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rOuwu。Org 分卷阅读44

名姝 作者:雾秾烟

RourOuwu。Org 分卷阅读44

      那根赤铁越发深入,无力的抱着男人的脖子婉转哭吟。

    这时,背后伸开一只火热的手掌揉着她的奶,另一只手还伸到底下轻轻按揉着菊眼儿,苏琬不由花容失色,

    挣扎着想要从男人身上离开,却被莫习凛按住了腰肢,死死固定在他怒涨的赤红阳具上,魏恒则扶着肉棒,扒开她的

    臀缝,对着她那小菊眼儿狠狠插了进去。

    “嗯!”突如其来的肿胀感让苏琬全身一颤,紧紧绞着男人侵入的那根热铁,她已经被男人疼爱得敏感又贪

    婪,明明身子早受不住了,下面的小嘴儿却还是紧紧咬住男人那大家夥不肯放,魏恒本就被那美妙之地包裹得欲仙欲

    死,内里火热的程度简直要将他融化了,再被她一通刺激,立刻抱住她的屁股发疯似地耸着臀肏她,撞得莫习凛都差

    点没稳住从床上摔下去。

    调整了姿势,也不甘示弱,抽送得更加卖力。

    体内两根肉棒,一前一后地插着她,感受着两个人男人的滚烫和坚硬,越发让人羞惭,却又忍不住想要更多。苏琬忍过最初的不适后,爽得哭了出声。

    那嗓音又甜又腻,让男人听了像灌了蜜,只想把她捏扁搓圆,肆意淫辱。

    这一场性爱持续了很久。

    三个人都彻夜未眠,在建章宫厮混了一夜。到了第二天黎明,这场暴风骤雨才将将停止,两个男人滚烫的阳

    精液一股股地往她肚子里灌着,直烫得苏琬头晕目炫不知今夕何夕。

    最后捂着热乎乎的小腹,轻喘着进入了梦乡。

    名姝第五十七回 乱宫闱

    第五十七回 乱宫闱

    如今局势紧张,莫习凛和魏恒自然要上朝去讨论国事,然而他们刚走不久,太后就带着几个得力的女官闯进

    来了。

    苏琬被两个男人折腾了一夜,好不容易睡一会,突然听到了太后来了的消息,倒也想穿衣裳,哪知她们就这

    般硬生生地闯了进来,无奈只好用身上的被子裹着自己的身体。

    太后看着眼前被滋润得肤如凝脂般的狐媚子,那娇滴滴的模样,难怪两个儿子都动了心呢,这眉眼,细细看

    来竟挑不出半点瑕疵,纵是如今这狼狈模样,也是丝毫不输给自己这些年来见过的任何一个美貌宫娥了。

    不过,单是美貌,就能令凛儿恒儿两人都去魂牵梦绕么?自己这两个儿子都堪称人中龙凤,若非她耍了什么

    狐媚手段,怎可能一并看上了她……

    “昭仪娘娘,为何见到太后娘娘不行礼?”有个宫婢觑着太后脸色,率先斥责了一声。

    苏琬早就猜到太后今天是来找她麻烦的。她进宫的时间虽然不长,却也知道莫习凛跟太后关系不睦,不过总

    归是长辈,还是表现得毕恭毕敬。她低头说道:“臣妾身体不适,若冒犯了太后,请……”话还没说完,太后就打断

    她:“哀家倒想看看苏昭仪是哪里身体不适。”

    说罢,两个宫女就走上前去,将被子掀开,只着亵衣的苏琬立刻被两人按住,“啊——你们大胆!”挣扎着

    身体,还未等她明白发生了什么,先前呵斥她的宫女上前一把扯开了她身上的亵衣亵裤,两只丰硕的奶子和正在流着

    男人阳精的花穴就暴露在了所有人面前。

    “啧啧啧,真是个淫荡胚子!”

    “勾栏里出来的,能不淫荡么?”太后冷笑着。

    苏琬哪怕在天香阁也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索性极尽浪荡,推开那两个宫女,斜斜倚在软枕上摆出个最妖娆

    的姿势,向这个年近不惑的女人展露自己娇嫩雪白的身子,一手揉起自己的奶子,莹白的胸乳随着她的动作上下抖着

    ,乳头处还留有新鲜的牙印和指痕,显然是不久前才被男人狠狠疼爱过。

    另一手则按向了小腹:“太后,陛下昨夜也说了只要臣妾为他生个皇子,就册封臣妾做皇后,摄六宫事,臣

    妾这几日正好是适孕期,陛下昨夜格外卖力,回回都满满灌在里面,您说臣妾可是已经怀上了?”太后如此贬低她,

    她不也一样出身低微,当初不过是魏府府上一个侍女,被先帝看中了带进皇宫,更是因为母凭子贵一路高升,最后问

    鼎后位。

    太后羞辱苏琬,无非是听说了自己两个儿子跟这狐媚子在建章宫厮混了一整夜。皇帝是她从小教养的,没想

    到年纪越大越发不听管教,魏恒从小又没长在她身边,认不认她还两说,却都被这个狐媚子迷的神魂颠倒,假以时日

    ,在宫里还真会被她称王称霸,威胁到自己的地位。此番过来便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要给她点教训。

    没想到这个狐媚子丝毫没有廉耻之心,被扒得赤身裸体,还胆敢向她示威,已经气得怒火攻心了。

    “昨儿晚上妳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妳难道不知道,身为皇帝的昭仪,竟然跟摄政王有染,来人,苏昭仪祸乱宫

    闱,为了宫纪哀家只好赐她一死!”

    名姝第五十八回 赐白绫

    第五十八回 赐白绫

    “本宫看你们谁敢!”苏琬没想到太后要将她置于死地,到了这个地步,她示弱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本宫

    可是皇上亲封的昭仪,现在躺的是皇上的建章宫,没有皇上的命令,谁有胆子在皇上的寝宫狂来,祸乱宫闱,太后这

    么大顶帽子扣在臣妾头上,欲加之罪,臣妾也只有让皇上来给臣妾做主了,如云,芷漪,还不快去请皇上!”

    被她这一番气势压下来,便是那屡次冒犯的宫婢也不敢轻易上前,只是如云、芷漪早被太后带来的其他几个

    宫婢制住,脱不了身。苏琬也知道指望不上这些人,只能靠自己,拿了一旁的寝衣悠哉悠哉披上,还是妖妖娆娆地一

    派狐媚子作风。

    “还不赶紧把这狐狸精给哀家拿下!”太后又道。

    “你敢!”她目露凶光地瞪着上来的宫婢,甚至太后,“娘娘是陛下的母亲,可我也是陛下的女人,太后再

    不喜欢臣妾,也不能开这样的玩笑。”

    “谁给妳开玩笑,”冷笑:“皇帝被妳这狐狸精迷糊涂了,

    ┇ρΟ①8備用網阯┆:▆ρO①8.℃◎▆m

RourOuwu。Org 分卷阅读44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