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七天了

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云七七

152.七天了

      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云七七

    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云七七

    152.七天了

    随着他拉开门,一道亮光顿时从屋子里照射了出来,原来,屋子里的灯并没有关。

    他抬眸在客厅里环视了一周。只见茶几上摆满了酒瓶,地上也有。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响,让她怀疑这屋子到底有没有人。

    “沐沐……”他脚步轻缓的走了进来,朝着房间喊了一声。房间的门虽然没有关,但是光线没有完全照进去,他也看不清里面到底有没有人。

    然而他喊了一声,并没有人回答他。他的眸色沉了沉,这才缓缓地朝着房间里面走去。

    模糊中,只见一个人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再次出声喊道:“沐沐……睡着了吗?”

    依旧没有人回答他,这一刻。他的心彻底的划过一抹慌乱。慌忙摸索着墙上的开关。随着啪的一声,房间里的灯应声而亮,他一眼就看到那个纤瘦的女人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双眼紧紧的瞌着,苍白的脸上泛着一抹不正常的红晕。身上竟然也还穿着今天淋得湿透了的那套衣服。

    心中顿时一沉,他瞬间走上前去,抬手摇了摇她的肩膀:“沐沐,醒醒……沐沐……”

    然而床上的女人似乎彻底的昏睡了过去,对于他的呼喊完全没有半点反应。

    看着她脸上那抹不正常的红晕,他心中焦急。慌忙抬手抚了抚她的额头,一抹火热烫手的温度瞬间透过他的掌心直抵心里,让他的心莫名的颤了颤。

    居然烧成了这样。他慌忙将她抱起。赫然发现她身上的衣服都被她烫人的体温给灼干了。

    再也不敢耽搁片刻,他慌忙抱着她急匆匆的冲出了门外。

    今天,因为那个老头子的事,他的心情很差很差。心中总萦绕着一股子悲凉。出了叶家别墅,他莫名的将车开到了她的楼下。心里竟然涌起了一股想要见她的冲动。

    他上来的时候,将她的包也带了上来,幸好里面还有开门的钥匙。

    现在看她烧成了这样。他的心里竟然很庆幸,庆幸自己来了这里,及时的发现了正在发高烧的她。不然,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叶康全刚过世,叶家的那些亲戚便来了。看着那些所谓的亲戚在叶康全的尸体旁装模作样的哭泣,叶辰只觉得恶心。

    那些人此时急匆匆的来给叶康全哭丧,无不是想从叶家这里捞点什么好处。

    有些人总是那么的现实。当年叶康全带着秦碧依走途无路的时候,也没见这些亲戚给他施以援手,哪怕只是帮他一点点,他最后或许也不会狠心的将秦碧依送给苏氏总裁。或许,那样的话,他不会拥有叶氏,不会拥有如今风光的地位权势,然而,那样至少他不会像这样悔恨痛苦一生。或许他跟秦碧依能幸福的过一辈子也说不定。

    只是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会有时光穿梭机,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注定了也终是改变不了。

    叶辰淡漠的看了一眼那些装模作样的人,然后起身缓缓的朝着房间外面走去。

    然而他才刚走了几步,何慧欣忽然拦在了他的面前。

    “刚刚你爸临死的时候跟你说了些什么?”何慧欣看着他开口问,声音中永远都脱不了那股盛气凌人的口气。

    叶辰淡漠的看了她一眼,越过她继续朝着外面走。

    然而何慧欣却伸手一把拉住他,语气尖锐的开口:“你对长辈就是这么个态度吗,真是个没教养的东西。”

    叶辰眸色一凛,大手一扬,瞬间将何慧欣甩在了地上,冷冷的开口:“他对我说了什么,你无权知道。”

    “你……你个没教养的野种……你……气死我了……”

    何慧欣坐在地上大喊大叫,犹如一个泼妇。叶家的那些亲戚顿时奔上来扶起何慧欣,不悦的看着他,纷纷指责道:“叶辰,你怎么能用这个态度对待你后妈,好歹她也是你长辈。”

    叶辰眸色阴戾的看了他们一眼,眸中的那抹阴寒吓得那些人顿时说不出一句话来。半响,他越过他们看向床上已经没有气息的男人,心中一阵悲哀。

    人情世故,世态炎凉,大抵就是这样。

    见叶辰转过身继续朝着外面走,何慧欣再次不死心的问:“你爸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

    “你就那么想知道?”叶辰回头阴冷的看了她一眼,半响,看着她那张嚣张跋扈的脸,冷笑道,“如你所想,分家产的事情。”

    叶辰的这句话一出,不仅是何慧欣,就连叶氏那些亲戚的脸上也纷纷的闪过一抹震惊和贪婪。

    “你爸是怎么安排的,有没有让律师立下遗嘱?”叶氏的亲戚纷纷的问,而何慧欣则眸光沉沉的看着他,似乎正在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叶辰冷冷的扯了扯唇,淡漠的开口:“明天律师自然会公布我爸的遗嘱,用不着你们操心。”

    说完,他便一步不停的往外面走。叶家这个地方,他真的一分一秒都不想再待下去。

    走出了叶家别墅,他顿时觉得连空气都是清新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他坐上车,心中却下意识的想起了那个丫头。

    每次吵完架后,他的心里却总不受控制的想起她。此时此刻,满心悲哀和凄凉让他很想去见一见那个丫头,似乎只有那个丫头才能让他感觉得到这世间其实还是有那么一丝的温暖。

    可是他们才刚吵完架,他们都对彼此说出了那么难听,那么决然的话语。想起那个丫头失望难过的泪眼,他的心骤然抽了抽。顿了良久,终是忍不住的发动了车子,朝着那个简陋的出租屋开去。

    不管他们刚刚如何的吵架,也不管彼此都对对方说了什么难听的话语,他只知道,此时此刻,他想要见到她,急切的想要揽她入怀。只有抱着她,他才会感觉安心和温暖。

    车子很快就来到了那栋居民楼下,叶辰抬眸看了一眼七楼那个房间,半响,缓缓的朝着楼道口走去。七楼那个房间的灯还是亮的,那个丫头是没睡,还是……怕黑。

    打开门,入目的依然是他刚离开时的样子,他快步朝着房间走去。空荡荡的房间让他的眸色一瞬间黯淡下来。

    那个丫头此时此刻不在家,她又会去哪?

    仰靠在沙发上,他呆呆的看着洁白的天花板,眉宇间划过一抹疲惫和忧伤。半响,他缓缓的闭上眼睛,似乎只有在这里,他才能睡得安心。

    医院里。

    萧沐沐幽幽的醒来,第一个感觉就是心疼,然后在就是嗓子痛。

    “沐沐,你醒了?”叶寒宇见她睁开了眼睛,顿时凑了上去,担忧的问,“感觉怎么样?”

    萧沐沐的视线在屋子里茫然的环视了一圈,半响,疑惑的问:“这里是医院?”

    “嗯。”叶寒宇点了点头,有些心疼的看着她苍白的脸颊,以及干裂的唇瓣。

    “副总裁,是您送我来医院的么?”萧沐沐挣扎着坐起身,看着他满脸不解的问,“我记得我明明是在家啊,您怎么……”

    “今天白天,你把包包落我那里了。我去你家准备将包包还给你的时候,敲了你家的门,没有人开,于是就用你包包里的钥匙开了门。”叶寒宇说着,半响,低声问,“你不会怪我私自进入你家吧?”

    萧沐沐摇了摇头,嗓音沙哑的开口:“还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来我家,我在家里病死了都没人知道。”萧沐沐说着,声音忽然哽咽了起来,想起了跟那个男人吵架的情景,心底泛着一抹沉沉的酸痛。

    “你跟你男朋友……”

    “不要提他。”叶寒宇刚想说些什么,萧沐沐骤然打断了他的话,苍白的脸色泛起了一抹忧伤和悲愤。

    叶寒宇抿了抿唇,起身说道:“我给你倒杯水吧,你别难过了。”

    萧沐沐盯着面前的被褥发呆,不一会叶寒宇便将一杯水递到她的面前。她接过水,看着他低声问:“现在是什么什么时候,外面天怎么还那么黑?”

    “四点多了,再过一两个钟天就亮了。”叶寒宇温声回答着,顿了顿,继续说道,“还好你的烧已经退了,刚开始那么烫真的吓到我了。”

    萧沐沐抿了抿唇,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幕,随即看向他低声开口:“副总裁,您回去休息吧,白天还要上班呢,不用陪着我。”

    似乎看出她是想一个人静一静,叶寒宇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只是淡淡的笑道:“那好,你好好的休息。明天不用上班了,休息好了再来。”

    “嗯,谢谢您副总裁。”夹央豆亡。

    叶寒宇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缓缓的朝着病房外面走去。

    待叶寒宇走后,萧沐沐的眼泪顿时无助的滑了下来。她抬手擦了擦眼泪,仰天吸了一下鼻子,然后转过头痴痴的看着漆黑的夜幕,清秀的侧脸一片忧伤。

    叶寒宇站在走廊上,透过门窗静静的看着她忧伤的侧脸,一向冷硬的心骤然浮起一抹复杂和心疼。

    叶康全去世后,叶辰一下子忙了起来,又要处理公司上的事情,还要处理叶康全的丧事。

    当律师宣布叶康全手里所有的叶氏股份都转给叶辰,并且指定叶辰为叶氏的董事长时,何慧欣顿时不依,在叶康全的灵位前又哭又闹,最后还是叶寒宇将她拖进了房间。

    而那些所谓的叶氏亲戚知道他就是叶氏新一代董事长后,顿时开始巴结他,墙头草的本性彰显无遗。

    叶寒宇依旧是叶氏的副总裁,他手里的股份基本上都没有动,只是叶康全没有再额外留些什么给他,倒是将叶家大宅和叶家百分之三十的财产都给了何慧欣,然而那个女人竟然还不满足。

    叶辰一忙起来,自然是将萧沐沐的事情放在了一边,只是晚上的时候时常会想起她。却终是极力的忍住了去见她的冲动。

    萧沐沐一连七天都没有看到叶辰,也没有从萧晔那里听到任何关系叶辰的消息,倒是听说叶寒宇的父亲,也就是叶氏董事长去世了,而且就在叶寒宇送她去医院的那个晚上。对此,她的心莫名的浮起了一抹难受和内疚。

    叶寒宇的父亲在那个晚上去世了,而他没能陪在父亲的身边,萧沐沐自然而然的将这个过错归咎在了自己的身上。

    下班后,萧沐沐回到家中,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心中再一次浮起了一抹忧伤和失落。

    七天了,这是他们在一起之后,他最久一次没有理她。

    他甚至连电话都没有给她打一个,简讯也没有给她发一个,更别提还会回到这个简陋的小屋。

    她也忍不住的给他打过电话,只是语音提示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她问过萧晔,问他是否知道叶辰的下落,萧晔当时只是爱莫能助的摇了摇头。她让他拨打叶辰的电话,同样提示的关机。

    或许这一次,那个男人是来真的。故意让她找不到他,然后慢慢的忘掉她。

    可是她又该怎么办,她不仅忘不了他,反而越发的想他,想念他温暖的怀抱。

    没有那个男人在身边,萧沐沐回到家中就像一个行尸走肉一般,饿了就随意弄点吃的,不饿就直接不吃。

    很多时候她连电视都不看,只是躺在沙发上发呆,想的却都是关于那个男人的一切。有时候想得一阵傻笑,有时候又想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却未曾发觉。

    再一次带着关于那个男人的记忆进入梦乡。有阵阵凉风吹来,似乎要下雨。漆黑的天际不时的划过一道耀眼的闪电。没过多久,轰隆隆的雷声便席卷而来。

    这几天,雷雨似乎特别多,总不能雨过天晴,就和她跟那个男人一样。

    萧沐沐忽然被一阵炸雷惊醒。看着阳台上被风吹得啪啪作响的窗子,她的心里慢慢的开始害怕起来。抱着抱枕,萧沐沐战战兢兢的回到房间,然后关上门躲在被子瑟瑟发抖。她怕窗子拍打的声音,可是她更没有勇气去阳台上关那窗子。

    没有跟叶辰在一起之前,她不怕黑的,也不怕那些什么怪响。可是自从跟叶辰在一起之后,便依赖上了他,如今他不在,她竟然开始怕黑,怕那些怪响。莫不是她真的被那个男人惯得娇气了。

    叶辰斜倚在窗前静静的看着划过天际的道道闪电,忽然发觉那闪电其实很美很美……

    听着那震耳欲聋的雷声,叶辰骤然想到了那个胆小的丫头,每次晚上打雷,那个丫头都往他的怀里钻。

    想到这里,他的眸色瞬间沉了沉,顿时转过身,抓起了茶几上的车钥匙就往房间外快步走去。

    萧沐沐躲在被子里强迫自己睡着,然而被惊醒的她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脑海中总是晃过一抹恐怖电影里的场景,她忽然很后悔自己曾经看过那些恐怖片。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响动。她心中一凸,浑身的神经顿时紧绷了起来。仔细的聆听着外面的响动。

    152.七天了

152.七天了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