此时陡生变故……”
    “我被困于此洞此阵数日,与外间全然相隔,若没有你今日前来相告,还不知陛下竟下了这样的命令。诚如你所言,凡人容辛先前无辜不该殒命,吞了罔器之后与吾鲛族气运相连一体自然就更不能出事。”
    翼望闻言,墨绿色的眼眸霎时亮起,“这么说来,大鲛巫阁下愿意助我?”
    “殿下但请吩咐,只要珑尤能做到的,定尽力而为。”
    “那好。”翼望对着洞窟深处的漆黑阴影,缓缓地说出自己的计划,“我想请大鲛巫阁下与我一道再去往凡间一趟。”
    洞窟深处陷入一片沉寂,翼望再次开口道:“大鲛巫可是不愿,若是不愿亲自前往,那还请您告诉我破开结界的方法,翼望欲独自前去。”
    作者有话说:
    女主力量逐渐觉醒,男主也会变得越来越勇敢独立。今天到春节期间评论都有红包哦~
    第二十二章
    破开结界的法术,鲛族之中唯有鲛皇、大长老、大鲛巫三人得知。翼望知道私下授予口诀亦是大罪,只是事急从权,有了第一回 第二回的破例,他便顾不上那么许多。
    “皇子殿下,珑尤并非不愿相告。”洞窟内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为难,“只是以您目前的修为还无法驱动阵法,即便有了口诀也无济于事。”
    翼望眉头渐渐攒起,“那便没有别的法子了么?”
    “殿下别着急,虽然珑尤不能离开此洞内的阵法,但是比起此处凡妖边界的阵法更为原始,珑尤可以用幻术塑造一个幻影替您破开结界。”
    “只不过这个幻影术法在水下能坚持七日,到了岸上最多只能坚持三日,三日过后请恕珑尤不能再给您护法了。”
    莫怪乎就连母皇也对大鲛巫的才能赞誉有加,若非亲身经历他也不会相信鲛族之内还有妖能习得这样精妙的术法。
    他心中雀跃,连语气也轻快不少,“翼望多谢大鲛巫阁下。”
    “皇子殿下请先离开七星洞,事不宜迟,珑尤这就施法凝结鲛妖幻影。”
    自然是越快上岸bbzl越好,翼望想也未想便转身游出了洞窟。
    只是……
    为何心头隐隐不安。
    “大鲛巫——”他刚到洞窟外,转过身就见整座七星洞忽而大放异彩,紧接着洞窟附近的水流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漩涡,足以将整座洞窟吞没。
    来不及细想,翼望要往洞窟入口游去,却被身后的幻影死死地拖拽住。
    “翼望殿下,这是珑尤最后的心愿,请您成全她。”
    翼望转过身,墨绿色的瞳仁凝结了浓得化不开的情绪,“那是鲛族的大鲛巫,我怎么能……”话音未尽,就见眼前的幻影变得越发真实具象,不但容貌与大鲛巫一模一样,连声音同神情也别无二致,千言万语哽在喉头,只咕哝出了一句:“你是……”
    “翼望殿下,我是大鲛巫珑尤塑造的幻影,自然也是她形神的一部分。”
    湍急的水流将偌大的七星洞整个卷起,虽然在海底深处却像是要腾空而去一般,洞窟上出现越来越多的裂痕,周围的水波也荡开越来越大的涟漪。
    随着洞窟表明的土石瓦砾纷纷下落,七星洞在那漩涡之中慢慢地下陷,发出阵阵低沉的轰鸣之声。
    眼泪不自觉地落了下来,翼望喃喃地对着身后的幻影说道:“大鲛巫阁下为何要这么做?”
    幻影珑尤望着眼前四处崩裂的七星洞,面色沉静眸光淡然地徐徐说道:“因为早已自知内丹损毁,大限将至啊。”
    大鲛巫再聪慧,习得的术法再高深,其本身也不过是只妖,妖虽长寿却并不皆是永寿,总有离世的那一日。只不过神族以元神为形神根本,而妖精无论是自草木动物修炼成精亦或经由妖精繁衍生而为妖,究其根本不过靠的是体内一颗妖丹。
    妖丹损,则根基尽毁。
    翼望不敢置信道:“可是那时在岸上,她分明表现得一切如常,而且放走容辛那回她还能以以一己之力破开结界不是吗?”
    “不错,珑尤体内的妖丹大损并非一日而就。”幻影指着距离七星洞东南方向远处的十二星洞说道:“鲛界以内,七十二瑚丛的中央是陛下同殿下您居住的鲛宫,而三十六星洞的中央是十二星洞。三十六星洞依照上古阵法排列,而安放五行法器之罔器的十二星洞位于此阵阵眼,七星洞位于此阵的绝命位,便要不断承受罔器催动阵法而形成的反噬。”

女尊之霸宠小鲛妖 第14节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