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о➊⑧àc.c⒪м 526:最后的歌声

AV拍摄指南 作者:小说制造机

Ⓟо➊⑧àc.c⒪м 526:最后的歌声

      跟邹兴那边的火热不同,乔桥这边的气氛则冷成了冰窖。
    海蝶在一阵压死人的沉默过后,嚯得站起来:“我去找邹兴,刚才说的都不算数!”
    乔桥拉住他:“话都说出去了,怎么好反悔。”
    海蝶就像被踩了尾巴似的,闻言怒道:“那你为什么要白白扔上叁套房子?这是我跟邹兴的私人恩怨,我就算把命赔出去也是我活该,你他妈插什么手?”
    两人认识以来,这还是乔桥第一次挨海蝶的骂,平时别说吐脏字,只要乔桥在场,海蝶连说话音量都会有意控制,可见这时候已经气得失去理智了。
    乔桥也不反驳:“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想想该怎么办吧。”
    海蝶悲观地捂住头:“还能这么办?认输,赔钱,走人呗!”
    他突然想到什么,压低声音:“要不咱趁现在偷偷溜走吧?反正所有赌约都是口头约定,没签字没画押,日后翻脸不承认就行了!”
    乔桥摇头:“邹兴带来的人守着门口呢,你怎么走?”
    于是海蝶又萎了。
    气氛比刚才还沉闷,他忍了一会儿还是埋怨了起来:“乔桥,你到底怎么想的?真要押上房子再比一次也行啊,你干嘛要景闻唱,景闻现在话都说不了怎么唱歌?”
    一直不吭声的景闻难得赞同地点了点头。
    乔桥打个哈哈:“我这不是觉得景闻的嗓子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个事嘛,说不定刺激刺激就能唱了。”
    “你……”海蝶被气噎住,半天也没找着合适的词形容乔桥这种行为,他气呼呼地站起来,“我不管你们了,我去抽根烟。”
    乔桥:“诶?你不是戒了吗?”
    “都要退选了我还戒个屁!”男人没好气的声音飘过来。
    海蝶走了,景闻又不能说话,乔桥只能跟他大眼瞪小眼。
    “没事,我相信你。”乔桥安抚地摸了摸景闻的发顶,“医生说了,你失声是心理因素导致的,你其实能唱。”
    景闻定定看了她一会儿,在手机上打字:“万一我唱不出来呢?”
    乔桥一摊手:“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是海蝶退选我破产嘛。”
    景闻:“……”
    她笑眯眯地握住景闻的手:“我不是故意要给你心理压力,只是选秀迫在眉睫,没时间等你慢慢恢复了,只能赌这一把,俗话说不破不立嘛,可能你就是吃硬不吃软的类型,逼一逼可能就逼好啦。”
    景闻:“……”
    他缓缓打字:“我没信心。”
    乔桥:“我知道,但是没关系,你就努力去试,真唱不了我也认了,我跟海蝶都不会怪你的。”
    景闻垂下头,手指颤抖了两下,但最终没打出别的话来。
    这时,邹兴派人过来,说他同意进行第四场比赛。
    几人再次聚到吧台附近,邹兴还客气地给乔桥点了一杯酒。
    “张帆人呢?”
    “他心情不好,出去溜达了。”乔桥若无其事地端起酒杯品了一口,“没他不影响什么吧?”
    “当然。”邹兴叹了口气,“他啊,还是老样子,一遇到点事,就会像鸵鸟似的把脑袋扎进沙子里,自欺欺人。”
    乔桥静静喝酒,没接茬。
    “对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先把赌约落实到纸面上吧。”邹兴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张合同,推到乔桥面前,“白纸黑字,你放心,我也放心。”
    这个是乔桥早有预料的,所以她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就准备在右下角签上自己的名字。
    邹兴紧张地看着她的笔尖动向,乔桥却突然顿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带来的那些人可不可以请他们离开酒吧?主要是人数太多了,算他们投票有效的话,我们也不用比了。”
    “当然。”邹兴大度地张开胳膊,“公平第一嘛,这个不用你说我也会做的。”
    乔桥:“还有,比赛和投票的全部过程录音录像,以防一方事后赖账,怎么样?”
    邹兴自然没有异议,乔桥也就在纸上签下了名字。
    比赛正式开始。
    还是酒吧老板先上台,此时夜已经很深了,客人们都哈欠连天,要不是听说还有一场临时加赛,可能早就回家了。
    老板的表情也不如前面几场轻松,相反他表现的很郑重,强调了好几遍投票权的重要性,希望所有客人能慎重投出手中这一票,而且他宣布关闭提前投票通道,像前面叁场那样不等第二个选手登台就投票的行为被彻底禁止。
    空气中都弥漫着紧张的氛围,酒吧的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难得的提前安静了下来。
    柏哲第一个上场。
    他似乎有点黔驴技穷了,就算再怎么卖力唱跳,也还是延续着前叁场的路子,观众的兴致也大不如前,虽然照常鼓掌,但气氛却远没有前面热烈,看来再好的东西连看四遍,也会有点视觉疲劳。
    但柏哲最大的优势,就是他不出错。
    他的发挥非常稳定,如果放在游戏中,他的面板会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小六边形,亮点也有,水平也在,台风很棒,是个各方面都挑不出错误的选项。
    如果景闻不能让台下的观众耳朵一亮,那柏哲必然会拿下第一名。
    乔桥对景闻的声线是很有信心的,可问题是,他真的能克服心理障碍放声高歌吗?
    柏哲下去之后,就该景闻上台了。少年很紧张,他本来就对陌生人的视线很敏感,平时有海蝶在前面挡着还好,这会儿海蝶不在,他必须忍受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乔桥使劲儿攥了攥他的手:“别怕,尽力就行。”
    景闻点点头,接过话筒站到舞台上。
    他一上来,底下就起了一阵喧哗,观众都在交头接耳询问怎么换人了,不过这也只持续了十来秒,很快所有人就安静了下来。
    景闻抬手缓缓摘掉了口罩。
    寂静瞬间被打破,观众们爆发出一阵更大的喧哗,谁也没想到景闻口罩下的脸竟然这么精致好看,那股子阴郁的气质也消失不见了,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景闻对周围的一切都充耳不闻,他闭上眼睛,静静等待着钢琴伴奏声响起。
    所有人屏息凝气,都在期待这样一个天使般的少年,会不会也拥有一副天使般的嗓音。
    乔桥更是紧张,她几乎连呼吸都忘了,可是在前奏过去之后,她只看到景闻张了张嘴,前奏都过去好几拍了,还是一个音没发出来。
    “怎么没声儿啊?麦克风坏了?”
    “不对啊,前一个唱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
    “能听见气音!不是话筒的问题。”
    下面的观众已经在窃窃私语了,景闻更着急,可这不是他着急就能解决的事,落在他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被注视的不安感卷土重来,景闻额角浮出点点汗液,他只能仓促地扫视着台下,试图找到点让能让自己冷静下来的东西。
    然后他就看到了角落里的乔桥。
    少女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既不焦虑,也不苦闷,见景闻看过来,她迅速绽开一个微笑,向台上竖了个大拇指。
    那意思景闻看明白了:没事,你做的很棒了。
    他缓缓吐了一口气,重新做了两个深呼吸,再次逼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声带上。
    既然她相信这场能赢,那就必须赢下来!
    时间缓慢流逝,景闻干脆闭上嘴巴,屏蔽一切外界干扰,任由伴奏寂寞地在酒吧中回荡。
    有些观众已经坐不住了,他们一开始只是小声议论,后来见景闻连嘴都不张了,就放开声量表达不满,有人甚至冲台上吼了一句“你到底唱不唱啊,不唱赶紧下去”。
    景闻仍然一声不吭,一动不动。
    乔桥耐心地等着,其实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她只是觉得景闻的失语不能再拖下去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要是连这么大的赌约都不能让景闻放下心理障碍,那她直接带着海蝶景闻退选算了。
    这是海蝶输了之后乔桥临时想到的,所以才会头脑一热贸然押上叁套房子,引诱邹兴当然是一个目的,但更大的目的是想刺激景闻。
    成与不成,就看这一剂猛药了。
    歌曲第一段结束,间奏悠扬舒缓,但这并不能让躁动的观众安静下来,好几位甚至起身打算直接走人了。酒吧老板鞠躬赔笑都无济于事,客人们愤愤不平地离开,很快酒吧内只剩下叁十来号人了。
    邹兴和柏哲倒是无所谓,反正他们已经必胜了,人多人少有什么区别?γūsんūωūЬιz.cΘм(yushuwubiz.com)
    第二段伴奏开始,这是景闻最后的机会了,他握住话筒又试了一遍,依然发不出声音,如果到音乐结束还是唱不出一句的话,海蝶就要退选,乔桥那叁套房子也要归邹兴了!
    乔桥眼看着景闻第二次张嘴还是没发出声,心里知道多半这回真的凉了,她叹口气,苦笑自己真是够大胆的,所以这个结局也是意料之中。
    她不想继续看下去了,音乐也接近尾声,就算这时候景闻能唱,也唱不过十句了。
    十句啊,十句怎么赢?
    首发:ωχ㈤壹.Vìρ(wx51.vip)

Ⓟо➊⑧àc.c⒪м 526:最后的歌声

- 新御书屋 https://www.yushuwu.site