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rOuwu。Org 分卷阅读14

名姝 作者:雾秾烟

RourOuwu。Org 分卷阅读14

      ……太深了啦……”她软了身子,淫叫不停,“又要我进来,又嫌太深,真是被妳折磨死了”魏恒压下她

    的身子,抬起她的臀,一边说着煽情的话,一边下下都插到最深处。

    “不行了……不行了”他怎么能这么猛,姝兰口中嚷嚷著要他停手,但身体却无法自制的随著魏恒的挺动而摆

    动,他高速的插送让她只能喘著气,连抗议的声音都是那么娇软无力,断断续续。

    魏恒爱死她高潮时娇媚又无助的小模样,他恨不能让姝兰时时刻刻都享受著他所给予的快乐。

    看够了美人儿高潮时的媚态,大掌掐住她的细腰,一下下抽送,姝兰的屁股又白又嫩,他每次一插,臀肉甩啊

    甩,那还未被开采的菊眼儿也跟着伸缩。

    魏恒手指出其不意地划过蠕动的菊眼儿,只见那处微微张了个小口,隐约可见里头粉色的褶皱,鲜嫩至极。

    “别,魏郎别弄那里”敏感的菊眼处有了被侵入的危机感,姝兰现在动都不敢动,生怕一个不留神把他刺激到

    了。

    “心肝儿,妳会喜欢的。”

    这段日子,他确实是憋坏了。本也想体谅体谅她的,谁知这妖精勾死个人。

    她已经泄了几次,穴肉已经红肿,早就惦记着要为她的后穴开苞,心想择日不如撞日。

    迅速地至两人交合处一抹,将淫液涂在入口,把潮湿的手指探入,为菊穴扩张,可是那未经开垦的菊眼里即便

    只含了一根指头,也是极难受的。

    “魏郎……嗯……魏郎”姝兰知道,每一回和魏恒做爱,只要她喊出魏郎,魏恒变会格外兴奋,进而兽性大发。只要转移他的注意力,后穴自然就保住了。

    果然她娇娇地喊完,魏恒已经顾不上为她扩张,大力地抽打她的屁股,狠狠地插入抽出,把她肏得泪水连连。

    “不行了呀……要坏了……”

    姝兰已经数度泄身,只能双手抓扯着被褥来缓解身体里那种愉悦到极致的快感,长发披散在背脊上,黑白映衬

    美得惊心。

    魏恒看红了眼,不断抽插的男根拔出时欲龙上沾满她暧昧的淫液,狠狠没入时,花唇被迫跟著他巨大一起翻入

    ,不断地插入,抽出,插入,抽出,在剧烈的交合中,肉体撞击的啪啪声伴着淫液的咕噜声,连他的耻毛都沾染上不

    断飞溅的淫液。

    喷精前一刻,魏恒抽出性器,往前一滑捅进了后穴,将那热腾腾的精水都射进了美人儿的菊眼里。被强行塞入

    大半个龟头时已经又胀又爽,那一股股强力喷射的精液更是烫得她浑身直抖,觉得自己的身子就像点着了火一般,滚

    烫滚烫的。

    魏恒却是趁热打铁,扶着炙热的巨物往那被精液润滑的菊眼儿顶送,姝兰吓得屁股一缩,想往里侧逃,却被魏

    恒拽了回来。

    名姝第二十二回 菊花绽

    第二十二回 菊花绽

    两腿绞紧她的腿儿,两手扒开她的臀缝把菊门露出,重新握住肉棒又开始往里插,“痛…好痛…”姝兰几乎承

    受不住地要哭出来。

    窈娘也曾经说过女人的后穴也是一处极销魂的地方,但姝兰嫌那处不干净,一直没做好心理准备准备,此番被

    魏恒插入,喘着气,直想排出他探入后穴的龟头。

    菊穴内壁毕竟不及阴道嫩肉可适时伸缩,让粗巨的阴茎插入,感到疼痛在所难免,魏恒这会也难受得厉害,他

    只插进了一头便卡住了,被她的肉壁紧紧箍住,全身的肌肉都在强烈的快感之下紧绷得更为纠结。

    抱着怀里不住颤抖的美人,安抚地不断啄吻着她雪白的后颈,一手抚进了她腿心,在她阴户附近用指尖游移轻

    触她大腿内侧娇嫩的肌肤。

    感觉她自觉地凹下腰,把屁股撅起更加贴合他,知她也动了欲念,心下欢喜。一边摩擦着红红的小阴蒂,一边

    揉着她的小奶头,把她身上所有敏感点都照顾到了。

    姝兰嗯嗯哼哼地瘫软在床上,白得发光的身子因情欲染上美丽的粉红,真是美到了极致。

    魏恒看得痴,性更急。听她的娇吟已经带了媚意,就趁她分神之际,腰部突然发力往里面送,圆润而庞大的龟

    头终于全部挤了进去,随之在姝兰的呻吟中总算把整根肉棒都塞进那为他而绽放的雏菊中。

    这菊眼儿比那小花屄还要紧,又比别处更热,让他觉得格外舒服,骑在她圆翘的屁股上,缓缓地在后庭的花朵

    中开始抽插,见姝兰勉力承受着,“还疼吗?”魏恒问。

    “嗯……好胀”

    “乖,忍一忍,兰儿的菊眼儿好热好紧,箍得我好快活!”

    觉察到她渐渐放松下来接纳自己,魏恒微眯着眸,缓缓地开始抽插,将肉棒慢慢抽出一点,又顶入,菊眼儿的

    紧缩让他抽送之际感到了极大的快感。

    十几个回合后,幅度开始加大,肉棒与菊穴内壁的摩擦越来越激烈,姝兰也开始尝到了其中的妙处,小花屄都

    不受控制地喷出一波热情的蜜汁。

    魏恒把手上的水抹在她小屁股上,咬着她的耳朵问:“前面的小骚穴是不是又想要了?”

    好像后面的快感会传到前面,小穴里又开始痒痒的,姝兰羞红了脸不说话,却高高撅着小屁股好让他插得更深。

    “妳这个小骚货,”魏恒也不客气地用更快的频率抽插起来,同时手指也捅进了她已经湿的一塌糊涂的花屄里

    ,撩拨她的花蒂。

    “兰儿这里真是又软又嫩,水儿还流个不停。”一面撩拨着她,一面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下流话:“难怪我怎

    么都喂不饱这个小骚穴,妳说是不是?”

    “你坏死了!”软绵绵吐露出一句娇嗔,可是她声音轻柔娇软,与其说是骂人不如说更像受委屈后的无助,让

    男人更有欺负人后的快意。

    “我可不是坏么?”魏恒轻笑,胸膛压在她光裸白皙的脊背,咬着她红通通的小耳朵:“我要是不坏,怎么喂

    饱这个小骚穴,嗯?”摸到她最敏感的花核,频频碾压,令她敏感地不断挺着身子,断断续

    ┇ρΟ①8備用網阯┆:▆ρO①8.℃◎▆m

RourOuwu。Org 分卷阅读14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