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0

名姝 作者:雾秾烟

分卷阅读60

      第九十八回 逃一劫
    帐帘被人一把掀开,苏琬回身之时那柳承正带着个侍卫走进来,苏琬一身大红斗篷站在灯光璀璨的堂中,分明看不全容貌,周身气度却比那灯火还要耀眼,柳承眯了眸,摸了摸下巴贪婪的去看苏琬的脸。
    只见眼前这张脸,柳承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美!柳承是个粗人,除了美也想不出别的词能形容她的美,这张脸根本就美的不似凡间该有的绝色,也只有这样的美人当得起那传闻中的祸国红颜,只是这样的美人,裕王竟也能狠下心来杀她?柳承百思不得其解。
    看着这张脸,他的血液就在身体里加速地奔跑,下头也是一阵骚动,急切地想要发泄。好半晌才深吸口气道:“去外头守着,任何人不得入帐。”
    后头那人明白柳承想做什么,却未立刻走出去,反而上前来小声道,“将军,王爷只说将人咔嚓了,却没说让您动,您就不怕……”
    柳承冷笑一声依旧贪看着苏琬,“我动了再把她杀了有谁知道?”
    那人心知自家将军已打定主意,目光朝苏琬身上瞟了好几眼才慢吞吞走出去。
    柳承心满意足的一笑,搓着手朝苏琬走来。
    苏琬也不是没有想过霍煜会杀她灭口,却没想过来灭口的的人见色起意,对方孔武有力,而她手无缚鸡之力,确实难以应对。不禁缓缓退了一步,这举动让男人眼底的欲火更甚,邪笑一声上得前来,抬手便扯掉了苏琬身上的斗篷,大红的斗篷落下,那玲珑有致的身段显露无疑,柳承眼底一热,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扯过来,另一手攥住她的腰带,正要狠拉一把,帐外倏地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来。
    “将军,有埋伏!”
    前头那人重进大帐的一声爆吼彻底的打断了柳承的动作,他尚未扯开苏琬的衣带,心底正是饥渴难耐,听到这话却浑身一颤,猛地转过头喝问:“哪来的埋伏,可是郑军?”
    “属下不知,人数也不清,可是咱们已经有好几个兄弟中招!”
    燕王带兵去迎战郑军了,前线也时不时有消息传来,正打得如火如荼,郑骁狡诈,燕王谨慎,双方各有胜负。怎么会这么快有人闯进大营,还不知对方多少人马,事关重大,柳承也顾不得自己裤裆了,松开了苏琬,转身便往外走,“赶紧派人通知裕王殿下!”
    苏琬也算是逃过了一劫,理了理自己衣裳,心想不知道来人是谁。霍煜既要杀她,自己留在这里就是等死,可若逃出去,又保不齐会不会遇上下一个柳承。
    正犹豫间,有人进了帐篷,“夫人,请跟我走!”
    “是你!”
    竟然是穆擎!
    魏恒果然也得了消息。
    苏琬欣喜,笑起来更是妩媚动人,媚态横流,穆擎看得不好意思,“夫人,请随我来!”
    “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苏琬提了裙摆,跟着他往帐篷外走。
    “只有我一个。”穆擎的语气没有一点波澜,倒是苏琬吃了一惊,没料到他竟然单枪匹马来救自己,觉得也许是来不及与魏恒汇报。但他这样过来,苏琬还是感动不已。
    名姝第九十九回安身处
    第九十九回安身处
    苏琬本以为穆擎单枪匹马来救自己,获救的希望不大,却没想到他勇猛至极,竭尽全力厮杀,竟生生带她杀出了一条血路。
    至第三日夜间,穆擎纵是身强体壮,两日两夜未阖眼也有些疲倦,更何况身上还有伤,苏琬更是眼睛都睁不开了,数次差点摔下马背,被穆擎眼明手快抓回来。
    偌大的林子,漆黑一片空空荡荡,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家。
    穆擎见着前头的人儿实在困倦得不行了,寻了棵大树,将苏琬抱下马,放在树下。
    见她勉强撑着眼皮,安抚了道:“睡吧,一个时辰后再动身。”
    而后解了缰绳,让马儿自己去觅食,待他转身一看,苏琬果然靠着树睡着了。
    她的眉眼像极了夫人,但还是能看出少将军的影子。
    他也着实有点困倦,便也坐在她身边小睡片刻,待睁眼时,苏琬还在沉睡,只是换了个姿势,将脸埋在他怀里,面容沉静,睡得很香。
    等苏琬皱眉揉着眼睛,迷迷糊糊醒过来,他吹了个口哨,马儿很快踏着夜色月光跑到他面前,苏琬站起来,叹了口气:“这么快就一个时辰了?不过刚才睡得还真香”
    她念叨着迷迷瞪瞪爬上马背。穆擎望了她一眼,翻身上马,这一回,他的手从背后伸过来,握住缰绳,也圈住了她,“继续睡吧。”语气并无冒犯之意。
    苏琬本就困极,也不介意什么男女之防了,头往后一靠,贴着他温热的胸口,闭上眼:“谢谢。”想了想又添了句:“今晚这事……记得别让魏恒知道了。”
    而另一边,霍煜得知苏琬被人救走,也是发了好大一通脾气,他原本想趁假意送她离开金陵边界时将人杀了,既让大哥知道这个女人对他有二心,又掐掉他大哥的念想,不至于同郑骁一样为了一个女人大动干戈,没想到那柳承那般没用,连个女人都看不住。早知道他自己亲自动手。
    现在人都跑了,只能编个借口,不能让他大哥人是他放走的。
    至于苏琬和穆擎,无意中闯入个不过散居了十来户以樵猎为生的人家的小山村,原本是要继续赶路,道上恰好遇到几个山匪正在劫夺一个老汉用皮毛从县里集市上换来的粮和盐,穆擎将那几个山匪打跑,那老汉为表感激,邀他二人在在自家先落脚住下。这户人家姓林,林老汉的儿子早几年打猎遇到猛虎,虽然被别的猎户从虎口下救下,但伤势过于严重,没几个月就死了,没多久儿媳也改了嫁,只留下了一个不到六岁的孙子同林老汉相依为命,粮食要是被抢,祖孙俩实难以为继,林老汉感激,闲谈间听说他二人是夫妻,因老家起了战事,男丁皆要强征去当兵,无奈之下这才逃往南方落脚。老汉深感兵荒马乱之苦,又见穆擎身上有伤,一定要他们在自己家里养了伤再走。
    苏琬也担心自己回洛京后郑骁立刻要打到洛京,加上穆擎救她那日就受了伤,伤口一直没有处理,便决定在林老汉家借住几日再做打算。穆擎自然都听她的。
    已是五六日没有好好地合眼睡觉,他从霍军手里带走了她,刚开始,为了躲过霍军追捕,他们一直在赶路,后来霍军没有追来,他们却也到了深山老林,只能在荒野里过夜。一入夜,便不敢有片刻的松懈。周围稍有风吹草动,立刻就睁开眼睛,直到看到苏琬还蜷在他的身边睡着觉,他才能松一口气。
    现在终于有了一个能遮挡风雨的安身之处,那睡意涌上来,躺在草铺上,眼一闭,便睡着了。
    苏琬睡里屋,却是有些睡不着。
    为林老汉赶跑山匪时,因两人共乘一骑,后来林老汉问起,苏琬便说他们是夫妻,不过穆擎却是谨守男女之防,隔了一扇门苏琬也没听到他脱衣的声音,担心他的伤势,最后还是起了身走到他跟前。这几日赶路两人都是共乘,属于他的气息便无所不在的萦绕周身。汗味、血腥味、热气……却并不令人觉得难闻。
    苏琬盯着他片刻,轻轻推了推他的胳膊:“喂……”
    他纹丝不动。
    实在看不下去,便轻手轻脚打来盆热水,沾湿了毛巾,掀开他的上衣,一点点擦拭血腥。又细细涂上了林老汉给的草药。
    穆擎猿臂蜂腰,身躯精瘦结实,每一寸肌肉都蕴藏着年轻男子的力量。竟想起那夜贴着他温热的胸口而眠,抓着他长裤的手,不由有些发烫了。
    苏琬不敢看,更不敢脱,一只手将他的长裤掀起一些,自己去别过脸去,另一只手摸索着伸进去,先用湿毛巾粗粗擦了一遍,又将草药抹了上去,她也顾不得是否涂抹均匀了,匆忙抹了一遍,立刻放下他的裤子。
    穆擎浑身都麻了。
    其实在苏琬刚给他擦拭的时候,他就醒了。
    练武之人,就算睡得再死,被人在身上动来动去,也不可能不醒。可偏偏神差鬼使的,感觉到那柔软的小手,时不时蹭到他的皮肤,竟不舍得睁眼。
    然而等苏琬颤巍巍的伸进他的长裤,他就觉得全身的热血几乎都要凝结到那几根柔软的小手指下了,虽然她只是轻拂过他的皮肤,即刻便令他半边身子都要酥麻掉。
    她就在他身侧,习武之人感觉敏锐,他几乎能感觉到她均匀的呼吸,他脑海里不受控制浮现她红红的嘴唇。
    他想起身,抓住她娇小的身子,狠狠的亲几口。
    他知道不该——这些年,他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这个兵荒马乱的世代里,没有正义,没有天理,只有弱肉强食。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他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想保护得人。
    现在的他,还远远配不上。
    她值得拥有更多,更好的一切。
    “呼——”苏琬顾自松了口气,站了起来。呼出的那气息却恰恰又拂过他的腹腰,穆擎忍无可忍猛的睁眼。
    名姝第一百回恣纵情
    第一百回恣纵情
    对上穆擎一双鹰眼,苏琬又蹲坐下来,底气不足道:“你,你醒了啊”
    自己只是给他处理伤口而已,又没做什么别的,尽管这样想,脸上却有点热起来。
    穆擎无疑是是很好看的。
    美丽女人总是被比做祸水,其实好看的男人也是一样的。尤其穆擎不光生得好看,气质便好似是那天边的月、山上的雪,禁欲高冷,亦有种无与伦比的吸引力,让人期待看到他们沉沦欲海的模样。苏琬也是一样。
    尤其此刻他衣衫半开,露出结实宽厚的胸膛,肌肉起伏有致,垂下眼眸,实际上眼睛瞟到了穆擎下身撑起的帐篷,脸更热了,不但脸,身上好像也有点发热了。
    “谢谢,我,我好多了”穆擎本非能言善道之人,对方又是一个如此撩人心弦的尤物,闭着眼睛他都难以忍耐,再看着她的面容,油灯昏暗无比,他却能看到她脸颊泛着红,仿佛涂抹了上好的胭脂,想要移开视线,可视线扫过她娇艳欲滴的唇瓣时,便有点无法动弹了。很想尝尝那唇是否还如他记忆中般柔软。那一次的美妙滋味镌刻在心头,忘也忘不掉,一想起来就喉咙发紧,唇干舌燥。
    他记性惯来很好,房中的摆设都记得一清二楚,更不必说她、她……她在他怀里风情万种的扭动,在他身下娇喘不止。想到这些,心如火上浇油,浑身血液滚烫。
    他强行压下旖念,勉力道:“夜深了,妳进屋去睡吧……”
    “我有点冷”
    穆擎一怔,立刻从草铺上坐了起来,林老汉祖孙俩过得拮据,能匀出他们一条薄被已是不易,她身子娇弱,感到冷也是正常。
    他心里不由愧疚,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拿我衣服盖在被子上,应该不会这么冷了”
    “你把衣裳都给了我,你怎么办啊”话语间,她独有的气息也扑面而来,他们靠得那么近,虽然没有肢体相贴,却可以感觉到对方身体散发的热度。
    穆擎心里知道不能这样,可是身体脱离了控制,牢牢被吸引在了她的身边,本能地想要近一点,再近一点。
    苏琬也慢慢凑将过来,身体相贴,什么也瞒不住,便索性投入了穆擎怀抱。
    “我们去床上吧。”
    “我真的可以吗?”
    他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苏琬明知他问的是什么,却故意道:“咱们前几夜不也是靠在一起取暖的,现在只有一床被子,我也冷你也冷,睡在一起不是正好可以相互取暖。”
    穆擎虽然有点失落,却也不再犹豫了,站起来抱起了她,快步将她抱回了里屋,轻轻放回在了那张床上。
    苏琬也拉着他一起躺下,被子裹住二人,果然比并肩相拥暖和多了,甚至还有点热,苏琬感觉到他手心里的滚烫,甚至听到了他心脏剧烈跳动地声音。
    她解开自己的衣襟,握着他的手探入。
    “我的胸脯软吗?”
    “软。”他如实答道,几乎全部心神都被掌心的柔软给吸引住了。
    隔着抹胸丝滑柔薄的衣料,他收拢五指,轻轻捏了一下。
    真的好软。
    指尖徐徐上移,到了布料的边缘,犹豫了下,试探着往里探了一寸。
    她没有动作,似是默许。
    这种真实的刺激,叫他恨不得直接把她按在身下。
    却还是害怕亵渎了她,强忍下来,“冷不冷?”他问。
    苏琬假装想了会儿:“有点冷。”
    “这样呢?”他揽住她的腰,将她带进怀中,若非有衣物相隔,两人几乎是肌肤相贴,穆擎浑身燥热,呼吸急促,苏琬觉得自己好像变坏了呢,递上小嘴儿伸出舌头描绘他饱满的唇形,道:“要不是你还有伤,真想把你吃掉。”
    穆擎哪里禁得起她这样挑逗,忍不住张嘴噙住,吮啜着苏琬的香舌,令人耳红心跳的湿吻声随之响起,苏琬靠在他怀里,一只手搂住他的脖子,和他唇舌交缠着。
    便是这样的亲昵,两人同样都感到不满足。轻粉的抹胸被扯落扔到被外,仿佛春风摇落的花瓣……
    “真美!”把手捏住一只白生生的乳儿,凝望了一会儿,然后轻啃慢咬,苏琬早羞得无地自容,哪敢细看穆擎如何挑情。尤其穆擎还故意发出‘啧啧’的声响,脸烫得真不知往哪儿搁,当穆擎灵活的舌头卷住一颗红梅含进嘴里,她的手把穆擎的头紧紧地按在她胸口,大口地喘着气,胸前散出浓郁体香的雪白随着羞耻的呼吸一起一伏。
    “好香,将那两团肉儿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的折腾,苏琬直美的仰头喘气,满脸通红,那粉雕而成玉琢而就的娇美身儿摇摆不定,像似逃避那甜蜜的折磨般。
    浑身所有敏感部位都变得又酥又痒,穆擎的手指摸到大腿根部,隔着亵裤紧紧贴住了花穴那里,苏琬便本能地颤抖了一下,双手死死抱住了穆擎的脖子,“你还有伤啦!”
    “不碍事,”穆擎一手扳住她的屁股,一手揉动她另一边高峰,而舌头则毫不停歇地绕着她那甜滋滋的红豆吮玩打转。
    苏琬魂儿都让他吸去了,两腿交汇之处有什么流了出来,又粘又热,羞红着脸想夹紧腿,穆擎却不失时机地顺着那滑腻的肌肤向下滑去,苏琬紧张地收缩起小腹,而这时候穆擎的手指也插进了她的花道,虽是生手,可这种事本来就是本能,即便不知道具体怎样操作,可很快就摸到了门道,不断揉那轻软粉嫩的花蕾,勾着手指刮弄她花壁紧窄的媚肉,苏琬不自觉发出一声低吟。
    被那指头弄得神魂颠倒,蜷缩成一团,一双美腿也拼命夹得牢紧,妄图抑制全身流窜的酥麻感觉。穆擎从层叠中挑出了两颗花核,一阵快速的撩拨,只觉苏琬肥穴微颤,竟然小小的泄了一回。
    “还好吗?”
    “嗯。”感觉腿间那大家伙的火热程度,苏琬也不想再矜持,又推他仰躺下,“让我来!”
    穆擎乖乖躺着,盯着苏琬的眼睛却更加幽暗深邃。
    打开双腿,跨坐在他身上,软热的小嘴温柔地轻吻着他的眼帘,湿热的唇缓缓地沿着他俊美的轮廓亲吻着,不过在他的唇边仿佛蜻蜓沾水般停了片刻就往下移到男人敏感凸起的喉结轻舔,又用乳房贴着他健实的胸腔曲线滑动,细腰也轻摆着贴上他挺立的昂扬画圈似的磨蹭,感觉穆擎呼吸逐渐急促,递上小嘴儿伸出舌头描绘他饱满的唇形。
    穆擎抓紧机会,张嘴噙住,努力地吮啜着苏琬的香舌,只觉如兰似麝,比饮过最醇香的酒还要醉人,两人唇齿相依,口中的津液也来不及吞咽,银亮的水迹在他的唇角流了出来。苏琬舔了舔,然后身体研磨着下滑。
    “夫人……”穆擎舒服地低吟,苏琬搂住他的肩,嘴唇在他胸口上留下数个湿润的吻,才含住一颗挺立的茱萸,舌头描绘着它们的轮廓,接着又继续往下,湿吻划过他的腹肌直到穿着裤子的坚挺上,用口轻轻含住,感受到它跳动一下,苏琬不由也被迅速上涌的酥麻快慰激得浑身一颤,把娇吟声压抑在喉中,伸手温柔抓住那两粒子孙袋揉搓,“噢!夫人”
    感觉到穆擎声音里的隐忍,苏琬不住轻笑起来,伸手以折磨人的速度拉下他的裤子,他火热的欲根跳出来,只见那玉杵已胀得极像发红的铁棒,高高昂起雄姿,斗志昂扬。苏琬的俏脸似要喷出火来了,浓郁的男性气息如同迷药一样让她的内心变得骚动不已。
    苏琬因貌美惹祸,已是久历云雨,且频接巨物,早识得个中滋味,以她与男人交合的经验看,穆擎这个庞然大物足以填满整个花径后捅入宫腔,将她娇嫩柔软的花房撑得没有一丝缝隙。
    不过即便再火焚身,苏琬还是先忍着,在他两腿之间跪好,俯身贴过去,将热气喷在他的昂扬上,更让穆擎难耐地哼哼。苏琬这才伸手握住,只觉他又挺又烫,竟比魏恒的还要烫上几分,一手握着枪柄,一手抚着肉囊,细细把玩,这柔软的触感令穆擎呻吟出声,苏琬媚眼如丝地看了他一眼,再俯下头去,在他目不转睛的注视之下,樱唇一张,竟吸着他的子孙袋,“噢!”就是这样轻轻一吸就让穆擎兴奋的几乎跳起来。
    苏琬着力吸吮,小嘴开始沿着棒身往上吻,当吻到那鹅蛋似的头儿时,见他红光润然,硕大浑圆,此刻只觉可爱到极点,张大嘴儿把他含住,感觉它跳动起来,然后更加膨胀,塞满她的小嘴儿,都快包不住了,便小幅度的上下套弄。
    “噢!”穆擎爽得通体发颤,苏琬舌尖随即去舔吸腥腥的龟头马眼,只吸得穆擎口中嘶嘶抽气。但是就在这时,她却吐了出来。
    穆擎难耐地哼哼,“夫人!”
    “别急!”苏琬娇笑着撤离,这次从肉柱的底部一点点舔上来,灵巧的柔软粉舌乖乖的绕着圆头快速的转圈,穆擎早就呼吸急促,腰臀也开始跟着苏琬起舞。期待她的小口含住他更多的火热时,苏琬又离开他四下点火。
    亲吻他的腰线,抚摸大腿内侧,再舔一舔,含会儿球球,如此反复,穆擎发出的呻吟已经趋近于痛苦。
    苏琬再次转攻龟头,缓慢但极仔细,舌头卷住不断滑动,小嘴含住那鼓胀顶部停顿的时候也稍长一些,穆擎从鼻腔里发出长哼,吞吐几次下来,只听他呼吸粗重,苏琬便用手辅助嘴加快速度,同时两腮微收的用力一吸,穆擎只觉龟头马眼遭受从未有过的吸力,“嗯……啊啊”一股股白灼浓浆尽数喷入苏琬美丽的小嘴里。
    穆擎嘘了一口气,只觉浑身皆爽,看着她美丽的小嘴离开自己时还有淫靡的白丝挂在马眼和她唇齿间,美人儿动情的美眸里含着春水,如仙似的俏脸上泛着春情,看得穆擎那儿又高高挺起,硬得要爆炸。
    迫切地捧着她的小脸开始亲吻,空出来的手则去褪苏琬剩下的衣裤,她的胴体美得让人窒息,雪白细腻的肌肤,浑圆耸挺的美乳,纤细的腰肢细的几乎能折断,再配上那双修长紧致的绝美玉腿,叫人看了就忍不住要按到身下狠狠蹂躏。
    穆擎神魂颠倒地注视着苏琬那精美绝伦无懈可击的曼妙身姿,片刻失神之后,嗷地一声便扑将上来,“轻些,你还有伤在身呢!”这些日子没了男人精液滋润浇灌,如今欲望之盛已经几近失控,可她也不能光顾自己。
    “夫人放心,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苏琬却还是担心,推他躺下,“还是让我来吧”
    看着穆擎高高耸立的肉棒,苏琬多少有点害羞,按在他结实的腹肌上,支开双腿,往上坐去,穆擎也帮她把臀抬起对准他的阴茎,“……唔……”苏琬咬牙将大肉棒对准娇嫩裂缝处,稍微向前蹭了两下就摆动腰肢缓缓坐了下来,只听“卜滋”一声,穆擎鹅蛋大的龟头插开了她的小穴。
    穆擎扶着她的腰,因为欲望被苏琬的小穴紧紧咬住而叹息。苏琬猛的哆嗦悸动了好几下,里头更是痒,让自己的下体尽量放松,慢慢把穆擎的阴茎吃进小穴里,“哦,呼”又湿又热的小穴拼命吮吸,叫穆擎顿时冲动不已,握住她的腰往下一按,又粗又长的硬物终于插到底。
    坚硬火热的茎身挺动着在苏琬的花穴里熨烫每一分嫩肉,摩擦每一处敏感,直抵她的子宫口,力道大得简直要把她的心都击碎了,苏琬娇喘吁吁地吐出求饶之词,“哎……太深了啊~啊……”但那娇滴滴的嗓音,听得穆擎兴奋得觉得肉棒要炸了,却如何收得住。
    为了不让自己丢人没命的吻着怀里的美人儿,只觉前所未有的满足,下下都撑开层层媚肉深入到她最里面,频频顶撞花心。
    不过数枪,苏琬已经是泄得稀里哗啦,春水汪汪,花心吸着他的龟头险些叫穆擎爽死,在宫颈处一跳一跳的抖,他必须停下来才能不射,缓下来,手把在她腰上,屁股转动,用大龟头揉开苏琬那幽深处的花心眼儿,苏琬全身都颤抖的厉害,两腿儿更是盘紧了他,“要丢…要…”话犹未已,甜蜜的泄精滋味登时从花心火热地冲了上来,连同双手都已是酥麻无力,只能抓着他的肩膀作为唯一的支撑。
    “这就不行了吗?”穆擎满含情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以牙齿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唔……”耳边的敏感区被轻易占领,苏琬只觉麻痒的感觉从耳侧深深传进了四肢百骸里,“人家可以的,”双手撑着穆擎的胸,娇羞地开始扭摇起来,娇靥上都是无限畅快的表情。
    穆擎见苏琬忘乎所以地扭摆着身子,臀儿不停的起落,一边娇喘着一边吞吐着自己的肉棒,那细嫩的媚肉儿一颤一颤,箍得人快活死了,穆擎就这样静静蛰伏不动,任由苏琬收缩的媚肉对他挤压缠裹,那媚肉就像无数条小嘴在上面蠕动舔舐,连绵的销魂酥麻自尾椎升起蹿进四肢百骸,伸手揉捏她胸前一对儿娇俏玲珑的玉乳,一手一个,用力揉捏。
    苏琬推着他的脑袋娇呼着,在男人耳中听来与蚊蝇无异,反而有种催情的娇嗲。
    穆擎越听嘴上的动作就越狂猛,两手还捏着两团白嫩的凝脂又搓又揉,手感实在滑腻令他爱不释手。又往她的乳晕轻嘬了两口,品尝到满口的软绵芳香,令他迷醉醺醺,接着用舌尖去轻打她的另一个蓓蕾。
    “嗯……”强烈的快感刺激得苏琬眼泪都流了出来,水汪汪的媚眼越加撩人心弦,杏脸含春,媚态毕露。直看得穆擎目眩神晕,欲癫欲狂,当下也是抓紧苏琬的小腰,腰部发力往上挺,对准花心快速冲撞起来。
    “啊……啊……好深……啊啊……”苏琬本来已经到达高潮边缘,被穆擎这样连连重击,腰肢突然弓起,尖叫一声,便浑身剧颤着软倒在穆擎身上,花心再次喷出一股阴精,射到穆擎的龟头上。
    内里媚肉疯狂地蠕动旋转,那花心更是一收一合地咬着龟头,惹得穆擎精欲汹涌翻腾。
    底下动作却是没有稍停,大东西威风凛凛的出入在苏琬那湿滑的玉穴,抽了百余下,见苏琬含著春情媚态,微启的红唇娇喘微微,美得不似人间之色,柔柔弱弱地任由他摆弄,心里满是爱怜得意,入到深处,问:“夫人,受不受用?”
    “啊,慢些……嗯…不行了”苏琬哼声越来软腻缠绵,勾著他的脖颈,乌发衬着一张潮红的小脸儿,菱嘴儿微张,莺声呖呖,说不出蚀骨销魂,纤腰款动,胸前团软上下摇晃,雪白嫩红……心中只觉说不出的满足。
    也不再隐忍,捧住她的丰臀,猛地向上挺腰使劲操干,狠狠插了她百十下后,“夫人,全射给妳,接着”低喝一声,顶入花心,绷紧瘦削的劲臀,龟头收缩着喷射出来,将堆积的种子全数填进她饥渴等待多时的宫腔,苏琬只觉花房被这猛烈之极的阳精烫化,又一次全身颤抖,两条白嫩的腿猛地伸直,娇嫩深处喷出了一股股炽热的蜜汁洒在穆擎的龟头上,嫩肉更把他圈住,不断收缩。
    御圕屋導魧詀:ΓΘυSんυщυ。ㄨyz

分卷阅读60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