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8

名姝 作者:雾秾烟

分卷阅读58

      第八十五回 淫艳吟
    这天,郑骁自然顺理成章地睡在了苏琬屋里,白天弄了那么久还不够,晚上又是兴致勃勃的缠着苏琬弄那事。
    苏琬真是被他这样几乎金枪不倒的纠缠折腾得有些受不住了,低哼起来,”太大了……”尽可能的放松,可还是被撑得好难过,填塞得好满,完全不留一丝细缝。”嗯,不大怎么满足妳……好紧,咬得爷这么用力,不好好喂妳,怕是会饿坏琬儿的小骚穴呢。”
    郑骁缓慢的后退,紧密收缩的小穴却因巨物的抽离牵引出不满,苏琬娇吟,不断的收紧穴儿,明明已经被撑得难受极了,却在他离去时又感觉空虚。”小淫娃儿,再咬紧些!”郑骁的声音里洋溢着笑意,虎腰有力一顶,重重撞回刚刚密合的花蕊。
    苏琬只觉穴儿被入了个通透,又酸又麻又爽又疼,对那根大东西是既爱又恨,舍不得它离开又受不了它深插,只好求郑骁慢些。
    郑骁只觉苏琬的娇穴儿越操越软,正在兴头上,哪里听得进去,还喘着粗气说:”骚成这样,不快些深些如何满足得你,哦,好爽!”
    他轻笑着不断重复着抽出戳入的动作,一下比一下用力,每一次撞击,苏琬那雪白的圆臀就狠狠地撞在他结实如铁的阳物上,响声不绝。昏暗的烛光照射进了床帐,可以看见那白嫩的臀肉,已给撞得通红,瞧着好不可怜。
    却更勾起郑骁心中无尽的欲火,奔腾的欲望翻滚沸腾,动作越发地勇猛,不断耸动着健腰,把苏琬肏得哭求不已。”啊!你要了我的命……不行了”
    可正猛烈进攻的郑骁哪里听得进去,不断将长枪深入到苏琬细缝,不停的顶,不停的旋,巨大的枪头磨转着肉内的每一寸肉,直转得苏琬喉咙中发出深深的叹息呻吟:”啊~不行了”她是语不成声,缝里也夹得紧紧,似乎想要把长枪夹断,汁水儿更是如决堤般涌了出来,浇在郑骁阳根之上。
    郑骁给她一浇,浑身一颤,大喊一声快活,双手几乎要将丰臀捏爆。
    苏琬也大声地叫出来,只觉又是舒服又是羞愧。
    郑骁稍停了下来,细吻她的耳垂,边吻边说:”琬儿真可口,天天都想这样肏着妳…把妳吃掉!”
    苏琬大泄之后实是娇慵无力,一双美腿早已无力支撑,如此,臀部愈发紧贴郑骁,臀股紧夹他那根依旧插在缝内的长枪。
    而郑骁的长枪更是神威大展,涨了两寸的巨枪狠插着流着蜜的嫩缝,插得洞中粉肉也是火一样的烫。”郑骁!”苏琬素知他强悍,他的粗大,像是撞进了她的心坎,那种灼热充实的饱胀感,使她快意得无法忍受了,腰肢放浪的扭摆,含羞急促地娇喘呻吟:”唔……嗯……好深啊……肏死人家了~”
    郑骁望着苏琬如痴如狂的媚态,陶醉万分,好一阵没操她,这回操得狠,次次没根,苏琬难受的拱起腰,却又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拼尽全力,疯狂地挺动,”噢!不知羞耻的淫物!鸡巴都给妳嚼烂,想要爷的阳精是不是?赶紧说出来,爷就喂饱妳这张饥渴的小嘴!”
    苏琬早已顾不得羞耻,鹦鹉学舌般淫呻艳吟起来:”爷……快把你的阳精……射给琬儿”
    郑骁见她妖娆绝伦,淫语相求,所有欲望转化成难以抗拒的快感在此刻爆发,闷声吼叫着,”小妖精,爷的命都快搭在妳身上了——”声音越来越低,动作却越来越猛,顶的苏琬身子一荡一荡的晃,”好大的鸡巴……哎,太厉害了!不行了,求你啦~嗳~”
    那调儿又软又媚,声声酥骨,胜似天籁,郑骁听得气血翻涌,再不强忍精关,无数子孙喷泻在那花心眼里,灌溉着怀中这绝世尤物。
    苏琬只觉一股火热的洪流奔腾而出,强劲地冲击着自己,”啊”的一声大叫,霎间又大丢数股阴精,泄了个心满意足,整个人竟舒服得昏睡了过去。
    名姝第八十六回如泉涌
    第八十六回如泉涌
    魏恒追到梁州,也不同宁王客套,开口就向郑骁要人,“魏将军远道而来,不妨先歇一歇,只是骁着实没有将军要的人,将军若是不信,可是自己查看。”
    魏恒自然不信的,除了郑骁,当日昏礼上又有谁敢把苏琬藏起来带离洛京。
    但搜了两天,确实没有找到苏琬。
    魏恒还是坚信一定是郑骁把苏琬藏起来了,至于藏在了哪里,他早晚要找出来。
    全身赤裸的苏琬站在净室落地镜前,她脸色绯红,醉眼迷离,胸前的一对白嫩的乳奶随着身后男人的撞击剧烈摇晃着。
    高大的男人站在她的身后,两只手紧紧握住苏琬纤细的腰,那根又粗又大的宝贝不断地出入那美丽的花穴中。
    苏琬身子颤抖着,不经意看到镜子里那粗壮的紫红阳物在自己腿间进进出出,那莹白的水儿被那肉棒带得一股一股地向外喷,这情景要多淫靡便多淫靡。
    此时此刻她还头发蓬乱,奶子被啃咬得湿漉漉的,两颗乳头更是又红又肿,上下摇晃,苏琬都快恍惚了。
    男人一顿强悍猛插,下下刺花心,激得苏琬娇躯激颤不已,只觉全身的骨头都散掉了,连同脚趾头都跟著不断地酥软蜷缩,泪溢於睫,低泣求饶:”受不了了,求求你……好难捱~””心肝儿,怎么个难捱法?”一边追问,一边掐着苏琬的细腰,不断地捣弄着,此番又能从镜中看着苏琬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足以形容的绝美容颜,体内的淫欲燃烧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让她两手撑着镜面,双手用力将她两片雪白的臀肉分开,耸动着巨大的性根对准玉门猛力地捣入抽出,把小嫩穴里面的媚肉带得一次一次的翻出,又一次一次陷入。
    “喔……喔……轻点……要坏了……啊”
    无瑕的玉脸上晕满桃腮,香唇娇喘嘘嘘,暴露一种极美极爽的舒畅神情。本来明亮的大眼,更是水汪汪地透射出勾魂的欲火。
    男人看着镜子里美人儿那尝到快活滋味后的满足表情,欲火烧的更旺,狂捣着苏琬的嫩穴深处,像要将花心戳穿似的,苏琬被他的强悍干得欲仙欲死,呻吟声仿佛哭泣一般。
    已经是满头大汗,却还是不顾一切地狂抽猛捣,且愈插愈深,愈插愈猛,猛烈的将苏琬推入淫欲的最高端。
    “啊……啊……好舒服……嗯……受不了……啊啊……”她的身子像火一样的热,开始拼命地晃动,屁股也极力地配合着。
    感到她小穴在强力地紧箍、充吸,知道她已经在高潮当中了,于是放开娇臀儿,改为把着她那摆荡的大奶子大力的捏了起来,那种柔软中充满弹性的感觉令他流连忘返。
    “心肝儿,爽不爽?”
    苏琬美极,甜腻的吟叫如泉涌出,哼道:“人家……人家给你弄坏了,嗳呀~~”忽的一个魂飞魄散,仿佛被男人的巨龙顶穿了身子,身体一阵颤抖,便狂泄而出。
    男人短暂地停顿片刻又开始如狂风暴雨一般凶猛地抽插起来,下下疯狂的冲刺着正处于极度兴奋、极度敏感的花心上,苏琬刚刚高潮的身子哪里经得住这么猛烈的攻势,粉嫩小穴紧紧地含着他的大肉棒,圆圆的大龟头每一下都顶在她的花心,把她顶得浑身发颤。
    “不行了——啊啊啊……恩恩恩……”
    男人丝毫不肯听她的推拒之言,大肉棒在她不停收缩抽搐的小穴里快意地驰骋,苏琬被插得整个小腹都在痉挛,被连续不断的灭顶快感冲击得几乎要崩溃,她几乎有种自己会在极乐中死去的感觉,“呜呜……”
    男人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见娇喘细细,就要昏厥过去,终于不再强忍,把肉棒顶进娇嫩的子宫颈里,一股热泉由根部直涌龟头而射,大量的火热精液冲进了她的花心子里。
    苏琬被那热精一浇,却仍多情地缠夹住那龟头,像是要挤得一滴也不剩似的。
    随着男人性器的滑出,那被灌满的花穴一露,喷出大量乳白色的精液,顺着娇艳的花缝眼流得腿心到处都是,样子淫荡非常。
    男人由衷的在她耳边说道,“琬儿,我快活极了,妳呢?”
    “人家都快被你弄死了,哪里还有什么快活”
    男人被她这嗔怪意态,逗得心痒痒的。托着她的屁股将她抱到床上,换了个姿势让她仰躺,一边把她的腿盘在自己腰上,一边抓了只绣枕垫在她身后,双手便紧紧地抓着她性感的奶子,坚硬如铁的肉棒再次凶猛地贯穿着她。
    苏琬清晰地感觉到男人的圆端顶到了她柔嫩的花心,还左右旋磨著那一块软肉,“唔……不要~”她软软的哀求,高潮后泛哑的声音听起来气若游丝。
    然而男人却像是故意使坏一样,胀大分身在她柔嫩而敏感的花径里急速而狂暴地抽插,每一下都大力而强势,发出的“啪啪”声响。
    名姝第八十七回满室春
    第八十七回满室春
    不消几下苏琬就软语娇声浪呼:”唷~好快,不行啦!”她越是这样柔弱,越是这样楚楚可怜,霍剡却越是发了狠。”琬儿放心,我还行着呢,再干妳个一天一夜都行!”一把掐住了她的腰,坚决地把整个阳具没根插入了她,让龟头猛烈研磨子宫,似要在她最私密的角落烙下他的烙印。
    一连狂抽狠插了近百下,抽得苏琬屄里说疼又不甚疼,说酸又不甚酸,其中快活受用无比,嫩穴含羞带露,花芯轻颤,雪臀也不自觉向前挺。霍剡更积极挺进,猛烈抽动,连连触顶下,激得苏琬口中不停的浪叫:”霍剡!哎,慢点,插死苏琬了!哎……”
    苏琬每一次悦耳的叫床声都几乎令霍剡射精,只强忍住疯狂地操着身下这人间极品,即便苏琬开始求饶,仍越插越起劲,随着幅度渐渐粗野,苏琬的淫叫之音也越发高亢,娇啼婉转,”哎啊!噢……哦哦……嗯……”语调中带着无尽的满足感。
    听着自己这一声声淫媚入骨的娇喘呻吟苏琬也不由得娇羞无限,霍剡看得心头发热,吐出舌儿,在苏琬粉面上亲个不休。”啊!”随着苏琬一声娇羞轻呼,一股乳白粘稠的阴精犹如爆发般地喷发出来,登时满室皆春。
    苏琬芳心娇羞万分,闭上了眼儿,眉梢眼角皆是媚色,艳色无伦,菱般的红唇微撅,那娇柔的轻呓更是若有似无地在屋内轻吟着。
    而霍剡被苏琬那阴精一冲,尽管最后把持住精关,但已是欲火狂升,不能自制,赶忙抓紧苏琬的粉臀,一阵快速凶狠的急抽猛送,立刻又将苏琬推入情欲的深渊。
    只见苏琬玉面泛着一股妖艳的红晕,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鼻中娇哼不断,迷人的红唇微微开启,阵阵如兰似麝的香气不断袭来更刺激得霍剡欲火焚心,已然有些控制不住,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便抱住苏琬翻过身来,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成为女上男下的姿势。
    苏琬只觉一根肉棒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顶住秘洞深处,脸更是红如蔻丹,她不知道霍剡为何有这么多使不完的精力,总能在她身上使出新花样。
    苏琬只觉由秘洞内传来的那股骚痒叫人难耐,不由得开始缓缓摇摆柳腰,磨转粉臀。
    霍剡欣赏着苏琬双乳起伏、细腰轻扭、圆臀摇摆的美姿,心中快乐无法形容,再次改变战术,猛顶下身,更刺激得苏琬如痴如醉,露出一脸既满足又难以忍受的神情,”啊……不行了……这般猛插人家……啊!好深……苏琬又泄了……啊”
    两手死命的抓着霍剡肩头,全身不断急速抖颤,秘洞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霍剡的肉棒给夹断般,吸得他全身发麻,又一道热滚滚的春水自秘洞深处急涌而出,浇得霍剡肉棒不停抖动,这回再把不住精关,立即深深地顶入那娇小幽径内,随即精液像火山爆发般地喷射到苏琬隆臀高迎的嫩穴里。
    苏琬被他近似疯狂的这样一射,脑海中飘飘然有如登临仙境一般,玉体娇酥麻软,伏倒在霍剡身上,却仍多情地缠夹住那龟头,像是要挤得一滴也不剩似的。
    霍剡将白露洒满花径,已是全身大汗,去看苏琬,见她面色潮红,满头如云的乌黑秀发凌乱不堪,一直不住的低低娇喘,仿佛还在回味床事的余味。
    霍剡又有些忍不住,伸手握揉那两团美丽而吸引人的酥乳,让苏琬又是一阵激烈的呻吟。
    霍剡见状更是用力抱住苏琬,原本往外抽出了一半的物儿又忍不住猛地往紧缩的花穴里撞击。”啊恩……你插死人家了啊……噢”苏琬受不了强烈的刺激,长叫了一声,绯红的双颊泛起高潮欲来的表情,蜜穴因为滚热坚硬的大肉棒抽送变得酥麻无比,奋不停的收缩夹住大肉棒,温湿的嫩壁吸吮着刺入的大龟头。
    看到这个美绝人寰的可人儿在自己身下欲仙欲死,霍剡看的痴,性更急,撞击着丰满的雪臀,发出”啪啪”的快响。”啊恩……好深啊……啊……恩啊……你……快点……啊!不行了……啊啊……嗯……”苏琬哆嗦着喷出大量淫液,脸儿软倒在枕上,那唇儿半开,一双星子迷离殇漾,柔弱得只有听凭男人摆布的份。
    霍剡的性器这时还牢牢堵在她高潮时死命收缩的小穴里,被她紧紧包裹揉挤着爽得直哼哼:”方才本要出来,可琬儿咬着就是不准人走,这便给妳松一松,不然还得遭罪受”间不容歇,轻送慢抽极尽温柔手段。
    苏琬双额晕红,牝中不似先前辣痛,反倒生些爽意,遂挺着自家臀儿大力迎凑,霍剡见状更是大发神威,每一次的深入都让苏琬有一种几乎被贯穿的错觉。直到数股滚滚热精注入她花房,把苏琬喂了个心满意足。
    霍剡刚发泄完毕,便觉苏琬浑身一颤,一浪阴精浇向龟头,不由抽出性器,望着那合不拢红艳艳的小穴口,满满含住白花花的浓精一张一合似消化他的精液,不禁调笑道:”琬儿的穴儿好骚呐,啧啧,看看,都被操肿了,还饥渴地一张一合呢。”
    即便说着这样下流的话,霍剡俊美的脸上没有半分猥琐,”让我看看妳这个又紧又嫩的小屄,到底藏了我多少热精!”
    曲起指头按住小花瓣揉了揉,苏琬立刻敏感的扭着腰想要避开,却被霍剡一巴掌拍打在了雪白的臀肉上,留下了个微红的手印,苏琬挺了挺身子轻唔了一声。”唔!这样羞死人了!”苏琬羞得双手掩面,嗲声道:”你坏死了~”尤其前头这人在那落地镜前变着花样弄她时,自己都记不清被他堵在肚子里射了多少回,这会肚子都涨得厉害呢。
    伴随着苏琬的娇吟,大股大股的白浆从殷红的媚肉涌了出来,瞬间霍剡又硬了。
    名姝第八十八回洗凝脂
    第八十八回洗凝脂
    魏恒还在梁州上下搜寻苏琬,而郑骁也自以为苏琬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
    原来郑骁早料定魏恒会追来,并没有将苏琬带到梁宫,而是打算先送到昌邑,藏上一阵。
    只是他没想到,派人将苏琬送离梁州不久,路上便遇见了霍剡,最后费尽心思到手的美人生生被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给劫了。
    霍剡又凑过来,苏琬吓得要往后退,却被霍剡按着,不由急道:“别来了,人家帮你吸出来好不好?”说完脸也红了起来。
    霍剡听了她的话,简直不敢相信,心里乐开了花,还假装勉勉强强答道:“好吧。”
    提着那根宝贝,送到苏琬嘴前,苏琬用手缓缓套弄,红唇也在粗大的柱身上不停蠕动着,从根部一直添到微微翘起的龟头,捏在手里舌尖舔了一会,又含在口内,小香舌还不忘吸着马眼,弄的霍剡舒爽无比,闷哼了两声,“哦……啊……”
    苏琬软软的小舌头绕着那圆圆的蘑菇盖子打圈,只觉这东西可真大,肉乎乎的,还挺硬,怪不得每次他戳的深了,她肚子都要翻天复地的绞痛。”舔舔马眼,就是中间那条缝。”
    苏琬拗不过他,用小舌尖点点缝口舔那不断开合的小孔,听见霍剡爽的叹息,立即大了舔吸的力度,柔软的舌尖挤弄着马眼处,柔软的玉手也捏着肉棒下的阳卵,霍剡刺激得恨不能死在这妖精身上,抓住她的两个奶子大力的揉搓,臀也挺起来在她嘴里抽动,苏琬被迫含住他的阴茎,”呜呜”的哀鸣,到底不忍她太辛苦,觉到有点意思,便放情射了她一嘴,灌得苏琬差点窒息。无力的吸吮吞食掉他发泄的液体,娇喘着瘫软在床上。
    霍剡笑得无比满意,“宝贝儿,妳好乖。”伸指刮过遗留她脸上的白液送入她嘴里,“吸干净。”
    苏琬嗔怪的瞪他一眼,却是乖乖地将探入嘴里的手指吸吮得干干净净。
    霍剡看着美人儿将自己的精华吃下,这种心灵上征服的快感丝毫不逊于身体的销魂。尤其前面苏琬对他不理不睬,如今对他千依百顺。更是叫人满足。
    搂着苏琬休整了一会,等热水抬上来,又抱她去清洗,浸到热水里头,苏琬还小声抽了口气。
    见苏琬这般反应,霍剡都怨恨自己下手太狠了。
    “先忍一忍,洗干净上了药就不疼了,”手掌沿着细滑的大腿内侧往腿心摸上去,苏琬又是敏感地颤了颤。
    霍剡摸到她湿滑鲜嫩的花唇,两指把小穴撑开,粘稠的精液还来不及流出来,暖暖的热水倒灌了进去,叫苏琬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来。
    要不是他那般蛮横,自己也不至于疼得这样,思及此,苏琬也不由把身子放松下来,头靠在他肩上,让罪魁祸首给自己清理。
    他这回实在射了太多里面还含了不少,霍剡不由竖起中指插入了进去,敏感的花穴碰一下就缩紧,包裹的手指蠕动,让霍剡忍不住缓缓的抽送起来,替她扣挖私处弄干净自己的精液,苏琬不自禁把头仰起,不时嗯嗯的哼着夹杂重重的鼻音。
    霍剡能听出来她很享受,于是,换成了两个手指、最后三个,有节奏地快速挖掘起来,苏琬屁股随着他手指的节奏往上有节奏的抬起,“啊!不得了……啊!停下……快!”
    原来在他这种拨弄下花穴又开始渗出新的热液,感觉怎么也洗不干净似的,然而霍剡不理,一边继续挖抠里面余留的残精,一边给她按揉花蒂,突然,苏琬使劲抱着霍剡往他怀里按,屁股撅起来,身体抽搐不停,显然是潮喷了。
    霍剡将手指抽了出来,捏住两片柔软鲜嫩的花瓣,在指间细细的搓揉着,直到上面滑腻的触感被热水冲刷干净,又给苏琬洗起全身来。
    苏琬的肌肤每一寸如最上等的羊脂白玉般莹润,浑身上下曲线动人,光滑细腻,很难找出一点瑕疵,说是从头美到脚绝不夸张,这样的美人在怀,坐怀不乱,实在很难。
    霍剡把她全身洗得干干净净,也拉着苏琬小手,按到自己胯间,“琬儿也帮我洗洗。”
    “不要!”苏琬触电似的一把抽开,却被他捉住了手,带着她的小手摸那个东西,“它不知道多喜欢妳,琬儿,摸摸它。”
    苏琬一想到之前这根冒着热气的粗硕是怎样在自己体内驰骋,小脸就染上醉人的酡红,不由随了他的意,双手套住粗壮的阴茎上下撸动。
    “嗯!”霍剡舒服地叹气,苏琬柔嫩的手心在侍弄自己的欲望,这样的认知不管是心理上还是肉体上都让他感到无比欢愉。
    感到手中的巨物越来越胀,苏琬的俏脸也越来越红,听到霍剡一声“好了”才如蒙大赦松开手。
    名姝第八十九回汁水溢
    第八十九回汁水溢
    霍剡给她擦了身,又伺候她穿了小衣,自己也穿好寝衣,再抱到床上要给她上药。
    “哎!我自己来就好。”苏琬红着脸,急急抬手来接药膏。
    “还害羞呢,妳身上哪个地方我没瞧过,”霍剡边擦拭着,边将她腿儿掰开,“妳瞧,又红又肿,不上药只怕明儿也好不了。”一时,便又抹了药膏伸入了里头,反复的按压着涂抹。苏琬极其敏感,被霍剡抚抹两下,只觉清凉的感觉蔓延,火辣辣的疼痛中带了一丝说不出的麻痒,叫苏琬忍不住发颤,身子都热上几分,不消说嫩穴儿也蠕动地不断收缩。
    霍剡额头都冒了汗,无意中加重了力道,在花穴里细致地推抹开来。
    仅存的意志让苏琬双手牢牢捂住嘴唇,止住了到口的高昂呻吟,小穴倍加热情地吸吮,翕动着咬他的手指,在手指要抽走时更是拼命紧缩着挽留。
    霍剡却是不顾花穴的挽留抽出手指,见那红红的花唇已是泛着水光,又挖了点药膏抹在手心,然后整只手掌盖上小花温柔地按摩,隔着一层唇肉都能感受到里面的颤动,指尖也夹着花核捻动着。
    连番刺激下,苏琬已是软成一滩水,花唇也越来越湿,霍剡捏着花核时轻时重地拉扯,让苏琬舒服地低低叹气,穴儿抖得汁流不停,霍剡手掌几乎承接不住她小穴里渗出来的汁水。
    霍剡挪开手掌,拿了手帕抹掉手上湿淋淋的汁液,苏琬只觉体内堆积起来的瘙痒简直要命,随着霍剡的离开,空虚瞬间弥漫着她整个身心。
    霍剡手再探上去,却坏心眼地不抚弄饥渴难耐的花穴,而是在周围抚摸嫩滑的大腿。
    苏琬被他弄得不上不下的,稍微夹紧了些腿,想要夹住他的手掌,让他摸摸自己瘙痒的小穴。
    “琬儿是不是很难受?”霍剡明知故问。
    手指在她湿滑得不像话的穴口轻轻一划,苏琬的呼吸立刻混乱,空虚的欲望愈发明显。
    “想不想被东西填满?”他不说是什么东西,只用指尖不经意点了点小阴唇,湿润泛亮的穴肉不住的收缩,像是要将那根手指吞入穴中。
    “想不想?”苏琬被他摸得痒痒热热的,什么也顾不得了,小幅度的扭起腰,想缓解一点那儿的空虚。
    “好好含着,上面抹了药,这样恢复的更快。”说着就有东西插了进去。
    苏琬只觉小穴又被撑开了,低头一看才知道是根细长的玉势,这人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一大堆,她也见怪不怪了。
    霍剡捏着那细长玉势塞进去,盯着那粉嫩嫣红的娇美小嘴含着那玉势一颤一抖,还不时夹住她敏感的花核按揉,惹得苏琬不住轻呼。
    “啊,不行了,啊啊~快拿出去”
    霍剡也不多说,又挖了药给她抹着后面的菊眼儿,揉来推去的,把苏琬弄得出了一身香汗。
    “我要洗洗。”
    “洗了身子药也冲掉了。”
    吩咐端了热水上来,拿了毛巾,霍剡先净了手,再给苏琬仔细擦了身子,完了抱着她躺进被窝里,捧了她两个柔软的美乳揉搓着,“心肝儿,好好含着睡一觉,明儿一早就好了,否则得疼好几天。”
    “可是还是难受”
    “赶紧睡觉,不然我”
    听得苏琬赶紧闭了眼,心想等他睡着,再偷偷拔出来好了。
    不过没等霍剡睡着,她自己倒先闭眼睡了。一觉醒来,那玉势也已经拿出来了,霍剡帮她穿衣裳,“这儿还疼不疼?”说完两根手指便摸到那抹细嫩。
    “别,还疼呢!”
    其实好多了,但苏琬要是实话说了,少不得又被他折腾,还不如装两天。
    霍剡出门,还交待她记得好好抹药,苏琬一个劲点头,霍剡又亲了她两口这才走了。
    名姝第九十回裙下臣
    第九十回裙下臣
    霍剡到书房,霍煜便匆匆来与他商议攻打梁州一事。
    “如今莫习凛退位,兵力也不强,咱们没有借口发兵,但宁王和信王,咱们就不管了?我觉得就应该早日出兵,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霍剡沉吟道:“不急。”
    “还不急?”霍煜现在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就盼着能痛痛快快打几场,早日将这天下收于他们霍家囊中。
    “郑、封两家暧昧不清,现在出兵梁州,封玄奕若是领兵来袭,我军岂不腹背受敌,不如再等等,他们这结盟不可能长久,除非我真是看走了眼。”
    “封玄奕那小子最是阴险,确实可能趁两军交战对我军下手,但就这么等着什么也不干着实憋屈,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怕了他们!”
    霍剡一笑,安抚他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忍一时又何妨,你管人家说什么,所谓成王败寇,关键还要看到底是谁笑到最后。”
    “大哥有美人在怀,这日子自然过得逍遥,我却是终日无所事事,你说无不无聊?”
    “这还不简单,去军营练兵还不能打发时间,磨刀不误砍柴工,等真正打起来,胜算也大几分。”
    霍煜实在是无话可说了,天知道他可是日日练兵,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倒是他大哥成日同美人逍遥快活,夜里如何就不说了,白日带着美人不是品茶,就是弈棋,若非眼下还要打仗,大有“神仙眷侣”的意境。
    霍煜也知道大哥对那美人惦记已久,当初离开金陵前夕还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去与美人春风一度,真是不知该说他什么好。
    那苏琬确实生得美,但毕竟身份低微,而且不知道有过多少裙下之臣,霍煜私以为着实有点配不上他大哥。
    只是他大哥向来有主见,祖父也默认了让她留在他大哥身边,也轮不到自己说什么。
    翌日却不是个好天气,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霍煜便是想练兵也有心无力,便留在了宫中。
    “大哥今日何在?”
    “回裕王殿下,燕王殿下正在听雨轩与苏姑娘弈棋。”
    “他们倒是好雅兴,我也去凑个热闹瞧瞧。”
    霍煜到听雨轩,远远就瞧着一男一女,一青一蓝的,一边下棋一边说话,身边一个伺候的人也没有,说是孤男寡女打情骂俏也不为过。
    “大哥好雅兴,不介意弟弟我凑个热闹吧?”
    “来都来了,还知道客套了。”
    “大哥真是,弟弟原是有要事与你商议,听说你在与苏姑娘在此弈棋,不好打扰,这才过来了。”
    跟他一起过来的小丫头嘀咕,这还不算打扰算什么呢?
    苏琬听着有要事起身就要告退,被霍剡拉住,“不要听这小子瞎说,真有什么要事早让人把我叫走了,哪还会亲自过来。”
    霍煜也笑,“苏姑娘别当真,我也是一个人无聊,来看看你们下棋罢了,你们继续,我就在一边看着。”
    霍剡做了个请的姿势。
    苏琬这才重新坐好,玉笋般莹白纤长的手指夹着黑子,在日光下仿似能透光似的,将霍剡的视线牢牢地绕在了手指上。
    苏琬频频落子,霍剡也不相让,他的棋力颇佳,同辈里能胜他的不多,苏琬也不是他的对手,这盘棋苏琬也已有败象,霍剡正琢磨着怎么放水才能让苏琬输得不那么难看。
    霍煜在一旁看得也是津津有味。
    这兄弟两个真是一个也不简单,苏琬当初被迫逃离金陵,如今兜兜转转又回了金陵,却早已物是人非,她每天被关在这宫殿内强颜欢笑,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她曾借昏睡偷听过霍剡与他的亲兵密语,魏恒还不知道她被带到了金陵,只追着郑骁要人,两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若魏恒跟郑骁打起来,可不正好中了霍剡的计,虽然她当初确是被郑骁带离洛京,辗转又被霍剡带到金陵她也着实吃了一惊,魏恒一时没有察觉也在情理当中。
    可若真打起来,吃亏的必然是魏恒,郑骁毕竟还有封玄奕联手,除非霍剡早想好了什么计策瓦解他们之间的联盟。
    即便如此,魏恒也不会是有利的一方,自己到底怎样,才能让魏恒或者莫习凛知道自己不在梁州而在金陵呢?
    名姝第九十一回针锋对
    第九十一回针锋对
    霍剡手中的白子良久未落,他看得出来苏琬此刻心不在焉,“许是天气转凉,我竟突然有点头疼,琬儿,咱们不如改日再续残局,如何?”
    苏琬这才回过神来,观他神色,哪里是什么头疼,分明是看出她心思不在这上头,拿头疼当借口给她个台阶下,便也点点头,“也好。”
    霍剡便吩咐丝竹道:“把棋盘收下去扣扣,二/三/零/二/零/六/九/四/三/零,上头的棋子一个不许动,等下次我再同苏姑娘续局。”
    霍煜嚷嚷道:“这下得好好的,你们说停就停,观棋都不痛快,真是无聊!”
    霍剡笑道:“我要回去休息,你既闲着无事,便陪琬儿四处逛逛,你顺便也散散心。”
    “怎好麻烦裕王殿下,苏琬自己就可以”
    “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一个人也无聊,苏姑娘就当给我做个伴”
    话到这份上,苏琬也不好再推辞。
    霍剡走后,丝竹也赶紧把棋盘搬了下去,就剩苏琬同霍煜在这听雨轩内,虽然不是密室,也觉得有点别扭。
    “苏姑娘是想我大哥陪妳吧,”霍煜看着苏琬这别扭模样也是好笑,“我大哥也是奇怪,平日都恨不得与妳形影不离,今日竟把妳退给我,”不由得恶意朝苏琬笑道:“莫不是有了新欢?昔日色艺双绝的头牌也不过如此嘛!”
    “燕王殿下有没有新欢苏琬不知道,不过裕王殿下不怎么讨人喜欢倒是有缘由的”幸而她并没有对霍剡情根深种,不然真被这张嘴气死。
    霍煜漫不经心道:“本王讨不讨人喜欢,本王自己都不在乎,又与妳何干”
    苏琬也故意气他:“裕王殿下确实不在乎旁人喜不喜欢,不过似乎很在乎燕王殿下的看法,只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裕王殿下对燕王殿下一片赤诚,燕王殿下对你却没有此等信任。”
    “我们兄弟的事,还容不得妳说三道四!”
    苏琬观霍煜脸上再无玩世不恭的笑意,已是十分不虞,却仍是火上浇油道:“霍家抢先先机,已拿下金陵,只要再打败宁王和信王,这天下再无人能与霍家相争,裕王殿下和燕王殿下也都功不可没,日后立储,也是极有利的优势,难道殿下对这天下就一点心思?”
    “我大哥乃长子嫡孙,将来继承皇位自然非他莫属。”霍煜不容有人质疑他对他大哥的忠诚,更别说这人还是他大哥的枕边人,更是让霍煜感觉到无比羞辱,“妳这淫妇!挑拨我兄弟二人感情,到底有何居心!”
    “苏琬不过一介女流,哪里有此等心计”看着身材高大的霍煜,手指点了点他胸口,霍煜脸色微变,苏琬更是妩媚的一笑,“裕王殿下觉得,燕王殿下为何要让你我二人独处?”
    霍煜不语。
    苏琬娇笑着道:“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裕王殿下却连苏琬这样的美人都不屑一顾,若说心中没有雄心壮志,又如何做到如此的心如止水?”
    “一派胡言!”
    霍煜眉头皱成了疙瘩,觉得自己中了这个女人的诡计。
    名姝第九十二回枕旁风
    第九十二回枕旁风
    要是照她这个说法说下去,自己怎么做都是错。无心美人是有心天下,可若受了她诱惑也是错。
    大哥对她的心思,没有人比他这个做弟弟的更了解了,自己若是同这个女人闹出了什么事端,这才会造成真正的兄弟隔阂。
    霍煜仔细打量她,此女腰肢纤细,四肢纤长,一身如雪肌肤,肤光玉曜,那一张脸更是美到叫人不敢直视,云鬓轻梳蝉翼,娥眉淡拂春山;朱唇缀一棵夭桃,皓齿排两行碎玉。最为难得的是,分明长了一双妖娆至极桃花眼,却因为眼眸中的清澈和淡然,生生掩住了本有的妩媚之姿,带上几分说不出道不明的仙气,看起来仿佛是世上最清雅脱俗、最纯洁的女子。
    渝关虽然不如金陵繁华,但他们霍家兵权在握,多的是人送来各地的美人,从小到大,王府里不乏美人,但可以这么说,此女是他生平所见过的最美的美人了,不但肤光玉曜,色殊无双,更有一种叫人见了便想搂入怀里疼爱的楚楚之感。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这样一个美人,起一点念头,原本再正常不过。
    霍煜自然也乐于享受美人。但他分得清,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
    这种时候,再美的美人,于他也不及横扫中原、攻城掠地来得有吸引力。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想要皇位,想做皇帝。皇位是他大哥的,他不过是想为他做马前卒。
    别人说什么他无所谓,但他大哥若也这样想那就太让他痛心了。
    霍煜并不想受她挑拨,但又忍不住胡思乱想。
    “妳简直一派胡言!我与我大哥多少次一起出生入死,我们两兄弟为了对方连性命都可以不要,倒是妳,我大哥待妳不薄,妳挑拨我兄弟二人感情,到底是何居心!”
    “裕王殿下说得没错,苏琬方才全是胡言乱语。”苏琬嫣然一笑,又作了一揖赔罪道:“殿下莫怪,燕王从未在苏琬面前说过殿下的不是,反而对殿下信任有加,但苏琬此举也只是为了让殿下见识见识枕旁风的威力,殿下也知道燕王对我的情意,而苏琬也不是一般的女子,我若真是有心要离间你兄弟二人的感情,纵使你二人感情固若金汤,长此以往,也总有分化的一天。殿下觉得难道不是吗?”
    霍煜听她将他们兄弟感情说得如此之脆弱,却又不得不承认她所言属实,气急攻心:“妳到底想要什么!”
    苏琬凑近了些,在他耳旁低语:“殿下只要帮我传个消息,苏琬很快就可以消失在殿下面前。”
    “我大哥哪里不好,妳竟然想离开他?”霍煜明白了这女人的意思,却又觉得这女人真是没有眼光。
    “燕王待苏琬确实体贴入微,但这并不是苏琬想要的。”她坦言:“况殿下不是一直想发兵梁州,而裕王一直不同意,殿下此际只要帮我传这个消息,自会有人主动送上门,殿下可以将他们一举拿下,还可以借此发兵,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名姝第九十三回盼儿来
    第九十三回盼儿来
    “妳这女人真是蛇蝎心肠,郑骁对妳也是迷恋有加,妳竟然如此算计他。”
    “若照裕王殿下的说法,只要一个女人得了一个男人的垂青,就要感恩戴德,无论那个男人做过什么,全然都不能计较,这才是对的,那苏琬便直言,苏琬做不到。”
    霍煜真是没见过这样伶牙俐齿的女人,半点吃不得亏。
    苏琬怕他还有疑虑,不由得追问:“殿下觉得如何?”
    霍煜看了她一眼,“如妳所说,这样一举多得的买卖,我为何不答应?”
    苏琬松了口气,霍煜见了笑说:“我会借这个机会让郑骁出兵,但我大哥放不放妳走,就不是我说了算的。虽然我确实不想妳留在他身边。”
    霍煜还没有见过他大哥对哪个女人这么用心过,只怕也不会轻易放她离开。
    苏琬回去,霍剡正好在房内,问她散心得如何。
    “裕王殿下似乎不太喜欢苏琬,在殿下面前答应得好好的,殿下一走,便对人家爱搭不理,还是我主动找他说了几句话。”
    霍剡搂着她大笑:“琬儿别生气,这小子就是这个性子,还没开窍,成天只惦记打仗,祖父也发愁,不知道几时才抱得上曾孙。”
    “儿孙自有儿孙福,裕王也许也是没有遇上合适的人,要是遇上了喜欢的人,也许就不是这副模样了。”
    “琬儿所言极是,不说那小子了,咱们只管自己快活!”霍剡把她横抱在怀中,然后大步向寝殿内走去。
    苏琬吓了一跳,她不由转头看向四周的侍卫宫女,见到这些人自觉的全部低下头一动不动。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她伸出小手,揪着霍剡的衣领:“殿下,还是白日呢!”
    霍剡闻言,脚步一顿。正当苏琬暗喜之际,他低下头看向苏琬,俊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在苏琬睁大的美目中,笑呵呵的说道:“是啊,那就只好白日宣淫了”
    苏琬脸刷地一红,羞恼的瞪了霍剡一眼。但这轻嗔薄怒显然取悦了霍剡,只见他又是呵呵一阵轻笑:“真好,现在琬儿不再排斥与我肌肤相亲了,唯一在乎的,只是这白日宣淫一事。”
    把苏琬丢到了床上,苏琬刚一动,霍剡便扑了上去。他脸上带着一种快乐的笑容,亲昵的在苏琬脸上身上胡乱吻着。苏琬挣扎了好一会后,才发现他只是吻她,便没有再挣扎。
    忽然,霍剡把她的衣袍一掀,趴在她洁白如玉的肚子上猛瞧。苏琬怔忡间,只见他喃喃自语道:“也不知小霍剡要多久才能从这里钻出来。”
    他这样子有点幼稚,表情也有点天真。苏琬别过头去,不想理他。
    霍剡低头,在她的肚脐眼处细细的舔吻着。吻了一阵后,忽然说道:“琬儿,生孩子、养孩子都不容易,咱们也不用生太多,两个就够了,有个伴,再多了,也怪烦的。”
    苏琬眼睛一跳,忍不住问道:“你这是养孩子还是养宠物呢?”
    霍剡哑然失笑:“这不是没有孩子,不知道养孩子什么滋味,等琬儿给我生一个”
    苏琬哼了一声,不想答理他。
    御圕屋導魧詀:ΓΘυSんυщυ。ㄨyz

分卷阅读58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