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七

缺月昏昏(女尊NPH) 作者:培根

一百六十七

      宋云期的袖摆扫过她的面容,他缓缓坐起身,撩开床帐往外看了看,“这么晚了,”他掩嘴咳得说话断断续续,一双眸低垂扫视着孟今今,“你怎么会在这里?”
    孟今今眼泪都咳出来了,她看向宋云期,想了想,还是没把小家伙供出去,“我来咳咳,看你还活着吗。”这也的确是她这几天在想但没有做的事情。
    说完她顿觉自己的话会不会让宋云期误会她是来杀他的?
    四目相对,他看不出信没信,两人的姿势即暧昧又怪异,她不期然看见了宋云期敞开的衣领内的如玉肌肤,衣襟边缘甚至还能看清那一处……
    孟今今视线忙向上,却又撞回了他眼底。
    修长的手指将衣襟拢起,孟今今勉强保持面部平静,幸好对方是宋云期,要做是别的男人,半夜叁更摸到他的房间,又被他逮住,还不小心占了便宜,她简直无地自容。
    宋云期淡淡移开目光,下床走去桌边倒水。
    孟今今忙也下了床,鼻息间有丝丝药味,她拍了拍衣衫,想将那股沾上的药味拍去,见他背对着自己在倒水,招呼也没打,匆匆往门口走。
    宋云期喝了口茶水,听到身后的脚步,放下茶杯道:“站住。”
    孟今今立即回道:“我不是来杀你的。”
    宋云期清楚她没有那个胆子来杀自己,但她的借口并不能说服他。
    院外传来一阵响动,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孟今今往门边挪了一步,门下一刻就被人重重地推进。
    若卿见到宋云期安然无事,松了口气,但注意到屋内的孟今今后,接而变得警惕起来。
    外面又有了新的动静,和儿的不高兴地叫嚷声渐渐靠近,待被带到宋云期面前的时候,登时安静如鸡,怕怕道:“王王叔……”
    宋云期看到和儿后,还能有什么不明白。
    而孟今今已不知该说什么了,只满脑子的问号,小家伙是从哪跑出去的?!什么时候跑出去的?!
    “逸容呢?”
    “属下已派人去通传。”
    人家叔侄两的事情,孟今今插不了口,站在屋内又走不了,只能当自己是透明的,可看到和儿朝她投来的求助眼神,孟今今揉了揉眼,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无视之。
    孟今今本以为宋云期至多口头警告一下,没想到和儿最后被禁足叁日。和儿是被戚逸容抱走的,她趴在他的肩头看着孟今今,憋着嘴,又不敢说话,眼神充满怨艾,可怜又好笑。
    屋内,若卿正要扶宋云期回到床前,若卿发现床面有些乱,随即反应过来了什么,问道:“可要换了床褥?”
    宋云期没出声,若卿已转身出去吩咐下人。
    换好床褥,若卿带着下人退了出去。屋内恢复了平静,宋云期躺在床上,轻咳几声,原闭上的眼睛睁开了来,无一丝睡意,他看着床顶,手抬起放在了衣襟处又拢了拢。
    和儿被禁足的第叁天,他们便又离开了小城。
    走了两日,离天城越近,孟今今想要逃的念头又冒了出来。
    他们在日落时分进了城门,街上挤满了人,像是在庆祝什么,马车走到半路便停滞不前。
    这样下去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到达,孟今今坐在马车上打了个哈欠,车帘被掀开了来,戚逸容让她与和儿下车。
    孟今今的精神瞬间来了,心跳得有些快,机会来了!
    宋云期已下了车,带着帷帽走在前方,和儿想追上去牵着她王叔的手,可前几天才被罚了顿,还是没敢上去,与孟今今并排走着。
    和儿抬头瞥了眼孟今今,但她正观察着四周,哪有心思关心她。
    前后都各有两名护卫,戚逸容又在她的身后,逃跑的话,她在人群里也不易前进,被抓回来的可能性太大了。
    孟今今转着脑子,目光落在了若卿挂在腰间的钱袋上。但她与若卿隔得距离较远,怕是刚冲上去就被身后的戚逸容抓住了。
    她动着眼睛,思量要不要冒险一回,忽地被和儿一拉,“我在看你你没有感觉到吗?!”
    孟今今吓了吓,低头朝她看去,发现她腰上挂着的碧绿小巧的钱袋,双眸发亮。
    钱袋掉落在地上,里面的碎银铜板洒落满地,有人听到落地的清脆声,惊叫一声后,四周听到的人纷纷朝着孟今今一行人涌来。
    人流冲散了他们,孟今今隔着人群,和儿被戚逸容抱着,其他人她便看不到了。
    但一声熟悉的咳嗽声在她耳边响起,孟今今愕然扭头,宋云期不知何时被挤到了她身边,他一双眸子正幽冷地看着她。
    这时有人重重撞了下宋云期,两人皆被推搡着往前走,准确来说,是宋云期踉跄地撞着孟今今。
    听到他的咳嗽声,孟今今偶尔碰到他震动的胸膛,不禁回头看了他一眼,暗想这人会不会被撞得吐血。
    “你咳咳,以为咳,你能跑得掉吗?”
    他的声音不急不缓,气息时不时扑洒在她耳侧颈后,眼眸直直盯着她的侧脸。
    孟今今闻言腹诽了句,这么好的机会不试试怎么知道。
    他们终于被推到了边缘,孟今今踉跄了一下,扑进了空旷的小巷中,刚摔在地上,猛地身上一重,宋云期也压在了她身上。
    宋云期的帷帽掉落在地,孟今今推开他钻出,往外看了看,没有看到那些若卿那些人,火速地站起身,一眼也未再看宋云期。
    宋云期独自坐起,靠在墙上,静静地看着她跑进了右侧的巷中。

一百六十七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