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要我吗?

九十春光(娱乐圈np) 作者:不怜冬

二十五:要我吗?

      程牧州绝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好人,要不是祁善好说歹说让他不要把痕迹留的太明显,他只会更放肆。所以说,他要g的事没g成,就会转移目标。
    不让我太明显是吧?行,那我就给你留点狠的。
    祁善是知道的。
    她唯一不知道的是,怎么想也不会知道会有人在这些痕迹还没有消下去的时候让她脱光衣服。
    羞耻感让她忍不住拿手去遮,偷偷抬眼去观察宋如许的反应。
    他看着不像生气的模样,手撑着脸,微微歪头,用另一只手对她招了招,“走近点。”
    他又笑道:“这里没别人,不用挡。”
    为什么……把话说的这么奇怪啊。
    没有别人……就可以随便给他看了吗?
    想归想,祁善还是虚虚遮着,缓缓走到他面前。
    宋如许抓住她一只手腕,用了点力一拉,她的人就碰到他腿边,差点绊倒,还是撑着他的腿才稳住。拉着她,想看仔细一般,把人左右看了看。
    指腹碰到祁善的耳后,宋如许蹭了蹭,“留在这里,不怕其他人看见吗?”
    被他蹭过的地方仿佛被点着一把火,热的发烫。祁善这才意识到,在练习室里为什么蒋遇的态度突然冷淡了。
    估计是因为她把头发扎起来之后,他不小心看见了程牧州留下的吻痕。
    真是的……
    祁善现在就很想打电话给程牧州,瞧他g的都是什么好事!
    然而她现在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她只能尽量乖巧地回答宋如许的话,“我不知道……”
    她不知道,所以不能怪她的呀。
    宋如许的手指顺着往下,掠过祁善的脖子在她的x侧挺住。说起来不能怨他,谁叫她裸露出来的部位,唯有白软的r上齿痕最明显。
    她今天穿的还是套淡粉色的蕾丝内衣,薄薄的一层托着挺着,嫩的像诱人采撷。
    宋如许拢住其中一个,温温热热的,手感软乎乎。他不轻不重的揉捏着,虽是色气的举动,又透露着认真。
    他抬眸看着她,“谁留下的?”
    祁善的注意力都在他的手上了。
    大白天脱光衣服被人摸n这种事,真是……太刺激了。
    可她不知道要不要说,她还不知道宋哥的目的,万一给程牧州找了麻烦,那不是她想看到的。
    没听到她说话,宋如许隔着内衣摁上那一点红尖尖,稍微用力了点,“不说吗?”
    祁善没忍住溢出一声,又赶快闭上嘴巴,抿了抿,“你、你会对他做什么吗?”
    “我对你更感兴趣。”
    这也算变相回答了。
    祁善纠结过后,嘴巴刚张了张,宋如许就拨开内衣边缘。乳尖贴上他的掌心,他肉了两把,指间搓了搓r首,场面一度十分色情。
    祁善心跳快很多,呼吸也重了点,被玩的渐渐感到几分难受。握住他的手腕,挺着奶子往他手里送,眼眶红红,又娇又小声的说:“那宋哥玩我就好了呀……”
    她自己主动把内衣都拨到x上,胸前的另一团也颤巍巍的露出来。脊背挺的很直,拿着他的手也要他摸摸这一个。
    宋如许这会儿自己反倒不动了,作势很为难的看着她n团上别的男人留下的痕迹,“可我不想看见这些。”
    “呜……”祁善拿着他的手玩自己玩的脸蛋通红,听他这么说,自己又满足不了,眉头皱着,急急地说:“那怎么办呀……”
    “你告诉我你跟谁做了。”他在哄她交代。
    祁善感觉身体很热,也许是男人手掌温度太高,也许是她太兴奋了。“和哥哥……”
    哦。
    宋如许是知道她和程牧州从小一块长大的,那应该就是他了。
    祁善又说:“还、还有司谌哥哥。”
    啧。
    宋如许着实没想到。
    司谌居然下手这么快。
    宋如许抽出一只手,碰到她的身下。指尖按到她腿心有些湿润的那一点,几乎是可以想象的到里面的温度有多热了。
    他摸着她那处,情绪有了波动,“你这里是不是谁都吃啊?”
    明明眼角还带笑,祁善却觉得危险。
    连忙摇摇头,祁善快哭了,“不是的……”
    小小的一块布料更湿了。
    宋如许低头看着趴在自己腿上的小姑娘,要哭不哭的,委屈的很。他低声问她,“要我草你吗?”
    祁善的腿已经夹紧了他的手,分不清是要他别动还是要他给的更多。他实在太犯规了,她原本对这些的抵抗力就低。
    忍住眼泪,祁善巴巴地望向他,“可以吗?”
    她为什么要这么问呢,他明明是在邀请她啊。
    宋如许正要说话,房间门被人敲响。
    他很可惜地说:“真是不好意思,有人找我,你该走了。”
    ℉ùωēNωù.㎡ē (fuwenwu.me)
    之前的我:呜呜呜我想高h色可是我不会写
    现在的我:我要高h色快让我高(`Д′*)

二十五:要我吗?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