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5

艳情欢(一对一高H)_御宅屋 作者:紫月玉宫

分卷阅读55

      艳情欢(一对一高H)_ 作者:紫月玉宫

    晚来了五年?!看看他!看看他都把这

    个家,把两个女儿害成什么样了?!

    寒诚好像突然没了说话的兴致,匆匆吃完饭就回到房间,有医生护士等在房间里给

    他做检查,阮软急匆匆得拉住寒涵,追问到:“姐,爸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年保外就医,爸爸不能再去公司,就在家里喝酒,喝了五年,先是喝出了肝硬

    化,现在又喝成了肝癌。”寒涵当着韩应的面,依旧是笑靥如花的模样,玩笑似的

    说着。仿佛昨日那一闪即逝的颓唐萎顿只是错觉似的。

    阮软突然心疼,这些年,这些年,姐姐周旋在商场上那些老狐狸中间,一点一点撑

    起寒城,不知道受了多少刁难,扛着多少风雨,还要应付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背

    后有多少苦楚?可她呢?不仅一点都帮不上忙,还只会给她添麻烦……

    “怎么,心疼我了?”寒涵捏了捏,“要是心疼你姐我,要不要来寒城帮我?”

    阮软看了韩应一眼:“我又帮不上你,我什么都不会。”

    “啧,看你说的,谁生来就会这些?还不是都得慢慢学吗?再说了,你是寒家人,

    就算只是一尊泥塑的菩萨,也比别人有分量些不是?”寒涵也看韩应,“就是不知

    道,韩总放不放人呢。”

    韩应理都没理寒涵,只看着阮软:“你想吗?”

    “我……姐姐……我不知道……”阮软又低下了头。

    韩应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周一我送你去寒城。”

    ps:你们都不给我提供龙套名,我就只能自己起了,怨念。

    第十四章 喜欢我什么呢?

    第十四章   喜欢我什么呢

    “这是寒诚的新副总,也是我亲妹妹,阮软,以后负责行政部和R服装公司,大家欢

    迎,散会,周二晚上在豪庭大酒店举办欢迎宴会。”周一例会上,寒涵介绍完阮

    软,让下面的反应各有不同。

    消息灵通的饶有趣味,老臣子面色复杂,不明所以的谨慎且疑惑。

    因为阮软实在是太没有气势了!

    明明长了一张和寒涵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明明穿着精明干练的职场套装,可那一脸

    的怯意显而易见就是一个谁都可以踩一脚的包子,哪怕强撑着板着脸面无表情也只

    显得呆滞木然,像个精致的玩偶娃娃。

    八卦传播速度从来都能让情报系统汗颜,会后几分钟,阮软在公司的形象就从一个

    “寒总从没见过的异姓妹妹”变成了“当年娇纵蛮横闯下大祸转头攀上高枝现在的韩

    家未来女主人”,表里不一的心机黑莲花标签黏身上撕都撕不下来。

    “怎么样,还适应吗?”午饭时间,寒涵端着例饭看阮软打开韩应让人送来的专属营

    养午餐,“啧,他还真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怎么,你吃的穿的都得他御笔

    亲批是吗?”

    阮软低头,不说话。

    “抬头!”寒涵掐着她的下巴逼她抬起毫无表情的脸,“他是怎么虐待你的?怎么当

    年一个娇蛮任性的小小姐变成现在这副包子样?”

    “姐……我……”阮软张了张嘴,却不说话。

    寒涵心里突然一惊,阮软的脸上,好像一直都没有什么表情。

    当年那个鲜灵灵活泼泼眉目生动的小姑娘,怎么变成现在这副……这幅木偶一般的模

    样?

    她一直听说,韩应对阮软好,好的要星星不给月亮,她上大学他车接车送,她想工

    作他砸钱买了一家服装公司给她开工作室玩,该有的名分从没少过她半分,守着她

    一个人洁身自好也不沾花惹草,衣食住行样样照顾妥帖,有求必应,要是这还不算

    好,那什么才是好?

    可是看她的表现,这真的,算好吗?

    “软软,你和我说说,他对你,到底怎么样?”寒涵稳了稳心智,小心翼翼得,怕惊

    了她似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阮软神情茫然,“要说不好,那也太违心了,他关怀备至体贴入

    微,可是要说好……”

    尾音散在空气里,带着颤,带着惧。

    “他打你了?”寒涵问道。

    “平时不会,就是那个的时候……”阮软顿了顿,“他……比较喜欢sm。

    “sm”这两个字就像刀子一样扎进寒涵的心脏,让她的胸口都觉得那般刺痛。

    “他下手狠吗?会很痛吗?”寒涵稳了稳心神,追问的表情急切而关心,却没露出丝

    毫破绽。

    “他付那么多钱买了我,不就是为了这个吗?”阮软的表情麻木了似的没有波动,话

    语轻轻得飘散在空气中,不知是说给她听的,还是说给自己的。

    “才不是,他是喜欢你的,不然他要女人什么样的没有?怎么会这么多年只喜欢你

    呢?”寒涵定了定神,安慰到。

    “姐,你说,他能喜欢我什么呢?性格吗?可我,早就不是从前了。容貌吗?这些

    年我生过几场大病,病的很难看,也没见他有什么改变啊。”阮软眼神困惑。

    寒涵哑然,她们姐妹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她有自信不逊色于任何人,可是要说绝无

    仅有,她们还没这么自负。可是,纯为发泄欲望的男人模样,谁能比她更清楚?说

    到底,不过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真的不用做到韩应这个地步。

    “或许,是爱情呢?”最后,寒涵也只能这么说,话语里的自欺欺人连自己都瞒不过。

    沉默是最伤人的刀,寒涵的眼神逐渐被这把刀剥去了伪装,像是那一丛桃花里射出

    来的箭。

    “阮软,那你喜欢他吗?”她低声问道。

    “我……我不知道……”阮软摇摇头。

    “为什么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你不是清楚吗?”

    阮软的肩膀瑟缩着颤抖,死死咬着下唇,好像想到什么巨大的恐怖。

    寒涵一看,马上明白她想起了什么,急忙搂着她拍着她的肩背哄着:“没事咯没事

    咯,那人都已经被枪毙了,都过去了。”

    阮软在姐姐的怀里颤抖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平复,埋着头不说话。

    寒涵把下巴搁在她的发顶,温柔得语调安抚她:“阮软,要是你不喜欢他,就回来

    吧,姐姐虽然比不上他但是还养的起你。那笔钱,姐姐也还的起了。”

    “不要。”阮软下意识得说到,“可是这样,他会生气的吧?”

    寒涵眯了眯眼,狭长的眼尾像只狐狸:“会的吧。”

    “可是这样,爸爸的病怎么办呢?”阮软歪着脑袋问道。

    “给爸爸看病这点钱,我还是有的。”寒涵定定得看着她,看得她心里都发了虚,才

    点了点头:“那就等爸爸的病看好了再说。”

分卷阅读55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