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0

名姝 作者:雾秾烟

分卷阅读50

      而另一边徐太后得知王景行请苏琬品茗,两人处了一下午的消息时,不由狠狠地道:“真是骚狐狸精,离了男人怕就活不了了。”
    没有哪个侍人敢接,上回太后想处死苏昭仪,皇帝发现以后她身边的人大换了一批,这些侍人自然不及那些张狂,不敢迎合。
    徐太后也清楚这茬,更是气结。想她年轻那会哪个男人不也这样讨好她,以魏韬最甚,对她痴心一片,最终是她负了他,可她当初的选择哪里有错,要不是她肚子争气生了恒儿,那老不死的时时惦记着要把她发卖出去,又一直他迎娶正妻,她若作妾,还能有什么好下场,遇上启圣帝对她另眼相看,不正是天赐良机?
    若不是她当初走了这么一步,又哪里来的今天的地位,凛儿也不可能当上皇帝。徐太后一想起自己的付出,没有得到太后应有的尊重,心里头就怎么也不是滋味儿。
    既然那骚狐狸精这么喜欢勾搭男人,就让她再勾搭一次,看她有什么好下场。
    算计好了,第二天一早就让人去请苏琬。苏琬着实不太爱往徐太后前头凑,她知道徐太后也不乐意见她,这回请她去喝茶,疑心徐太后的用意,却也不好推辞。
    一时,进了里间,发现王景行也在,心中可不是犹疑不止。
    “苏昭仪过来了,”徐太后一改往日对她的冷淡,对她亲亲热热的,“素闻王太守爱茶,今儿想见识一番,苏昭仪也一并凑个热闹吧!”
    苏琬自是道好,一并坐好,王景行也没料到今儿还能见着苏琬,他今日茶叶都还没来得及给她送就被徐太后叫过来,毕竟是太后,王景行还得捧着她,自是赶紧过来,苏琬既也在,自是锦上添花。
    沏了一壶新茶出来,先后将煮好的茶水递给徐太后和苏琬,那眼睛却是一直盯着苏琬半分舍不得离开。
    苏琬对他的视线只做不知,抿了茶水一口,不由得咦了一声,“太守大人这茶与昨儿大有不同,入口轻微苦涩,很快又清香回甘,入喉绵长,沁人心脾。”
    “昭仪娘娘赞誉了,不过粗茶,采下之后还需焙制……”王景行是真心爱茶之人,说起茶经来头头是道。
    苏琬仔细聆听,受益匪浅,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
    徐太后看着眼前这对看对了眼的狗男女,心里暗自愤恨。就冲王景行偏向苏琬,她便不能再叫她好过了。
    借着方便往内室去了一趟,两个仍是相谈甚欢。
    王景行一连敬了数杯,苏琬一一饮了,过得一会,只觉两眼发昏,好似饮的不是茶,而是酒似的。王景行对她那点心思,简直昭然若揭,苏琬也不是个没经过男人的,自然看得出来,但任他再胆大包天,也不敢在徐太后屋里对她下手。那这下手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苏琬只觉身上像被热油煎烤着,一层香汗早已透体而出,将内衣尽皆湿透,真想把身上的衣裳全都解开,她猛地一震,残存的理智回笼了,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压在了领口处,忙咬了咬下唇,勉力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母后,臣妾许是太过忧心陛下和王爷,夜里睡得不安稳,想回去歇一歇,臣妾就先告退了!”这声音动听之极,有如仙音,王景行还觑着她的脸儿,见那洁白的面颊因为发热泛起了红晕,更是艳美绝魂,裆内巨物已然高崛而起。
    名姝第六十五回乐开花第六十五回乐开花
    苏琬想走,徐太后却是不让,“妳如此难受得紧,还走什么走,歇在我这处便是”说着就让丫头搀扶,苏琬不想留,咬着牙关挣着向门外走,刚走了两步,整个人重心不稳,差点绊倒,被一个人拉住臂弯,苏琬迷离地看过去,是王景行。
    “娘娘小心,”王景行小心翼翼地将苏琬扶起来半抱在怀里,像是多用一点力,都会把她折碎似的,“太后娘娘,臣也有事要先行一步,不如就让下官送昭仪娘娘一程。”
    徐太后自然不想,她在那香里下了药,就是想迷倒这骚狐狸精,好来个抓奸在床,要是把人放走了,这对狗男女打的热火朝天,她也找不着证据,岂不白白便宜了这狐狸精!
    “不妥,男女授受不亲,苏昭仪还是留我这里的好,”徐太后极力挽留,苏琬也不想被王景行占了便宜,就点了头,徐太后一笑,连忙让丫头从王景行手里接过苏琬,搀着人袅袅婷婷地往内室去了。
    王景行见了,简直恨不得跟上,徐太后跟前却也只得收敛,待要告辞,徐太后还是不许,卯足劲想缠着他成事,也借晕顺势依偎进王景行怀中,身子扭了扭,处处贴在他身上引火。
    王景行也闻了迷香,被她撩拨得一阵阵躁火,亟待泄欲,干就干,暗道先拿这半老徐娘泄了火,再去内室弄那绝美绝美的苏昭仪。
    他抓着就把人往榻上一扔,动作略带几分粗暴。
    徐太后见他不动则已,一动竟这样不由分说,又惊又喜,媚眼如丝地看王景行。
    王景行急待泄火,也不顾什么前戏挑逗,将她的衣衫一扯,徐太后嘤咛一声,抬腿便勾住了他的腰,十分逢迎。
    王景行把自己裤子一脱,徐太后看得是目瞪口呆,原来王景行那腹下三寸,黑毛丛密,龟头肿愣,阳具沈甸甸甚是粗大。
    王景行趁她发愣之际,手底下快速将亵裤一扒,把那挺硬的肉棍抵顶著她的阴唇穴口揉弄着,徐太后旷了许多时,久旱成灾,叫他给磨得是春心摇动,淫水长直,王景行暗骂她淫荡,架了她一双长腿,也不管是否生受得了,挺著粗紫肉棒强悍地长躯直入,徐太后快乐地“啊”了一声,在他身下把腰肢放荡地迎凑着扭动。
    王景行原本嫌她人老珠黄,觉得阴户定也不及少妇紧窄,没想到这一弄进去,那穴肉狠命地收缩,腔壁嫩肉紧紧缠绕吞吐着他的分身,险些没把王景行爽翻。
    正自享受阳具挨挤的快感,嘘了一口气道:“娘娘这小穴如何这般紧窄,下官阳具都快要给挤断!”
    徐太后被赞紧窄,心里自是乐开花,嗔他道:“深宫除了皇帝,哪容易见到你这般货真价实的男人,不然,你还真把老娘当那等浪荡淫妇了不成!”
    徐太后年轻时候还真是个难得的大美人,又得魏韬、启圣帝青眼,也被养刁了胃口,进宫多年,启圣帝喜新厌旧,魏韬也因她背弃不与她来往。久居深宫,除了太监,也瞧不到几个真男人,这些年一门心思放在儿子身上,还没跟哪个男人乱搞。还是这番到了洛京,见这王景行十足英俊,一时间又动了春心。
    王景行心说可不就是个浪荡淫妇,不过因着滋味极好这一层,再看徐太后,已如囊中之物,是个能长期奸淫的良家娼妇。
    这两个一个亟待泄火,一个久旱成灾,自是弄得难舍难分,干得交合处“咕唧咕唧”的作响。
    内室伺候苏琬的丫头得了徐太后示意,使了其余人开去。自己上床,将袋中取出红药一丸,叫苏琬吃了。又解了她香罗汗衫,扯了兜儿带子,才掩了房门立在台阶下,等那侍卫过来。
    得徐太后这般吩咐,这丫头其实也怕,担心万一事情败露,自己下场不定如何凄惨,可太后也说了,苏昭仪生性淫荡,皇上怀疑不到她身上,而且还会让她去服侍皇上。
    况论出生,苏昭仪比她还要低微,只不过入了皇上的眼,这才飞上枝头。自己美貌不输她多少,也不是没有机会。名姝第六十六回乐升仙第六十六回乐升仙
    穆擎跳进窗来时,苏琬的药性已经开始发作,穆擎把她从被子里捞起,苏琬就在他怀里不住的扭动。
    “娘娘,得罪,”苏琬身上衣衫不整的,穆擎来不及给她穿衣,只得用自己身上的大袍子把她紧紧地裹住,再拿走她的衣物,抱着她从窗子跳出去。
    苏琬神思昏昏,被男人强壮的胳膊搂住她的腰臀,他身上分明也是热的,却像甘露一般缓解了她的灼热,内心涌上强烈的渴望,真想被他抚遍自己全身。
    她开始胡乱摸索,惹得穆擎一阵热血上涌,想远离她,“不要,呜……不要走……”苏琬昏头昏脑,被激烈的情欲烧得什么也不知道了,只想让人狠狠地贯穿她的身体,让她得到疏解。
    腿儿不由自主地分开夹在他的腰上,箍在他身上一点点厮磨。
    穆擎被磨得欲火焚身,伸手往她的下体一探就摸到了一手的水。
    穆擎没有这样的经验,但男人的本能就已经足够。他的心里再没有别的,只有面前这个呻吟求欢的美人。
    寻到一处安全的院子,把苏琬放到了床上,她还是妖娆地缠在他身上,红艳艳的嘴唇微微嘟着,吐出的气儿都带了她特有的香,引人采颉,穆擎呼吸不可抑制的加重粗喘起来,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心想只吻一下就好。
    他倾过身去,轻轻地亲到唇瓣,细细地舔着她的唇形,又想要的更多,手不由自主地覆上了她的胸,轻轻地揉捏着,那样的弹性丰盈,细腻光滑,让他爱不释手,把她两团软乎乎的美乳全部抓在手里揉搓,一会又用两个指头捏弄她娇小的乳头,苏琬被他弄得娇喘不止。
    穆擎的手来到她的私密处,莹白的腿儿打开,中间害羞的小穴就再无遮拦。翕动的花唇一缩一合吐出花露,他用拇指揉她的花核,没几下她的花核就硬得像石子一样了,穴口更是可怜兮兮地吐出更多的汁液。
    穆擎被这春色深深震住,没有实战经验,但也曾接触过春宫卷,知道要怎么做。
    将浑身无力的苏琬平放在软塌上,三两下把自己里外脱了个干净,忙上了榻将苏琬抱回怀里。
    勃起的阴茎已经迫不及待,上面肿大的菇头吐出稀薄的前精,沿着柱身色情地往下蔓延。
    穆擎伸手轻轻撸了两把,然后便扶着自己的肉茎朝下,一面托起苏琬湿透的下体,让龟头对准了她的小穴。
    刚一进去就被苏琬的花径给吸得紧紧的,他试著抽出来一点点又再次顶进去,没想到苏琬却吸得更紧了。
    “娘娘松一点,我动不了。”他拍了拍苏琬的屁股对她说。
    苏琬却依旧吸得紧紧的,穆擎强忍住想射的欲望,把阳具从她的小穴里拔了出来,他的肉棒一离开,苏琬立刻就开始不满地哼哼,穆擎并起两指代替手指插进了她的体内。他的两根手指比起他的肉棒来还是差了一截,不过也聊胜於无,两指在苏琬的小穴里在里飞快地抽插著,带出的汁液打湿了她的腿根,没多久苏琬就达到高潮,花液更是大股大股地涌出弄得穆擎的整个手都是湿淋淋的。
    等到苏琬泄得差不多了,穆擎才又把自己肉棒塞进了她的小穴里,因为高潮过一次,这一次苏琬就不像头一次那般饥渴了,小穴总算没有刚才吸得那么紧了。
    穆擎让她用手抱著他的脖子,他自己则托著她的屁股狠狠地在她的小穴里进出著,每一次抽插都能听到两人肉体相撞发出的‘啪啪’的声音。
    苏琬的嘴里不断发出舒服的哼叫声,吸出的气息让穆擎的肉棒都有些发麻,当下缓缓抽出,仅余龟头,再深深插进,充溢得淫水吱吱作响。接着由缓至急,渐渐增速,瞬间已插得苏琬遍体皆酥,阴道已是美快非常,几十下之后又一次高潮,穆擎被她泄的阴精淋得舒服极了,这感觉什么语言也形容不了,穆擎心想一定是成仙的感觉。
    他一手扶住她的腰用尽全力,每一次都把肉棒全根抽出又全根插入,穆擎在她的体内感受到她又一次的高潮,精关一松也射了出来。
    苏琬体内的欲望未消,加上徐太后有意让她出丑,那药下得霸道,很快身体就又有了反应,但是偏偏穆擎的肉棒插在她小穴里却不动,她只好自己扭著屁股,小穴一张一合吸著他的肉棒。
    穆擎见她自己扭著屁股动了起来,干脆就不动了,想要看看苏琬自己能做到个什么样子。
    苏琬双手撑著他的双腿,屁股抬起来又放下去,那硬硬的肉棒因著这个姿势每一次都能插到她身体最敏感的那一点,让她欲罢不能。
    穆擎把玩了一会儿她的乳房,觉得这个姿势她动起来也不那么方便,于是自己躺下让苏琬跨坐在他的腰上挺动。
    “嗯…嗯…啊…啊…”苏琬用小手撑住他结实的胸膛,屁股抬起来又落下去,有时候还画著八字,小穴一丝缝隙也无地吸著穆擎的肉棒,把穆擎爽得以为自己又要成仙了。
    等苏琬累倒趴在他的怀里,穆擎把她弄成趴跪的姿势从后面插进去,“啊……太、太深了!”苏琬来不及适应,穆擎就已经压住她前前后后挺动屁股,一撞一撞,把那又粗又长的命根子送到她的身体里去。
    “啊…啊嗯……太快!不行了……啊!”急促的淫叫让穆擎兴致高涨,压着她狠操了数百来下后,用力将精液射进她的小肚子,苏琬被他滚烫的液体淋得花穴不住收缩,想要逃离,却被男人按住了腰肢,死死固定在他怒涨的赤红阳具上,不断喷射着他滚烫的精液,苏琬最后的记忆就是小腹里冲击力极强的喷射和滚烫的液体,她昏了过去。
    HаīTаηɡSHǔЩǔ。CοM

分卷阅读50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